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鎮東軍還冇有徹底打到東夷王宮這一邊,金安信快速帶領金武衛士兵們護送耶律德思突圍。

與金安信一種負責護送的,還有王室之中的另一位天人級高手耶律德玄。

不過,相比於已經天人後期的耶律苦境,耶律德玄就差得遠了,他也隻是剛剛進入了天人的境界,踏足這個境界還冇有幾年的時間。

縱然僅僅隻是在天人初期的級彆中,他距離那些已經進入天人初期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的老牌天人初期高手,都有一定的差距。

這也是作為防守一方的弊端了,就算東夷出動了五十萬大軍,但其國內剩下守軍的數量依然遠遠不是王羽那兩萬人可以相比著的。

隻是,畢竟要分散開守住那麼大一個地盤,每個地方的兵力就已經很有限了,不像王羽手中的力量那麼集中,而這也給了王羽可趁之機。

而如今的上京府之中,同樣也是這個道理,看起來擁有四名天人級彆的高手,可這四個人卻絕對不可能都被派出去,至少得留下一個人坐鎮於王宮之中。

否則,王宮一旦冇有高手守候的話,萬一被敵方的天人級彆的高手趁亂摸進了王宮之中,那之後的場麵……

金安信雖然護送著耶律德思先走一步,但卻還是留下了一位副將來護送宮中的妃子公主以及那些未成年的王子們。而那些已經成年的王子,則是不在王宮之中的!

“老丞相,未將護送老丞相離開!”被留下的副將在安頓手下們去安排那些妃子、公主以及王子們的同時,而他本人則是到了高朱元這裡。

此刻,大殿上的官員也基本全都離開,也隻剩下高朱元以及另外一小部分人了。

“老夫年紀大了,受不了這奔波,便不走了!”高朱元似是非常豁達道。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高朱元望向殿外的遠方,他的雙眼似乎還能看到這東夷的錦繡河山。

老相高朱元這幾十年來的心血都傾注在東夷上麵,在他為相的這麼多年裡,不說讓東夷發展到之前的巔峰,但也是一副蒸蒸日上的情景。隻可惜,限看著他大半個身子已經進了棺材之中了,卻遭遇了這種事情。

“老丞相……”副將又要說些什麼,但高朱元卻是揮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正如同高朱元所說的那樣,他的年紀太大了,已經受不了這種奔波了。彆看耶律苦境與高朱元這兩個人年紀相差不了幾歲,而耶律苦境卻還能在這個年紀繼續大戰一場,但高朱元可冇有那個本事。

耶律苦境到底也是天人後期的高手,但高朱元卻隻是一個普通人。

高朱元如果真要是要走,這顛簸上一路的話,不說能不能在敵軍的追擊之中逃下來,他本人就得死在這半路上!

因此,高朱元乾脆也就不走了!

更何況,一國都城卻被人家撬開了大門,被人家的鐵蹄蹂躪,總得有人為這國都而殉葬的。

敵人的鐵蹄可以踏破他們的國度,但卻無法踏破他們東夷人心中的堅持。敵軍可以攻破他們的一座城池,但卻無法摧毀他們的內心。

而且,高朱元為官幾十年,這一生之中,什麼榮辱都經曆過了。與其日後倒於病榻之上,如今的選擇倒也不錯。

“轟隆………”一道劇烈的轟鳴聲響起,高朱元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神色之中一絲絲痛苦閃過。

他知道,伴隨著剛纔的那一道聲響,敵軍不僅僅隻是攻進了國度,甚至可有可能攻進了王宮。

也確實,負責防守皇宮的七千金武衛,之前就已經向城內各處調動了五千。僅僅隻是剩下兩千,還需要再分出一部分保護耶律德思離開,再加上前往各殿前來彙聚各位妃嬪、王子、公主們的士兵,剩下的真正用於防守是王宮的士兵已經不多了。

堂堂東夷王宮,如此龐大,守衛的士兵如果數量不足的話,又怎麼可能做到麵麵俱到?因此,不多時就已經被王羽率軍攻了進來。

“老丞相,末將這便護送丞相離開!”那副將很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直接忽略了高朱元拒絕離開的想法,甚至想要直接強行揹著他離開。

高朱元在東夷之中的威望頗重,足以稱得上是東夷的定海神針,有多少人當年就是聽著高朱元的傳說長大的。因此。這副將實在是不願意讓高朱元置身於如此險地,甚至可以說是絕地。

高朱元在東夷之中的威望如此之深,卻又能處理好與國君之間的君臣關係,也不得不說是他的另一個厲害之處了。

“休要如此!”高朱元怒聲喝道,“還不快快護送諸位王子、公主離開!”

東夷國都如此之大,各處的抵抗層出不窮,敵軍這個時候大部分兵力絕對都還在城內各處大戰之中,剩下的用於進攻王宮的數量並不見得有多少。而且,敵軍也頂多隻是針對王宮一個方向進行突破,而不可能包圍整個王宮。

因此,這名金武衛的副將還能抓住最後的機會護送一部分人離開。當然,也隻能是能互送多少人離開就帶多少人離開了,恐怕這王宮之中的大部分人就要淪入敵手了。

“還不快去!”高朱元恨鐵不成鋼道。

敵軍已經攻入王宮,這個時候所剩的時間已然不多,又怎麼可以這樣無謂地浪費在此處!

“老……老丞相保重!”副將將臉扭到一旁,不敢再看著高朱元,語氣之中,甚至帶了一絲顫音。

他若是走了,今日這一彆,恐怕就不會再有相見的時候了!

望著副將遠去的背影,高朱元長歎一口氣,整了整自己的服飾,遂正坐大殿中央,等待著那群敵人的到來。

一同留下的剩下的幾名東夷臣子,雖然眼色之中隱隱有掙紮閃過,但更多的卻依舊還是堅定的表情。幾人之間也不多說什麼,一個個沉默的坐在高朱元的正後方,慢慢地等待著結局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