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上所標註的那幾個紅點,要麼是城內糧倉、軍械庫等重要地區,要麼就是達官顯貴的集中之地,這些地位受到襲擊之後,訊息一經傳到東夷國王耳中,金武衛不可能坐視不理,必定前去救援。

將這些地點周圍的路線,甚至是一些小路全部事無钜細地標記出來,就是方便這些高手們行事了。

這些高手們的任務隻是將金武衛吸引過去並將其糾纏在那裡,可不是為了和對方拚個你死我活。因此,將這些大大小小的街道情況卻不熟悉是必不可少的。

而之前的地圖之中,標記的都是一些主要的街道,像一些比較狹窄的道路,比如說兩間房屋之間可能存在的縫隙,這種不算道路的道路,是不可能標記出來的。因此,這才需要王羽進行提前的一番勘察。

金武衛由於職能的特殊性,他們平時訓練的許多戰陣都是針對高手的,這一次前來支援的眾多高手之中,宗師究竟還是少數,剩下的,如果真的被對方包圍起來的話,那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新

…………………………

“頭兒!這兩位兄弟是……”趙元朗似往常一樣前來巡視城門,一名校尉則是疑惑地向其問道。

跟在趙元朗身邊的兩人,雖然也穿著士兵的衣服,但卻都是生麵孔,這名校尉之前並冇有在趙元朗的身邊見過這兩個人,甚至可以說是完全冇有任何的印象。

“哦,幾位遠房親戚,前段日子前來投奔於吾,找吾來討上些許差事!”趙元朗毫不在意地回道。

“原來如此!”這名校尉在聽過之後並冇有繼續深究,畢竟,說到底,這也並不是什麼大事!城門這裡,在平常也算是一個有油水的差事,確實不少有門路的人會被安插到這裡來。

隻是,這名校尉依舊還是開口提醒道,“頭兒,這兩日情況特殊!這段時間還是小心為妙……”

確實,自從鎮東軍兵馬到達,已經先後有不少大人物登上城牆來觀察敵軍了。甚至,他們的陛下雖然冇有親自前來,但是前後派遣了數位重要的大臣上城牆前來觀察情況。

像趙元朗這樣的事情,在平日算不得什麼大事,但這種特殊的時刻,如果真的運氣不好被人家恰巧注意到的話,說不定就會招惹上什麼禍事!

在這種特殊的時候,這種不必要的麻煩,總歸能避免還是要避免的!

“快!快!快!集結!支援西門!”就在這時,城牆上卻是發出了一聲聲騷動,上千兵馬快速地從城牆上集合起來,向著西城門的方向而去。

不僅如此,無人察覺,就在騷動聲剛剛響起的時候,一道身影就已經在各個房間之間輾轉騰挪,快速地向著西門的方向暴衝而去。

此時的西城門,情況卻是亂成了一團,兩道身影反手之間,便是一名名士兵倒飛而出。看著兩人身上在出招之間罡氣湧動,就看出這赫然是兩名天人級的高手。

“快!快!放箭!放箭!”城牆上,一名將領高聲咆哮道。

無數的箭雨襲來,隻見這二人掌心一收,便是兩員東夷士兵被他們抓在手中,活生生地成了兩名人肉盾牌。雖然這箭雨之中夾雜著部分強弩,在刺穿這兩名人肉盾牌的同時依舊向著其身後之人襲來。

隻是,卻依舊傷不得這兩名天然氣高手分毫,罡氣護罩一開,就將其徹底阻擋在外。

黑暗之中,一道道破空之聲不斷響起,大量的身影向著城門的方向掠來。

就是從之前王羽根據現有的資訊所推測的那樣,此時的東夷城內確實有著四名天人級的高手,宗室兩人,其中一人還是近百年的老不死,蕭家之中有一人,最後一個就是七雄會的狄驚天了!

四位天人級高手之中,宗室的那兩位並冇有輕易動彈,依舊安安穩穩地鎮守在王宮重地。畢竟,這裡終歸還是重中之重,是一國心臟所在,這裡的安全是最為重要的。

就如同中原的各大皇朝一樣,如果真需要出動天人級高手的時候,優先被派出的,還是那些江湖勢力,或供奉堂拉攏來的高手,或者是底下那些頂級家族的高手,在最後纔派出的是宗室之人。

剩下的那兩位天人,蕭家那一位暗中守護在南門附近,而狄驚天這是暗中守護在北門的附近。東門和西門雖然再無法排除天人級的力量,但卻征調了大量的各級高手,既然質量不夠,那就用數量來湊。

這個世界,可冇有一人敵一國那種情況,更不是一個單人武力至上的世界。蟻多了是能夠咬死大象的,數量如果足夠的話,是可以跟上質量的差距的。

更何況,一旦其中一門出現了情況,附近的兩門就會在最短的時間之內進行支援。

而這,也是東夷為了防止發生像上一次類似朱龍府那樣的情況!

“混帳!快!用床弩!用床弩射!老子還不信了,就這麼兩個人,還能翻天不成?”一員將領氣得怒罵道。

“鎮靜!”就在這時,一道沉穩的聲音卻在其身後響起。

“停止放箭!命將士們在城門口結陣阻敵!”這道沉穩的聲音再次出聲道。

從城牆上投射而下的箭雨,非但冇有起到什麼實際的對敵效果,反而是誤傷了不少自己人。而且,逼得那些不斷從附近支援來的本國高手們也忌憚不已,暫時隻能躲在附近看戲,而不敢親自出手。

畢竟,這些支援而來的高手們可不是天人,可冇有罡氣護罩護身,在箭雨之下,他們自己都得小心翼翼想辦法活命,更彆說是對敵了。

因此,這個時候非但不能繼續放假,反而應該及時停止,交給這些高手們來圍攻這兩名天人級強者,讓他們發揮出真正的作用來。

況且,這裡的情況當傳到其他幾處城門之後,自然會派出人手前來支援。到了那個時候,有的是時間來對付這兩名所謂的天人級高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戰異世之召喚群雄更新,第375章天人行動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