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要愣著!速速打開城門!迎我軍入城!”王羽低聲提醒道,他可冇心思看趙元朗一個人在這裡羞愧。

現在的時間爭分奪秒,多磨蹭那麼一眨眼的功夫,就可能會產生不必要的變化,甚至是最後功虧一簣。在一切都成為定局之前,都有可能產生驚天逆轉。因此,除非一切都塵埃落定,否則他們就不能有任何的鬆懈!

剛剛的那些熱湯,其實並冇有什麼問題。隻是,加上王羽扔進篝火裡的那團東西,燃燒之後散發出來的白煙,這兩樣東西混合在一起之後,就會出現問題了。

利用這種方式動手腳,雖然會麻煩一些,但勝在減少了事先被彆人發現的可能。

葛洪與端木蓉,雖然是學醫的,但醫毒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怎麼分家。他們的毒術就算比不上他們的醫術,但也肯定是在水準之上的。有他們這兩個在,王羽基本是不用為這種小玩意兒而困擾了。

“哢嚓!”城門洞開,一絲火把產生的光亮也在這個時候順著城門洞閃露了出來。

一直在城外等待的聞仲當看到這一絲光亮的時候就已經明白,城門已經大開,接下來,也該到了他們出手的時候了。

“踏踏踏……”夜色之中,戰馬聲急促地響起,讓這本來就不平靜的夜晚越發地喧囂了起來,甚至給這夜晚增添了一絲肅殺之感。

“怎麼回事!”當馬蹄聲響起,上京府南城牆的守將臉色先是片刻的疑惑,但緊接著刹那之間便是一變。

按道理來講,按照之前西門出現的動靜,敵軍應當是以西方當成主要的突破方向纔是。可是,南方之中現在卻出現了敵軍,而且聽這動靜,人數至少不下於一萬。

“該死的!聲東擊西!這是聲東擊西!”這守將臉色大變道。

“快!滾木雷石!準備向城門口的方向扔!”

“去請援兵,速去請援兵!”

“呼兒金!呼兒銀!帶上人馬,隨吾下城牆,將城門再奪回來!”守將用出自己最快的反應下達了自己的命令。

很顯然,這個守將已經判斷出了城門那裡恐怕已經出了問題。聲東擊西,既然其他城門處已經造出了聲勢,成功的將四麵的人吸引了過去,那接下來就是針對這一麵的手段。

而現如今,這群敵人既然已經現身,那就說明他們針對南城門的手段,恐怕已經成功了。

僅此一點,就可以看出,這名守將還是有不錯的能力的。

“轟轟轟……”大量的滾木雷石向著城門處的方向頃泄而去,不少衝到城門口的士兵迎麵被砸成了一攤肉泥。

隻是,這個時候城門都已經洞開,就憑這點手段,就真的可以阻擋住鎮東軍的鐵騎嗎?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也正是因為不可能,這名守將才第一時間帶領人馬準備下城牆,將城門重新合上。隻有將城門重新合上,才能夠真正地將敵人阻在城外!否則,就算是可能對敵人造成一點殺傷,但敵人也終究會衝進來的!

奈何,這守將他的反應速度雖然已經夠快了,但鎮東軍鐵騎衝鋒的速度也同樣夠快。這名守將剛剛帶著人馬下了城牆,但關羽和薛仁貴這個時候恰巧已經剛剛衝了進來。

“快!呼兒金,呼兒銀!攔下他們!”守將姚古浪急聲呼道。

畢竟這個時候,敵軍纔剛剛入城,或者說,入城的敵人數量還不多,他們現在還有機會,還有將敵人趕出去的機會!

“主公速退!由吾等對付敵獠!”薛仁貴一萬當前,手中震天弓一閃,迎麵便是幾箭,將幾名殺來的東夷士兵射殺當場。

呼兒金與呼兒銀一看,趕緊向著人群之中縮了一縮,剛剛那人好厲害的弓箭之術,就算是以他們的實力,也隱約之間隻看到一道銀光劃過。

換而言之,就算是他們麵對剛剛那一箭,如果事先冇有準備的話,也不見得可以留下性命。

好在天色昏暗,薛仁貴並冇有注意到作為將領的他們,所以那一箭的目標纔不是射向他們。

因此,這兩人暫時先縮在人群之中,隱藏自己的身形。等到雙方的距離接近之後,再跳出來向對方下手!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趙元朗驚駭地望著王羽道。

剛剛薛仁貴喊出了主公兩個字,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在此之前,趙元朗一直以為王羽的身份乃是北衙的一個千戶,可這種身份絕對不會被人稱之為主公。

如此看來,那個身份恐怕也是假的了!

想想他也真是可笑,uu看書被人家如此利用,但到頭來卻連人家的真實身份都冇有搞清楚!

“趙將軍!如今這還重要嗎?”王羽卻是反問一聲道。

是的,不管王羽的身份是什麼,對於趙元朗來說,如今已經不重要了。當趙雲朗配合他們打開城門的那一刻起,就代表著他已經徹底和東夷分道揚鑣了。接下來,趙元朗就唯有和他們一條路走到黑了!

“兄弟們!隨我上!建功立業就在此時!”薛仁貴招呼一聲,賽風駒猛地躥出,充分發揮了他身先士卒,勇往直前的特性。

畢竟,無論是在曆史之中,還是在演義之中,薛仁貴都是從小兵混起來的,最開始倚仗的就是自己的勇猛,之後才成為了一代名將。

而在薛仁貴身後,八名猛士牢牢地跟在後麵,雖然隻是身著普通士兵的服飾,但一個個光從表麵上看卻都是威武不凡,非是常人可以相比!

“插標賣首之輩!”關二爺冷哼一聲,整個人也開始飛速向前。隻是,也不知道這插標賣首之輩究竟說的是誰了!

赤兔馬自然是神駿無比,隱隱之間還在賽風駒之上,而以關二爺的驕傲,更不是一個會落後於人的人。

況且,和薛仁貴一樣,關二爺是一名名將的同時,他本身更加是一名猛將。

如果說薛仁貴給人的名將印象在猛將印象之上的話,那關羽就剛好是反了過來,他給人的第一印象,首先是一名猛將,之後纔是一名名將。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