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傢夥,怕你不成!”令東來的身影出現,使得王雲天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不過,在此之前,他也得麵臨一名天人後期高手和一名天人初期高手的全力一擊。

以他現在這個狀態,麵臨著兩人的全力一擊,確實是相當危險。

隻是,王雲天這個時候卻是悶哼一聲,嘴角露出一絲鮮血,而後,他周身凝聚的罡氣在這一時刻卻開始似乎要爆炸開來。甚至,在這個時候,他體內的那些陰寒內力對他造成的負麵作用也被無限削弱。

王雲天此舉雖然同樣會讓他付出一些代價,戰後免不得要修養個大半年,但卻比之前他決定使用那種手段要好得多。

殞道,那可真是要真真正正地付出自己的一切,付出自己的未來的,事後就算是活下來,也隻是苟延殘喘而已。與之相比,現在這些手段的代價又能算得上什麼!

以令東來的速度,耶律苦境和狄驚天也就隻有一招的機會。隻要他可以撐過這一招,令東來一到也就基本可以保證他的安全了。

“喝!”三個不同顏色的內力光芒相互之間轟擊在了一起,僅僅隻是片刻的僵持,其中那一道單獨的內力光芒很明顯落在了下風之中。

王雲天身體轟然倒飛出去,砸在不遠處的那顆樹的樹乾之上。

“刷”的一聲,一道身影到達,先是一拳崩飛了刺來的長槍,又是變拳為掌和另一道掌印相交,兩道身影竟是同時向後退了幾步。

“哈哈哈!”王雲天也在這個時候發出了一道張狂的笑聲。

“咳咳!”感受著身體內部的虛弱感,這一回他可是傷大了,兩兩相加起來,冇有一年多時間的休養恐怕是不行了。好在,與命相比,這些都不算什麼了。

和令東來對視一眼,王雲天身形一閃就向著遠處掠了出去。

冇辦法,以他現在的狀態,留在這裡恐怕也幫不上令東來,說不定還會拖人家的後腿。

況且,東夷這裡可還有大量的宗師高手和先天高手,這個時候,說不定也快要從四麵八方而來了。虎落平陽被犬欺,以他這個時候的狀態,還真的要避一避人家才行。

“冇想到大蒼還有你這麼一號人物!”耶律苦境並不急著動手,反而是主動與令東來打起了招呼。

天人雖然大多不出,但也不是閉門造車就可以修煉而成的。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曾在外遊曆,在這天下之中闖下過他們的一番威名。因此,天人的蹤影若是真想查的話,還是有跡可循的。

隻不過,之後才大多隱而不出,就像耶律苦境這樣,二十多年都不曾聽過有他的訊息,外人甚至根本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隻是,對於令東來這麼一個人,耶律苦境是真的完全冇有任何的印象。

而耶律苦境這個時候之所以不著急動手,反而和令東來交流了起來,可並不是真的和對方有那麼多話可說。實際上,耶律苦境也隻不過是在等待罷了,等待東夷更多的高手包圍上來。

此人的實力,距離他當年聯合東夷眾多高手圍殺的老傢夥也差不多了。剛剛耶律苦境多看了王雲天幾眼,就是因為王雲天與當年那個已經死掉的老傢夥有些相像。

令東來與王雲天不同,這兩個人之間還是有相當大的差彆的。耶律苦境有把握和狄驚天聯手斬殺王雲天,更彆說當時王雲天在他的突襲之下,已經受了他一掌了。

可耶律苦境卻冇有把握和狄驚天聯手留下令東來。畢竟,令東來的實力可猶在他之上。

因此,耶律苦境由於冇有把握,這才準備等等其他的高手一起圍過來,就像當年圍殺王家那個老傢夥一樣。

就像是兩個神將級彆的高手對戰,就比如說易柯和巨無霸之類的交手,正常情況下,這兩個人都冇有擊殺對方的把握。

可是,如果是易柯和巨無霸交手的過程之中,出現一堆超一流武將甚至是天級武將參與圍攻巨無霸,那這個時候的形勢可就要逆轉了!

而令東來這個時候其實也在等,等王雲天稍微往出跑一跑。畢竟,這個時候的王雲天狀態確實不怎麼樣!

對方不著急動手也是好事,畢竟,如果這兩名東夷天人之中,那個天人後期的拖住自己,而剩下的狄驚天去追王天雲,那王天雲絕對要置身險境了。

事實上,雖然確實可以這麼操作,但狄驚天根本就不會這麼做。他是江湖人士,雖然在不得已之下必須要聽從東夷朝廷的調派,但也隻是調派,而冇必要為東夷朝廷冒什麼風險。

雖然王天雲這個時候已經被重創,但誰知道人家還有什麼底牌,特彆還是這種傳承了幾百年家族之人!

狄驚天雖然有信心不會被人家給一起帶下去,但說不定就會被人家臨死反撲打成重傷。這年頭能混到他這個程度的,誰冇有幾個隱藏著的仇家!因此,冇必要的情況下,也冇必要冒那種風險!

反正,以現在王雲天這種程度也不可能繼續參戰了,也就相當於幾乎不會再對他們造成影響了!

“刷刷刷……”一道道身影先後發現在周圍,耶律苦境望著令東來的目光也越發地危險了起來。

令東來麵無表情,無悲無喜,長袖一招,一支玉蕭便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不好!一起出手!”耶律苦境神色大變道。在他開口的那一瞬間,整個人的身形就已經掠了上去。

在多人圍攻的時候,特彆是這種大部分人明顯和令東來有著巨大差距的情況下,最害怕這種音波功之類的功法了。

這種音波類的功法,幾乎已經是最大範圍的一種攻擊方式了。以令東來的實力,那些未入了宗師級的武者們,可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甚至如果令東來不顧損耗的話,宗師級也不見得可以一直支撐下去。

如同一陣魔音響起,耶律苦境天人後期的實力也竟然有了一絲恍惚。不過,內力湧動,強行將身體中那股奇異的感覺壓了下去。就算是令東來,也不可能剛開始就以蕭聲影響到一名天人後期的高手。

身體又是一個前掠,耶律苦境雙掌之上內力湧動,無匹的罡氣就像一把千年寒冰一樣,似乎可以將人的靈魂都給凍結了!

令東來依舊還是那麼一副無邊無喜的模樣,彷彿這個世界真的冇有東西可以讓他動容。不過,就在耶律苦境的雙掌即將打上來的那一刻,彷彿一道道幻影閃現,令東來的身影竟然一分數份,令人難辨真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