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敵軍已經打到德興街了!”

“陛下,敵軍已經打到龍興街了!”一道又一道訊息傳來,耶律德思以及東夷朝堂上滿堂公卿的臉色變了又變!

已經打到了龍興街,再經過一條街道的話,就到了東夷王宮所在的位置了。到那時候,所有人都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

“陛下,還請陛下暫且移駕!由老臣等抵擋蒼軍!”之前的白髮老臣再次出列道。

不論如何,作為東夷國王的耶律德思絕對不能出什麼事情。耶律德思如果都出現了什麼意外的話,那王位空懸,恐怕又是一場不小的爭端。

而如果在這個時候出現這種爭端的話,那東夷接下來……

而且,就算國都被破,但東夷主力仍在,這夥蒼軍是占據不了國都上京府多長時間的。

到時候,隻要耶律德思尚存,他就可以調動整個東夷的力量來留下這一支蒼軍。這一支蒼軍這一次在在東夷引發了這麼大的風波,如果還被人家順便拿下東夷國王的話,那……

“陛下,還請陛下暫且移駕!由臣等抵擋蒼軍!”越來越多的朝臣們出聲道。

當然,這些人之中,固然有不少是真正為東夷著想。但是,卻同樣有不少人是出自私心。如果作為老大的耶律德思都冇跑的話,他們底下的這些人有誰敢跑?

能夠混到一定地位的,又會有幾個人是傻子?這些人都很清楚,就算是這一股敵軍這一次真的可以攻破他們的國都,但也不可能長期占據下去。

因此,未來東夷做主的依舊還是耶律德思。如果有人在耶律德思之前就跑了的話,除非這個人不打算繼續在東夷混下去了。否則,日後又豈會有他的好果子吃!

“陛下!老臣亦支援陛下移駕!”本來沉默著的高朱元也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依舊還是那個理由,這裡所有人都可以出事,但唯獨作為國君的耶律德思不可有失!耶律德思若在,他就可以調動整個東夷的力量來繼續對付這一支敵軍。

可如果耶律德思都已經不在了,那那些對於王位有想法之人恐怕也都該坐不住了。到時候,何人可以有資格協調整個東夷的力量來對付這一支敵軍。如果各自為戰之下,說不定還會給這一隻敵軍以可趁之機。

“如今國都罹難,安可此時因一己安危棄國都而去,此事休要再提!”耶律德思站起身來,似是憤怒地招了招手道。

耶律德思當然並非不想離開,隻是,作為一個國君,他更不可能就這樣輕易離開!他就算是想要離開,也得有個合適的方式展開!

而且,底下的臣子們這麼多,耶律德思相信,總會存在聰明人,配合他將一切的劇本展開的。作為國君,無論是做什麼事情,耶律德思都要考慮清楚方方麵麵的影響!

至少,高朱元就是這麼一個聰明人!

“陛下,今情勢危急,還望陞下恕老臣失禮之罪!”高朱元長歎一聲道。

確實,說好聽點叫做暫時避敵鋒芒,但如果若是說的不好聽,那就是畏敵逃跑了。如果耶律德思就這麼離開,那麼,接下來耶律德思的威望必然會受到影響。

因此,耶律德思絕對不能是主動離開的,而需要被動離開。而在這朝堂之上,有資格來做這件事情的,還真的冇有幾個人,而他高朱元卻恰好是這幾個人之中最合適的一個。

“金武將軍!還不快護送陛下離開!”高朱元緊接著便向金武衛大將軍金安信吩咐道。

金武衛大將軍金安信,負責統領整個金武衛戍守王守,他與耶律德思之間,差不多就是典韋、許褚之於曹操的關係。同時,他也是這上京府之內唯一的一位天級巔峰武將。

外麵的戰況如此危及,東夷強將不在,現在的金安仁就已經是現在上京府之內實力最強的一名將領了。

之所以現在還冇有將他派出去出戰,一來,他是要負責保護耶律德思的安全的。二來,縱然是天級巔峰武將,但麵對敵人的三位神級武將,其實也是顯得這麼的虛弱無力,能夠起到的作用有限。

“陛下!恕臣失禮!”金安信先是向耶律德思行了一個大禮,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這才向著殿外道,“來人,護送陛下離開!”

能夠護衛耶律德思的,U看書 www.kansh.com不僅在忠心上需要得到保證,同時也不能夠是一個單純的莽夫。因此,金安信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

“老丞相,金安信,爾等放肆!”

“放肆!東夷國君安可棄國都而去,汝等莫非欲要讓朕為不義之徒為!”

“還不放手!”

“快放手!東夷兒郎誓死不退!誓死不退!”耶律德思苦苦掙紮道。

隻是,耶律德思雖然苦苦掙紮,但大殿上的這些朝臣們其實心中也門兒清,不過是在這裡裝裝樣子罷了,雖然看起來耶律德思是在大力的掙紮,但其實也隻是動作誇張,根本冇有用多大的力道。

畢竟,雖說是需要用強硬的手段“請”耶律德思離開,暫時避敵鋒芒,之後再重新搜尋亂局。可就憑那些普通的金武衛士兵們,就算是動用“請”這種手段,可就算再多給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真的使上什麼力氣,耶律德思如果想要掙紮的話,很容易就可以掙紮開。

不過,雖然這些臣子們都很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這種時候,他們也樂得陪耶律德思在這裡演一場戲。

“陛下!臣請有罪!”眾朝臣紛紛誠惶誠恐道,但卻冇有一個人出言阻止。

對於那些真正的忠臣來說,他們需要在這個時候保證耶律德思的安危。而對於另外一部分的人來說,他們同樣需要耶律德思離開。是有作為國君的耶律德思離開了,他們這些臣子們纔可以離開!

因此,這個時候根本不會有人前去阻止。如果有人真的這麼做了,說不定日後就等著被耶律德思給他穿小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