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此事雖然荒謬,但若敵軍的目標真的是我上京府的話,可萬萬不能掉以輕心!敵軍敢來,想必其定有倚仗!朱龍府之失曆曆在目,萬望陛下以此為殷鑒!”高朱元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他們所要麵對的這夥兒敵軍難道冇有能力嗎?這當然不可能,對方非但不是冇有能力,反而能力還相當之強!

畢竟,如果對方能力不強的話,那怎麼可能打敗李建元?怎麼可能逼得他們將前線的兵馬回援?李建元在經過這一場大敗之後,雖然被不少人打上了無能的標簽。但高朱元對於這一件事情的態度還是很中肯的,李建元並非無能之輩,隻能說他遇到了一個更加強大的對手。

就像當年的司馬長風一樣,一代名將很悲催地遇到了楚西釗,最終很悲催地成為了人家的踏腳石。

因此,至始至終,高朱元都冇有小看過這一夥兒敵人。如果對方真的敢來攻打他們的國都的話,那對方當然不可能是來送死的。對方既然敢來,就說明他們有一定的把握!或者說,有他們所不知道的底牌!

也正是基於這一點,高朱元知道,他們必須從這個時候起就打起全部的精神來,不能有絲毫的鬆懈,否則真的有可能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要是真的被這麼一夥兒敵人就掀翻了他們的國都的話,那就是恥辱,他們東夷永遠無法洗刷掉的恥辱!

“老丞相,可有何妙計!這會兒敵軍如果真的敢來,那就絕對不能放他們回去!”耶律德思氣憤道。

就憑這點人就來觸碰他們的國都,當真是不把他們東夷放在眼裡。如果不解決掉他們的話,那他們東夷的臉麵何在?

“陛下,若賊子真是為了我等國都而來,隻要國都固若金湯,則賊寇隻能是死路一條!”高朱元卻是反說道。

這會兒敵軍退路,必將要被他們堵死。因此,高朱元很清晰地看到了現在的主要矛盾,那就是確保國都不會出任何的意外,隻要國都無事,敵軍無論是想要從南平道撤退,抑或是從西平道撤退,都勢必要難度登天。

可如果國都出現了什麼問題的話,即便是他們依舊截斷了敵軍的退路,到時候也勢必會出現什麼不必要的意外。

“以老臣愚見!當加強城內巡查,特彆是夜間的時候,特殊時期,當實行宵禁,凡夜者外出者,一律通通拿下!”

“此外,從今日起,不,包括前半月之內入城人員,務必要一一排查,防止敵軍潛入城中!”

“其三,實行連坐製席,城門等要地,凡玩忽職守者……”

“其四,命前線援兵兵分兩路,一路前往南平道阻敵去路,一路回返國都,以防不測……”高朱元一連提出了七八條建議,針對的都是城內的情況。

即便是到了此刻,即便高朱元也覺得對方是朝著上京府而來,高朱元依舊不認為對方有什麼破城的機會!

如果說對方真的有破城機會的話,高朱元唯一想到的就是像朱龍府那樣,從內部打開城門直接放敵軍入城。

否則,敵軍如果真的從外部強行攻打的話,就像耶律德思所想的那樣,他們根本就不會有破城的機會!

在高朱元的建議之下,上京府全麵開始戒嚴,王羽的行動也不能像之前那樣肆無忌憚了。特彆是,對於近半月才從外地進入上京府的人員,東夷方麵進行了嚴格的覈查,王羽迫於無奈,也隻能不斷躲躲藏藏。

畢竟,假的終究還是假的,簡單的試探或許可以撐得過去,但如果詢問的細了,多少也會有暴露的風險的!因此,

對於這些天城內各處來來往往巡查的人員,王羽隻能是能避著就儘量避著,儘量不和對方碰對麵。

好在,在這之前,王羽已經對於城內想要覈查的情況覈查的差不多了,趙元朗那邊也順利逼迫他和己方合作,接下來就是等待了,等待一切正式開始的那一天。

話說起來,這高朱元確實是厲害,還記得王羽剛剛入城時斬殺的那個小兵嗎,這人自然是被王羽毀屍滅跡了!隻是,也隻能是毀屍滅跡!

本來,軍營裡一個士兵失蹤,這又能算得了什麼大事?再怎麼說也隻是一個普通的士兵而已!

隻是,在這麼一個敏感的時期,即便是這麼一件在平常可能微不足道的小事,但當他被高朱元知道之後,uu看書卻讓高朱元加倍重視了起來。

任何事情都經不住查的,特彆是在這調查的背後是一整個政權的力量,隻要用心查了,免不了在背後要露出一絲蛛絲馬跡。於是,那家小店也被翻了出來,以及更多的人命案。

高朱元想法設法通過當日那條街道行人的描述,最終鎖定了三個目標,而其中的一個便是王羽。

也幸好,王羽在那件事情之後,就已經在第一時間拋棄了當時的那個假身份,而更換上了現在的這個身份。

也幸好,當時王羽裝扮成了一副中年大叔的形象,而現在的他隻是一副少年俠士或者是讀書人的形象。

要不然,就算不被人家翻出來,恐怕到時候也得一直藏在陰暗的地溝裡。

隻是,這些天各個勢力隱藏在東夷之中的暗探卻是刺倒了大黴,如北狄、大蒼,作為鄰居的他們,自然是免不了給對方老家之中放些暗探。

這些暗探之中,有不少人都被東夷這邊的人找到了一絲蛛絲馬跡,順勢給揪了出來。雖然肯定揪出來的多是一些小魚小蝦,那些真正的大人物基本都還好好地隱藏在背後,真正倒黴的也就那麼幾個,但平白無故就倒了這麼一個大黴,就這樣被人家殃及池魚,也足夠這些勢力們鬱悶一段時間了。

在這種情況下,各個勢力埋在東夷之中的暗探們也不得不暫時安分了下來,等撐過了這一段時間再說。而這一段時間之內,上京府內部也一直籠罩在一股緊張的氣氛之中。

而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一道道馬蹄聲在城外響起,黑騎也終於在這個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