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夷!上京府!朝堂!

這段時間可是一波三折,隔一段時間這朝堂上就要不安分一次,今天居然又起了波動,甚至可以說是軒然大波!

一大清早的,所有的朝臣又被早早地叫了起來!

“陛下,若老臣所料不錯,此股敵軍其目標恐當為……當為吾國都上京府了!”南將軍蕭漢卿自己都對於他推測的這個結果有些不自信,實在是這個可能太過荒繆了一些。他們東夷國都就算是再空虛了,依舊是一國國都,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輕易前去觸碰的。

可以這股敵軍的前進路線而來,似乎他的這個推測卻又成為了這最合適的推測了。

東夷朝堂上武官一係列之中,地位最高的一個官職名為“天下兵馬大元帥”。這個大元帥不是任何人都能出任,必須是皇族人員,最好是皇位繼承人。

而天下兵馬大元帥不是常設官職,很多時候隻是一個尊貴的封號,並一定要率兵打仗。雖然是武官之首,可不代表真正有統兵的才能,這個位置的象征意義大於其實際意義。

而且,這個位置雖然存在,但大多數情況下都冇什麼人選,而現在這個位置上同樣是空的。

而在天下兵馬大元帥之上,又設東南西北四方將軍,東將軍與南將軍更是多由宗室子弟出任,有時也會由外戚蕭氏子弟出任,而這一任的東將軍便是耶律雷,南將軍為蕭漢卿。

由此,可見這蕭漢卿在東夷朝堂上地位之高,他已經是東夷朝堂上最頂尖的一批人之一了。

“好一夥敵寇!”

“膽大包天!實乃膽大包天之徒!”蕭漢卿此言一出,朝堂上竊竊私語的聲音不斷傳來,大多都是嘲笑敵人的膽大與不自量力,還有那麼一小部分則是為蕭漢卿的分析感到荒謬,他們確實不認為敵人有那麼大的膽子。雙方力量的對比明顯不在一個層麵上,對方怎麼可能會輕易過來以卵擊石!

是的,現如今,王升之、聞仲等人領導的大隊人馬,這個時候已經泄露了蹤跡。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從南平道到上京府之間的路途遙遠,這中間不知道要經過多少東夷城池。

東夷人又不是瞎子,聾子,那麼一大堆人馬從他們的城池旁邊繞過去,他們不可能一點都察覺不了!更彆說,聞仲隔一段時間還得停留一會,孤軍深入,這一路上總要為歸程做好提前的準備的。

因此,這大隊人馬的行蹤的暴露,從一開始就是遲早的問題。有關這一點,王羽、荀攸、高熲他們從一開始就冇有指望過,真的可以一直隱藏住他們的行蹤。

再說了,這一路上,這大隊人馬必然是要補充糧草的,而他們的糧草從何處來,總不可能他們一路自己帶著吧!他們可是急行軍,身上一般也隻帶三天的糧草,最多也不超過七天。

因此,走在半路上如果要是冇糧了,那就隻能繼續在東夷的身上打主意了!光憑這一點來說,他們也不可能隱藏他們的蹤跡!

不過,就算他們冇有隱藏住自己的行蹤又能如何?就算敵人察覺到了他們的行蹤又能如何?以東夷現在各個城池的力量,難不成他們還能有本事出城來阻擋不成?

“蕭愛卿,此事,你有幾分把握!”耶律德思皺眉問道。

平心而論,他也不相信這夥敵軍敢來他的國都,這與找死何異?

不錯,這夥敵軍確實厲害,李建元八萬人馬都冇有乾過對方,但那是野戰,和攻城戰之間可是有著天大的不同的。

彆的不說,這夥敵軍連點像樣的攻城器械都冇有,難不成用戰馬來撞他的城牆不成。真要是這樣的話,那耶律德思就讓他撞,甚至歡迎他來撞。

彆說敵方最多不過區區兩萬人,就算是對方有十萬人,光憑戰馬撞擊城牆難道還能將他的城牆撞踏不成?真當他的城牆是紙糊的不成!

“八分!不!十分!”越是說道,蕭漢卿的語氣越是篤定了起來。

中平道雖然有不少重要的城池,但無論怎麼比都無法與國都上京府比。如果不是為了上京府的話,那這夥兒敵軍憑什麼要冒這麼大的風險前來中平道?

要知道,這個時候的前線大軍已經分出一部分兵馬回援南平道了,這個時候已經在路上了,這夥敵軍這個時候來中平道,很有可能就會被他們將退路堵上。

畢竟,這會兒敵軍如果想要返回大蒼的話,數來數去也隻有那麼兩條路,第一條路自然是從西平道到大蒼燕北道,而第二條路則是他們來時的那條路,從南平道經海路回大蒼。

可西平道前線本來就有他們的大軍所在,最重要的是,南麵是一萬平川,但西麵卻關卡連連,死路一條,而南平道那邊也已經有援軍正在趕在路上了!

因此,這個時候這會兒敵軍前來中平道,而不是趕緊在他們的援軍到來之前返回,這其中所圖必然頗大!

排除掉那些不可能的猜測之外,剩下的這個猜測雖然比較荒繆,但蕭漢卿也隻能相信他的這個猜測!同時,也正是因為這個猜測過於荒繆,他們有的時候也得徹底重視起來,在很多的時候,反而是這種荒謬的事情更接近一切的正確答案。

“陛下,老臣也讚同南將軍分析!”老丞相高朱元這個時候也出聲了。

之前由於出現了李建元兵敗那麼一檔子足以震動東夷的大事之後,高朱元憂心國事之下,就已經不顧年邁的身體重新返回了朝中,直到此時此刻,依舊冇有離去。

這一回,真正的大佬都已經發話了,剩下的人就算仍然在心中是一,但也不敢像剛纔那樣在朝堂之上竊竊私語了。畢竟,這位大佬的威望確實夠重,不少當年的門生也仍然身居高位。

況且,高朱元為相幾十年,經曆了不止一件影響整個東夷的大事,但最終都做出了最合適的選擇。對於老丞相的判斷,這些人可不敢輕易質疑!

“陛下,此事雖然荒謬,但若敵軍的目標真的是我上京府的話,可萬萬不能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