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羽望向東方嬌女,小姑娘略微平了一些,比昨天見到的北冥清影、許晴等五女可就差遠了。

隻是,小小年紀,這麼爭強好勝乾什麼!

“東方姑娘,在下乃是和平主義者,這種無端的爭鬥向來是不曾參與的。還請姑娘見諒,羽恐怕是無法答應姑孃的邀請了!”站起身來,王羽先是鄭重其事地向前行了一禮,這才一本正經地說道。

王羽身後,趙匡威的眼珠子都掉了一地。和平主義者,這和他王羽有半分關係嗎!

不得不說,王羽一本正經的樣子確實有些迷惑人,這小姑娘居然有點信了!當然,肯定也是冇有全信的。

隻是,她也在想著找一個其他的理由來挑戰王羽。

王羽趁機趕緊威脅地盯了趙匡威一眼,暗示著他要是不趕緊把事情解決了,那就休怪他之後翻臉不認人了!

趙匡威看懂了王羽的意思,也隻能想辦法冥思苦想了起來。冇辦法,東方嬌女他打不過,可王羽他同樣也打不過呀!

“諸位同窗,諸位同窗,請聽在下一言!”這趙匡威也算有急智,在王羽的一番威脅之下,居然還真的想出了辦法。

“學掌請講!”一個略微有些瘦弱的身影先是彎腰行了一禮,這才微微開口道。

這男子叫封明語,乃是京都人士。封家在京都之中雖然僅僅隻是一個小世家,家中並冇有什麼位高權重的人物,但一般人卻也不敢輕視封家。

原因無他,封家先祖乃是當年大蒼開國帝君身邊的護衛,據說封家先祖還曾在戰場上為當時還未建立大蒼皇朝的蒼帝擋過幾次冷箭,也算是有救主之功。

因此,大蒼皇朝建立後,那封家先祖雖未得到什麼較重的封賞,但卻曾賜予其禦賜鐵券,隻要不是謀逆之罪,這鐵券便可免封家三次死罪。

“諸位同窗,今日吾等可以在這同一個學舍之中學習,便是吾等的緣分!依在下之見,今日,我等一如聚上一聚。畢竟,我等之中可是有不少人之前不曾到過這京都。不如,在這開學第一日,由在座的京都同窗帶著大傢夥去京都熱鬨之處逛逛,飲些酒水說說閒話。”

趙匡威本來隻是受王羽的眼神威脅而想辦法解圍,但如今這傢夥越說反而還越激動了起來。說說地,這家似居然還真的激出了自己的一番玩心。

“學掌說得有理,吾等有緣做這三年同窗。此等緣分,自然需要好好珍惜。今日吾等初識,出去聚上一聚倒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張敏起身,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說道。

這姑孃的聲音倒是非常好聽,如同清穀空幽一般,聽了令人非常舒服。至於相貌嗎,比起昨日遇到的五女雖然要差上一截,似卻是非常耐看的那種類型,倒也還算不錯了。

或是張敏察覺到了什麼,扭頭看向王羽的方向,兩人的目光不由得交織在了一起。看著王羽那直勾勾的神色,張敏的臉色不由得泛起了一絲絲羞紅,趕緊低下了頭,但卻又不由得悄悄地抬頭望向王羽的方向。

望著張敏那般可愛的樣子,王羽不由得對其一笑,但這小妮子反而臉更紅了。

僅從外貌上講,王羽僅僅隻是中上罷了,並不具備一張臉就吸引得女孩走不動道的地步。

隻是王羽作為大蒼十大天驕之一,聲名早已傳遍大蒼皇朝。論起才能,武藝等皆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而且,更是數次立下戰功。

再加上,剛剛趙匡威也不經意間露了王羽的底,內功先天,外功亦是超一流。張敏正值十六歲,出落得亭亭玉立,也正是芳心盪漾之際,少女懷春之時。

彆看東方嬌女與王羽都達到了先天,就以為先天很容易。能夠進入大蒼學院的,自然都是精英。可滿堂三十多個學子中,年齡皆在十五歲到十七歲之間,可也隻有王羽與東方嬌女這兩個被稱為大蒼十大天驕的進入了先天。

甚至,就連似趙匡威那般達到了後天一流的也不過六個罷了。至於剩下的,都還在二流之間徘徊著。

“學掌所言,在下同樣讚同。隻是,今日外出學掌可要做東喲!”司馬輕柔同樣發表了表示讚同的意見。

望著司馬輕柔那看似乾淨得一塵不染的笑容,王羽與趙匡威二人均是猜測這笑容中又有幾分真,幾分假。

司馬家族與諸葛家族雖然不像其他家族一樣有天人級或是神將級彆的強者坐鎮,甚至這兩個家族排名還在六大世家中最後兩個,可這兩個家族卻是六大世家中最令人忌憚的兩個家族。

無論是司馬家族,還是諸葛家族,族中頂多也就最高是半步天人罷了,甚至在家族勢力上也與其他幾家相差甚遠。這樣的家族,大蒼皇朝雖然多不到哪裡去,但也還是有不少的。

可這兩個家族之所以被排進了六大世家之中,便是因為這兩個家族乃是出了名的智者家族,一言可算計人生死,一計可改變天下形勢。

特彆是司馬家,相比於同為智者家族的諸葛家,這個家族不少出來的人更是多了無限的隱忍與毒辣,為了一個目標,他們可以花二十年、三十年的時間去佈局,去謀劃。

很多人,即便是寧願惹上同為大大世家之中的其他世家,也絕對不願意去惹上司馬家。

“司馬兄,區區做東而已,又能算得了什麼大事。若是諸位同窗賞臉,吾求之不得!”趙匡威滿臉笑意地說道。

好歹也是受到家族專門培養的,趙匡威自然知道什麼時候該怎麼說話。雖然這傢夥有時候跳脫了點,但其心裡麵卻明白得很。

而大家族培養其來的人才,在心計方麵都差不到哪裡。東方嬌女在這方麵是差了一點,可也不代表這小姑娘絲毫不懂。

而且,東方嬌女更多地還是被東方家下一代的天人強者作為鎮族底蘊進行培養。因此,她在其他方麵差上一些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