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王心溪、王心鶴、薑興本、薑興霸、周青、薛先圖、李慶先、李慶紅組合技八大夥頭軍發動,

八大夥頭軍:唯有王心溪、王心鶴、薑興本、薑興霸、周青、薛先圖、李慶先、李慶紅這八人處於同一戰場,且同時進入戰鬥狀態之後方可發動。

效果一,當此技能效果發動之後,八人武力全部 4,統帥 2。

效果二,多對一時,降低敵人武力值1~4點;多對多時,降低敵人全體武力值1~3點。

效果三,當和薛仁貴位於同一戰場之時,薛仁貴武力 2,當薛仁貴作為一軍主將之時,額外增幅薛仁貴統帥值1點。”

這八個夥頭軍最後產生的組合技還是相當強勢的,既有武力增幅效果,還有武力壓製效果。不僅有對於自身武力的增幅,還有對於自身統帥的增幅。

當然,其實那點統帥增幅對於他們八個人來說也並冇有什麼太大的作用,也隻能說是聊勝於無了!

“叮,受組合技八大夥頭軍影響,薛仁貴武力 2,當前武力上升至……”

“叮,薛仁貴白虎技能發動,

白虎:白袍銀戟神勇將,原是白虎下凡塵,白虎星命格之人獨有技能,不同人覺醒其具體強弱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此技能之時,自身武力 5,統帥 1。

效果二,白虎主戰,對戰異族之時,統帥 2;對戰同族之時,統帥 1。

效果三,白虎主殺,使用近戰武器對敵之時,無論單挑亦或者群戰,皆視對方武力值高低,降低對方武力值1~4點。位於西方之時,此技能實際作用效果有所加強。

注:若使用白虎鞭進行攻擊之時,負麵技能效果翻倍發動,當使用白虎鞭攻擊結束後失效。

效果四,擁有此技能者可代替西方七宿技能參與其特有組合技。

效果五,當與青龍、朱雀、玄武技能擁有者位於同一戰場且全部發動技能之時,可形成組合技四靈鎮天。”

薛仁貴的白虎技能也已經相當全麵了,不僅有對於統帥上的增幅,而且還有對於武力上的增幅。以薛仁貴98點的基礎統帥,在技能效果的影響下,最高已經可以達到101點統帥值了。

而且,這個技能之中,恐怕最為恐怖的就是其對敵人造成的壓製效果了,單獨的1~4點的武力壓製並不可怕。可是,一旦將額外的效果附加上的話,那就非常恐怖了。

如果薛仁貴是在西方作戰,而且又使用了白虎鞭進行攻擊的話,那最後造成的負麵壓製效果,彆說是神將以下了,就算是某些弱的神將,恐怕也無法承受得住。

舉個例子來說,假如他原本對敵人造成了兩點的負麵武力壓製的話,如果是在西方作戰,可能這個負麵壓製實際作用就達到了三點。而當他使用白虎鞭進行攻擊的時候,在那一瞬間,可以對敵人造成的負麵壓製效果,更是可以直接翻倍上升到六點。

還有就是薛仁貴居然也可以有機會參與組合技,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個技能最後才形成的組合技,這其中的效果恐怕必然非是等閒可比!

“叮,薛仁貴白虎技能效果三發動,降低呼兒銀武力值3點,呼兒銀基礎武力100,武王 3,銀錘 8,當前武力下降至108。”

“叮,薛仁貴使用白虎鞭作戰,呼兒銀武力再-3,當前武力下降至105。”

雙方也不知道大戰多少回合,在薛仁貴精妙絕倫的戟法之下,呼兒銀左支右絀,也越發地開始不支了起來。薛仁貴則是抓住了對方的一個破綻,抽出白虎鞭,一鞭打劈呼兒銀膀子。

“啊……”

呼兒銀痛苦地大喊起來,但薛仁貴卻冇有要放過他的意思,直接單手白虎鞭再抽,一擊擊中胸甲,把鎧甲都給打得裂開了,而呼兒銀也吐血飛了出去。

“死!”薛仁貴目露殺意,收起白虎鞭,再提銀龍戟,縱馬奔騰之間,無儘的殺意滾滾而來。

“不!”望著在自己視線之中越來越大的戟鋒,呼兒銀髮出一聲淒厲的不甘慘叫。

在死亡的麵前,作為一名武將,隻要你冇有窩囊到一定程度,就算明知也不敵,恐怕也會做出最後的反抗,而呼兒銀就是如此。

他決定全力想要再次爬起來,但接連受了兩鞭,身體中的虛弱感這個時候確實讓他無能為力。

呼兒銀絕望地望向四周,希望可以有什麼人前來救援他。隻是,這終究也隻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美夢罷了!

周圍的東夷將領之中,呼爾金在剛剛已被關羽所斬,連南城牆主將都被聞仲衝入亂軍之中一鞭打爆了他的腦袋。這個時候,根本就冇有人有能力來救援他了。

甚至,就連南城這邊的東夷士兵這個時候也是亂糟糟的一片,向著四周潰敗而去,但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潰敗的過程之中,卻被後麵的鎮東軍騎士追上而砍了腦袋。

冇的辦法,鎮東軍這裡全軍壓上,隨著進入城池的士兵越來越多,不說質量,就是在數量上也不是東夷在南城門這邊的兵力可以相比的。

更何況,之前在兩位天人級高手聲東擊西的戰略之下,不僅將原本就在南城門附近的那名天人級高手給吸引了過去,就連南城門的兵力都調動了一千過去支援。

況且,王羽這一邊猛將如雲,隨著進入城池的士兵數量增多,不少將領也跟著進入了城池,這些將你們在敵軍之中四處推進,硬是直接以蠻力將敵軍陣型搞得大亂,而鎮東軍騎士們這個時候衝擊而上,東夷方麵焉有不潰敗之理!

視線再次回到呼兒銀這一邊,不管他這個時候有多麼的不甘,但不甘終究也隻是不甘,而不能轉化成他的力量,終究還是無法改變最後的結果。

銀龍戟鋒利無比,毫無阻礙地突破進入了呼兒銀的胸膛。此時的呼兒銀,雙目凸出,殘存的眼神之中既有不甘,又有對於這個世界的留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