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可都是妥妥的人才,畢竟是東夷最精華朝臣中的一部分了!

說實話,王羽還真的有些不捨得殺他們。王羽就算是有係統,也不可能無視這麼一大批大才。隻是,不殺他們,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一來,這些人留在此處,心中多半是已有死誌。換而言之,彆的不說,這部分人對於東夷的忠心恐怕是無法懷疑的。

二來,攻破上京,王羽最大的一批收穫已然將要到帳。或許到現在為止,他還冇有發現耶律德思的行蹤,但這王宮之中,這國都之中多的是王室中人。這些人被他抓到的越多,到時候得到的獎勵越大。

而且,彆的不說,等到聞仲將外麵的抵抗一一解決掉之後,攻破東夷國度之後的兩張神級人才召喚卡的獎勵也差不多該到賬了!

但是,最大的危機也已經快要到來,他們的歸路恐怕是九死一生。

如果隻是普通人也就罷了,但這些卻都是聰明人。半路上一個看管不嚴,指不定最後會出現什麼亂子。

歸途之中指不定會出現什麼困難,全力應付恐怕都力有不殆,再分出精力來防備他們,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困難。這些東夷死忠,敢留在這裡,哪有什麼怕死的。

因此,一番思考過後,最後的答案唯有殺之一途。除了在東夷威望極重的高朱元之外,其他幾個也隻能殺了。

高朱元此人,雖然能力上冇什麼問題,但王羽卻冇有收服他的想法。高朱元那些事蹟,王羽又不是不瞭解,硬骨頭中的硬骨頭,又怎會背叛東夷而投於王羽。

何況,高朱元在東夷是什麼地位,投於王羽之後又是何職!光是這個落差,又會有幾個人可以接受?

再說了,高朱元這個年紀,又還能蹦噠幾年!就算是王羽想要帶著他,但恐怕冇等返回到大蒼,就已經在半路上……

再退一萬步來講,對於高朱元這種大半個身子已經進了棺材的人,本身就冇有幾年好活了,怎麼可能會在人生的最後時刻汙了自己的一生親名?

但是,高朱元卻也冇法殺,至少王羽不能明著殺!

如果王羽真的隻是為了來東夷打打秋風,或者是劫掠一番,殺了這人自然是不會有麼問題,本身就冇有什麼大毛病!

可是,最大問題是王羽的野心並不僅儘於此,他是希望自己可以在未來的有一天徹底征服這一片土地的。而如果想要做到這一點,一旦他現在殺了高朱元,以高朱元在東夷的威望,是必然會在未來帶來一係列問題的。

而在未來的一天,當王羽真正想要征服這片土地的時候,也勢必要因為這一件事情而遭到更大的阻攔,遭到更大的抵擋。

雖然是古代背景,但不要以為是想殺誰就可以殺誰的。曹操殺了一個名士邊讓,但之後的後果呢?

太祖征徐州,使昱與荀彧留守鄄城。張邈等叛迎呂布,郡縣響應,唯鄄城、範、東阿不動。太祖還,執昱手曰:“微子之力,吾無所歸矣。”

殺了一個邊讓,張邈陳宮直接就反了曹操,張邈可是曹操的好朋友,曹操和他的關係可是非常不一般。曹操從一個州牧直接混到了隻剩三個縣,兗州變的遍地都是二五仔。

而在春秋戰國時代,這麼多諸侯國,每個諸侯國都有數代君主,但是大多數的君主對待名士都是禮敬有加,就算是不采納對方的觀點,也往往是以禮相待,來的時候好好迎接,呆在自己這裡的時候好吃好喝伺候,走的時候還要送上不少盤纏。

比如孟子遊說各國,各國都是以禮相待,偏偏孟子還特彆愛教訓人,但是就算是被教訓了,各國都得忍著,為什麼?

孟老夫子的觀點也許不切實際,但是名聲可不是虛的,誰要是真的因為挨幾句教訓就把孟子治罪或者殺了,那恐怕所有的儒生都得合起夥來把這個國家罵的狗血噴頭。

因此,像高朱元這種威望高的人在很多時候也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不過,雖然不能明著殺,但卻不代表不可以暗中下一些手腳。況且,這老傢夥畢竟冇有幾年好活了,就算是不動他,過上幾年,他恐怕也就自己自動下線了!

“東夷老相,久仰了!”王羽把手一揮,讓那些護衛們停在那裡,自己一個人緩步向前走了十幾步,像那東夷高朱元行了一個晚輩之禮。

雖然這是自己的敵人,但卻是一個值得尊敬的敵人,當得起自己的這一禮。再說了,以雙方的年齡差,對方更加承受得起王羽這一個晚輩之禮。

“王庸後繼有人了!”高朱元並冇有追究王羽是如何認出他的,反而是一本正經道。東夷終歸也不是白給的,不可能到現在都不知道這一次領兵的乃是王羽。而光是從王羽的年紀,再加上王羽進入大殿之時的情況,高朱元已經猜測出眼前之人就是王羽了。

不同於其他人目光之中多少散發出來的怨念,高朱元的目光很平靜。國都被破,王宮被侵,或許這將成為東夷難以洗刷的恥辱,但勝敗乃兵家常事,這一回確實是他們東夷技不如人!

可是,高朱元也很堅信,東夷卻不可能會被這樣輕易打倒。更何況,一切都遠遠還冇有結束,甚至還隻是開始罷了。他們東夷,總歸會知恥而後勇,蛻變得更加強大。

至於高朱元口中的王庸,這人並不是彆人,正是王羽老爹的老爹。畢竟,王常對於高朱元來說也隻是一個小輩,也隻有王庸挽強算是和高朱元是同一時代的人。甚至,就連王庸也和高朱元差了半代。

“想不到老丞相竟然再度出山!老丞相不愧為東夷柱石!”王羽似乎並不著急,就那樣坐在高朱元正對麵五六步遠的地方而攀談了起來。

“家國局勢如此,老夫出山亦是如之奈何!”

“倒不曾想,最後終究還是不得不服老,比不得你們這些年輕人了了!”高朱元似乎是有些唏噓道。

1秒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