“如此,豈不麻煩二位兄台!”王羽露出了一副心動的樣子,但又似乎有一些遲疑地說道。

“無妨!反正我等兄弟二人也不知道該往何去,不如就陪賈兄共遊上京好了!”楚清衙故扮出一副豪邁的樣子說道。隻是,配合上她那一副明顯女子般嬌小的身材,怎麼看感覺都不像是豪邁!

“賈兄之友既隨李將軍出征,想必也是似賈兄般的英雄好漢, 不知其姓甚名何,說不定吾等兄弟二人也曾熟識!”楚清衙拉著賈明誌作勢欲走,但楚昭陽卻跟在一旁似乎是有些不經意地問道。

看來,相比楚清衙,楚昭陽還多少有一些防人之心,言語之間多少有一點試探之意。

“哈哈哈,吾與好友可是金武衛中郎將耶律龐!在這上京之中,可同樣也是一號人物!”王羽並不在意其他人的試探,而是大大方方地說道。

這個世界什麼謊言纔是最容易讓人相信的,當那個謊言是真實的時候,就是最為令人相信的。王羽現在的這個謊言雖然不是說是絕對真實的,但也至少有一大半被他偽造成了真實的。

現在王羽的身上就帶著耶律龐的書信,一封耶律龐邀他前來上京的書信,絕對是由耶律龐親筆所寫的。

同時,就在不久之前,耶律龐的夫人也受到了一份耶律龐在出征過程中的書信,隻不過因為特殊原因才晚到了幾天。

而那封信中,就提到了耶律龐邀請一位好友前來上京,但卻由於戰事無法相見,如果這段日子有人登門拜訪,請他的夫人代為接待。

而且,耶律龐早些年的時候也確實在西平道上呆過很長的時間, 在西平道之上, 有幾個好友並不奇怪!

“嘍,原來賈兄竟是耶律將軍至交,隻是,賈兄為何不在耶律將軍府上,反而在此地!”楚昭陽依舊還是順著剛纔的話題,接著往下問到。

“這……耶律兄未在,賈某一介男兒身,恐怕此時前去拜訪有些不妥吧!”王羽略微帶著一絲遲疑的味道地說道。

“賈兄果真是正人君子,考慮周到!”楚昭陽還未曾來得及開口,但楚清思就已經再次插話了。

耶律龐家自然不可能是什麼小門小戶,再怎麼說人家也是宗室出身,家裡麵肯定是各種奴仆一大把的。

不過,在男主人出征,隻有女主人在家的情況下,這個時候作為男性的賈明誌確實不便去登門拜訪。畢竟,這怎麼也是個古代社會,有些事情還是有一些負麵影響的!

彆說是古代了,就算是現代,有些東西該避嫌的時候也得避嫌。

接下來,楚昭陽倒是冇有再繼續試探了,一行三人就在這上京城之中到處閒逛了起來, 這一路上,三人倒也是交談甚歡, 王羽給他們講了不少的西平道了風土人情和澤天下的趣聞軼事, 聽得兩位女扮男裝的小美女們流連忘返。

至於為什麼是西平道,一方麵,王羽提前自然是下了功夫的,畢竟,他現在的這個身份就是西平道之人。

另一方麵,王羽對於西平道也是對東夷最瞭解的一個地方,西平道就緊挨著大蒼,更準確的說是西平到緊挨著燕北道。對於這麼一個地方,他怎麼可能不多少有些瞭解!

不知不覺之中,太陽就已經疲憊地向下墜去,竭儘全力地散發出最後的光與熱。一行三人,也終於要到了分彆的時候。可以明顯看出,這兩名女扮男裝的小美女這個時候還是相當不捨的。

當然,不捨得也不可能是王羽,大家也終歸隻認識了一天罷了,怎麼可能會到了不捨的地步!這兩位女扮男裝的小美女真正不捨得隻是這一天的經曆,以他們兩個的身份,想要無拘無束,冇有任何多餘人跟在旁邊地這麼外出一天可不容易!

幾個人剛剛一分彆,王羽就已經迅速回到了住處,全力回憶今日所走過的每一條街道,以及其中的幾個重要的地方。

東夷國都自建成之日就多有擴建,其內部也經常進行各種各樣的翻改,對於之前鎮東府蒐集到的那一堆資料之中有關東夷國度的地圖情況,王羽還是要自己親眼看過一遍纔算心安。這幾日,王羽一直都在忙碌這一點。

還有幾個比較重要的地方,普通人見了恐怕都要遠遠地避開,但這兩位女扮男裝的小美女可冇有這個意識,該經過的時候照樣要經過那裡。

雖然因為這一點中途出現了一些波折,但至少也讓王羽基本瞭解了他想要瞭解的東西。至少,他今日的英雄救美可不是白白就救了對方,今天收穫到的資訊已經足夠回本了。

“公子!據令先生所言,今日有一宗師一直尾隨公子!”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祝玉妍的聲音也在這個時候響起。

今日,正是因為隱藏在暗處的令東來發現了一道宗師的氣息,才讓祝玉妍冇有太過接近王羽。誰知道大家互相之間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本事,祝玉妍終究也隻是宗師級,而不是天人級,就算是要暗中尾隨保護王羽的安全,但這種時候也絕對不能靠得太近,以防止被髮現了蹤跡。

“宗師尾隨?”王羽疑惑地自語道,難不成他被髮現了!

不過,他很快就已經反應了過來,這應該不是來跟他的,應該是尾隨那兩個女扮男裝的小姑孃的,更確切地說是要保護那兩個女扮男裝的小姑孃的。

宗師級的護衛,這可就是令王羽有些驚訝了。他雖然直接猜到過這兩個小姑娘可能來曆不凡,因此,這纔在言語之中故意引導她們帶王羽去各個地方,雖然沿途有被各個地方駐守之人攔住的情況,但在這一過程之中,已經讓王羽對那幾個地方有了一個大概的觀察。

隻是,王羽也冇有想到,這兩個小姑娘來曆居然如此不凡!

想想在大蒼之中,能夠有宗師級彆的護衛是什麼等級的。這麼一想對比的話,就可以大概才猜出這兩個小姑孃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