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驚天的驚天八式,威力駭人,每一式都將力量彙聚於一槍之中,然後瞬間爆發開來,是一種以點破麵的攻擊方式,就算是令東來在罡氣護罩的情況下,也不敢一直硬接。

這驚天八式,放在其他人的手中或許也是一門頂級槍法,但其威力絕對比不上狄驚天使用之時產生的威力。畢竟,這門槍法本來就是最契合狄驚天的一門槍法。

驚天八式,這是狄驚天在進階天人之後,梳理自身所學並結合自身的情況,這才創出的一門槍法。正因為是自己所創出的,也因此才和自身最為契合,才最能發揮出這門槍法的真正威力。

事實上,以狄驚天的才情,此生未必冇有更進一步的希望。隻可惜,他終究是冇有那一天了。

狄驚雲槍出如龍,每一槍上都附帶著懾人的寒芒,蘊藏著致命的殺機。

當然,槍勢雖猛,但再猛烈的攻擊,如果攻擊不到敵人的話,那也冇有絲毫的用處。而恰好,身法就是令東來的特長之一。

而另一個耶律苦境就比較陰暗了,他正麵的攻擊力雖然比起同級彆的天人後期要弱上一點,但其內力卻陰寒無比,一旦被打中的話,不亞於直接給敵人套了一堆負麵buff!

隻不過,刑天攻守兼備,耶律苦境拿他根本就冇有絲毫的辦法。那麵盾牌在血煞之力的包裹之下,將他的內力隔絕在外,他實在是難以對刑天造成什麼負麵影響。

耶律苦境一掌拍去,但刑天鐵臂一轉,這一掌就已經拍在一麵黝黑的盾牌之上。刑天虎步一個前衝,便將耶律苦境頂飛了出去。在半空之中,耶律苦境幾個空躍,這纔將攻來的力道一一卸掉。

隻是,他一個空後翻纔剛剛落地,一道驚天斧芒就已經迎麵而來,將耶律苦境逼迫得好不狼狽!

“叮,薛仁貴天箭技能發動,武力 5,基礎武力103,銀龍戟、震天弓 1,賽風駒 1,武王 3,白虎 5,八大夥頭軍 2,當前武力上升至120。”

就在自己人相互大戰的時候,薛仁貴也已經殺到了這附近。隻不過,他倒也清楚,場上的幾個人都不是他可以對付的,他如果貿然衝上去的話,不一定可以產生有效的幫助。

不過,他如果積極發揮自己的特長的話,才更有可能產生實際性的有效作用。

因此,薛仁貴選擇了棄戟換弓,以弓箭之道展開突襲。

“著……”

薛仁貴低喝一聲鬆開弓弦,隨後不做任何停歇,又取出兩支箭矢,一氣嗬成地再次放箭。

“叮……叮……叮……”清脆的撞擊聲接連響起。

天人級彆的高手感知力是何等的敏銳,當薛仁貴鬆開手中的弓弦那一刻,耶律苦境就已經有所察覺。

一瞬間的時間,罡氣護罩就已經護住全身。三支鐵箭,前兩支鐵箭在擊中罩氣護罩後不久,就彷彿已經燃儘了自己所有的動力一樣,與半空之中轟然掉落。

隻有最後一支,哢嚓哢嚓的摩擦聲音響起,絲絲縷縷的鐵屑向四周溢散。罩氣護罡就如同一座金剛一樣牢不可破,可那隻鐵箭同樣是頑強不去地想要鑽研下去。

不過,尚未等到這兩者之間分出一個結果,一道斧芒就已經再次轟擊而下,將耶律苦境整個人都給劈飛了出去,或許當時如果有人離得夠近的話,就會發現當斧芒落到罡氣護罩的那一刻,大片大片的裂痕隨之出現,隻不過很快就又被修補了起來。

“老殿下!現在怎麼為!”狄驚天退到了耶律苦境的旁邊,掌中一杆長槍警惕的對向刑天與令東來的同時,更是麵色難看地向著耶律苦境問道。

“暫且退避!衝出去!”耶律苦境同樣麵色難看,但卻毫不猶豫地說道。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他們繼續在這裡死戰下去的話,那最後真的是死路一條了!當此之時,全力突圍的話,或許還可以贏得一條生路。

說話的同時,耶律苦境不著痕跡地轉換了一下身位,轉移到了狄驚天的另一旁。這個小小的細節,狄驚天並冇有注意到,而他也必將要為此而付出代價。

“走!”怒喝一聲,耶律苦境與狄驚天二人向著令東來和刑天的反方向竄去。

“哪裡走!”刑天怒喝,雖是一人,但奔跑起來的氣勢就像千軍萬馬踏過一樣。

令東來同樣在一瞬間全力爆發了速度,身體如同一道幻影一樣向著前方衝了出去。

“叮,薛仁貴天箭……”

“釘!”一道流光劃過,狄驚天同樣在那一刻下意識地將罡氣護罩護遍全身,但縱然是如此,依舊被箭矢上攜帶的巨大力量給遲滯了那麼一瞬間。

而僅僅就是他們一瞬間,令東來鬼魅的身影已經攔了上去。

至於耶律苦境,這個時候根本就不做絲毫的停留,甚至速度還加快了三分,片刻的時間就已經消失在了一處街道的末端。

剛剛薛仁貴的那三箭是射向耶律苦境的,因此,耶律苦境可以大概判斷出隱藏在暗中的薛仁貴所處的方向。可狄驚天不同,他雖然知道暗處還隱藏一人,但卻並不知道對方究竟在何處。和令東來這樣的高手大戰,他很難再分太多心神,能留心一下週邊情況就不錯了。

耶律苦境雖然判斷出薛仁貴威脅不到他們的性命,可卻足夠在他們逃跑的時候阻攔讓他們一瞬。因此,就在剛剛,耶律苦境不著痕跡地轉換了一下身位,將風險全部轉移到了狄驚天的身上。

死道友不死貧道,至於狄驚天如果被阻攔一瞬間之後,他的命運究竟會如何,那就不是耶律苦境需要去考慮的了。再怎麼說,耶律苦境也得先確保自己的安全再說!

令東來冇有再去追耶律苦境,而是一前一後將狄驚天攔在了中間。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在這種時候,做到有足夠的把握留下一個人纔是最合適的。如果貪多的話,甚至有可能這兩個人一個都留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