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座東夷王都!”遠遠望去,聞仲也為此發出了一聲感歎。這麼一座堅城,確實很難用強攻的辦法獲得。

“不錯!如此堅城,確實須智取方可!”王升之與徐承,這兩個久經沙場的鎮東軍將領同樣發出了一聲感歎。

如果無法進行智取的話,就算他們這一批人馬已經兵臨城下,但恐怕也對對方冇什麼辦法!冇攻城器械,他們總不能爬上去吧!

“如若計劃順利,待得我軍入城,先速滅南城守軍!”

“東西二城守軍必然支援,待得南城守軍夷滅,我軍可暫緩衝擊城內,主動迎擊東向緩軍,以速度優勢將其逐個擊破!”聞仲開始向眾將訴說起了之前就已經決定了戰略。

城門開啟的那個時候,就是這一場大戰正式開始的時候。因此,他們必須要提前做好準備,將這一戰的打法正式告訴底下的諸位將軍們。

王升之與徐承等鎮東府的老將,雖然對於正在侃侃而談的聞仲有些不舒服,但這個時候卻並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該顧全大局的時候,終究還得顧全大局。

畢竟,聞仲的資曆終究還是太淺了,他纔來了幾天。隻是,王羽在此前,也就是在他準備前往上京府之前力排眾議,終是將這一場大戰的指揮權交給了聞仲。

在王羽不在的情況下,由聞仲來號令全軍。對於這麼一個結果,王升之與徐承那些老資曆的將領們不可能完全心悅誠服,這也是人之常情。

不過,出於顧全大局,同時也是真的佩服聞仲的能力,就算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們在該配合的時候依然還是積極配合。

這些久經沙場的宿將們,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感情的,也有自己的情緒,但他們卻不會在重要的時候被這些東西所影響。

“幾位前輩!”聞仲又轉身望向另外一邊的幾人,鄭重其事地向他們行禮一個江湖的禮節。而這幾個人,相比於周圍人全副盔甲的模樣,這幾個人全部都是一身素袍,和軍中的氣氛格格不入,很顯然,他們並不是軍中之人。

“聞將軍!”這幾個人可這個時候可不敢托大,紛紛向著聞仲回禮。

聞仲之所以稱呼他們幾人一聲前輩,那是因為這些人的年齡基本都在他之上,可不代表這些人的實力強於他。出於這方麵的原因,再加上這些人是前來助拳的,出於禮貌的關係,才稱呼他們一聲前輩。

可是,在這江湖之上,終究是達者為師。聞仲的實力可在他們這幾個人之上,聞仲出於禮貌稱呼他們一聲前輩,他們這幾個人如果腦子冇有瓦特的話,自然不可能真的因為這一句稱呼而飄了!

而這幾個人,卻是清一色的宗師級強者,而且都不是初入宗師那麼簡單。最強的一個,已經有半步天人的實力了。

當然,半步天人和真正的天人之間看似隻是多了半步這麼兩個字,可就是為了去掉這麼兩個字,又難倒了多少英雄好漢。十個半步天人裡麵,都很難有一個人突破真正的天人,更彆說是在天人之中繼續走下去了。

有的時候,彆說是這種超級大的門檻了,就算是一道簡單的門檻,說不定都有人被攔在外麵幾年,幾十年甚至是一輩子。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半步天人雖然是半步天人,但除非有逆天的機緣,這輩子恐怕也就僅限於此了!那最後的一關,想要踏破,簡直是難入登天!

而這些宗師之中,他們有些是燕北道的世家或者是豪強出身,有些是來自於燕北道的江湖門派。但無論他們是何種出身,在鎮東府的征調之下,終究還是來到了這裡。

特彆是那些江湖勢力,不管他們情不情願,朝廷一方有需要,他們也就隻能派出一定數量的人手前來。朝廷需要的從來都是一個聽話的江湖,這些江湖勢力也隻有聽話才能繼續生存下去。如果不聽話的話,他們距離滅門也就不遠了。

就算是那些散人出身,也必須得聽話。否則,麵對官府整個皇朝內的抓捕,以及官府勢力無窮無儘高手的追殺,更彆說,還有那些想要討好朝廷的江湖勢力了。

在這層層的手段之下,這些人同樣冇什麼活路!除非你改頭換麵遠走他方,跑到其他皇朝的地盤。

因此,不管是這些人現在樂意與否,是自願來到這裡,還是被強迫來到這裡,但既然進來了,那就必須要乖乖地貢獻出他們的一份力量了。

“此乃上京府內各街道地圖,還望諸位入城後即刻領眾高手前往這幾處地方製造混亂,聲勢越是龐大越好!”聞仲取出了另一副地圖,指著地圖上著重標註的幾個紅點,向著這幾位宗師吩咐道。

這幾名宗師隻不過這一次來援的高手之中的幾個代表,而他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剛剛破城的時候,就在第一時間趕到標註的那幾個紅點所在的位置儘情破壞,製造聲勢。

眾人望向了這一副地圖,直接在地圖之上,密密麻麻地都是上京城內各處街道的位置,甚至還有一些小路也被標註了出來。而在其中的幾處重要的地方,甚至其守衛的力量也進行了一個簡單的註解。

而這一副地圖,就是王羽這些天忙碌的成果之一。

七千金武衛,這是王羽他們不得不重視的一股力量。同樣都是精銳,在入城之後進行街道戰的話,這兩個不同的兵種誰更占便宜,想必有關這一點並不需要多做解釋!

不過,金武衛畢竟是駐守王宮的,就算是敵人入城,他們也不可能全部被派出來,必定要留下一部分來看守東夷王宮的,也必定要留下一部分力量來保護東夷國王的。

而王羽所需要做的,就是進一步分化金武衛的力量,給自己這一邊營造更大的勝率。更準確的是,是他手底下那幾位謀士的設計之一。

而這些高手們出手的最終目的,也就是上述的那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