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如流星,蕭漢卿就算是聽到了周圍幾名高手的提醒,但以他的實力這個時候根本就做不出足夠快的反應。

甚至,當蕭漢卿在聽到那幾句提醒的時候,那三道流光已經飆到了蕭漢卿的身前。

三箭即將臨身,蕭漢卿感覺仿若天都塌了一樣。生命即將凋碎,蕭漢卿不甘地想要怒吼出來,恐懼如同一朵濃鬱的陰雲籠罩而來,似乎要將他的身軀壓塌一般。

在生死麪前,任何人都是無比渺小的。

“砰砰砰!”

三道炸裂的聲音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三道血花綻放而飛,在巨大的力道下,蕭漢卿整個人的身子都被掀飛了出去。

薛仁貴的三箭,留下了太多的傳奇,可絕對不是這麼一個普普通通的超一流武將就可以接下的。畢竟,說到底,蕭漢卿真正的職業都是一名統將,而不是一名猛將。

“將軍!將軍!”周圍不少人儘皆擔憂地叫道。

隻是,這個時候的蕭漢卿又哪裡能夠搭理他們。蕭漢卿虛弱地動了動手臂,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但卻使不上任何的力氣。雙目失神地望著天空,直至眸子中最後一絲神彩都消失不見。

可惜蕭漢卿,在東夷之中,絕對是位高權重,幾乎是東夷最頂尖的那一批文武官員之一了。可惜,就這樣被薛仁貴給射殺當場,幾乎冇有掀起絲毫的波瀾!

“敵將已死,投降不殺!”

“敵將已死,投降不殺!”

“敵將已死,投降不殺!”

最開始僅僅隻是幾道零零散散的大吼聲,但一傳十,十傳百,不多時,整個戰場都充斥著山呼海嘯般的聲音。

鎮東軍的士兵的一個個士氣大振,就像一個個嗷嗷叫的小老虎一樣,凶猛地向著他們的敵人撲咬而去。

“將軍死了?”

“將軍死了!”東夷的這些士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個時候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雖然冇有直接放下武器投降,但一個個的也士氣大降,被動地向後麵退去。一時間,不知道增加了多少的傷亡!

“不要慌!都不要慌!這是敵軍的詭計,萬萬不可中了敵軍的詭計!”

“所有人都不得慌張!”幾名將領驚怒道。

同時,他們更是組織弓箭手射殺兩側房屋之上的薛仁貴與斛律光二人。

底下的那些東夷軍之中,雖然找不出像薛仁貴或者是斛律光這種程度的射手,但奈何人家人多勢眾,薛仁貴與斛律光也不可能同家和人家這麼多人對狙,隻得暫時退避,尋找掩體進行躲避。

這些東夷的弓箭手們,當然冇有薛仁貴和斛律光那種百發百中的能力,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招箭雨覆蓋,就算是薛仁貴和斛律光這樣的高手,也不得不暫避風頭!

“找死!”眼見在敵軍幾名將來的整頓之下,東夷士兵後退的身形停緩下來,既然有了那麼一股要重整旗鼓的意味。刑天一急,手中戰斧便是向著一名東夷將領飛拋而出。

“叮,刑天戰神技能效果三發動,單挑之時,降低對方武力值1~6點,當前降低元金寶武力值5點,元金寶武力值下降至……”

破空之聲而來,元金寶根本看不清究竟也一個什麼東西,但他卻清清楚楚地看清了那其中的血煞之氣,臉色一變的同時卻已經無法躲避,隻能機械般地掣起掌中雙鞭進行抵擋。

而這一個驚變發生的實在是太快,附近距離元金寶最近的一個將領,也距離他隔了十幾步之遠。這個時候,旁邊的人根本就來不及救援,隻能由元金寶一個人硬撐。

“哢嚓”一聲,元金寶掌中雙鞭雖然並不是什麼神兵利器,但卻也是請一個方圓數百裡都頗具盛名的老師傅打造的。

可是,斧光之下,他的雙鞭就那樣輕而易舉被人家撕成了一堆粉碎。

一道猙獰的空洞出現在了他的當胸之上,元金寶整個身體就像一個破布娃娃一樣,被撕裂的不成樣子。

在東夷之中,元金寶雖然並不是什麼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和之前的趙元朗一樣,在軍中有多少有一番威名。

畢竟,元金寶與趙元朗之間職位相差不多,隻不過一個守護南城門,一個守護西城門而已,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而且兩個人的實力也相差不多,都在伯仲之間,基礎武力剛好都是齊刷刷的100點, www.ukansh.com剛剛達到了天級的地步。

類似元金寶與趙元朗這一類,他們這種人之間如果想要分出一個勝負的話,那真的隻能看誰的技能更加強勢了!

不過,縱然是像元金寶這種初步達到了天級的武將,但在基礎武力108的真神將水平的刑天的含怒一擊之下,最終也隻是一招的事情。

思路客

這個世界,站在猛將行列最頂峰的終究還是歸屬於神將的那一小部分。畢竟,一個皇朝的神將也隻有那麼幾個罷了,基本也就是剛剛超過兩手之處,甚至不超過三手之數。

一個亞洲大小的地域才孕育出了這麼點數量的神將,均分到一箇中國的土地之上甚至還不超過四個人,可見神將的珍貴性。

而以刑天的實力,即使是放在神將的這一個行列中,他的實力也是足以排到前列的。

麵對刑天這種實力的真神將,似元金寶這種程度的天級武將在單獨麵對他的時候,又能比那些普通的小兵強的了多少呢?

“誰敢攔吾!”刑天狂怒,隨手從一個敵兵手中度過一個普普通通的長戈,簡簡單單的一擊,就將十幾個士兵手中的兵刃齊齊地削掉了槍頭,長戈橫擊,就已經掠奪了這十幾名敵軍士兵的生命。

“魔鬼!”

“他是魔鬼!”東夷士兵們驚駭道。剛剛恢複了一點的士氣,竟然就這樣被強行又給打壓了下去。刑天,他一己之力就震懾住了敵軍一整支部隊。

“殺!殺!殺!”更加激烈的戰吼聲響起,在聞仲的指揮之下,全軍將士都全部趁這個機會向敵軍士兵揮舞起了他們手中的兵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