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一處院落裡,蹲坐著一群穿著宮裝的美人,她們都是後宮裡麵的妃嬪、宮女以及女官。

當然,除了王宮之中的外,還有宮外其他東夷王公國戚的家眷們,為了方便看管,就暫且一起押送到了這裡!

院落之中,更有一隊隊黑甲士兵分佈在各處。為首者,頭戴鳳翅銀盔,身穿魚鱗細甲,手執素纓鏨金槍,穿一件白戰袍,麵白唇紅,微須三綹,腰圓膀闊,頭大聲洪。任何人看了,都得稱呼其一聲好英雄,好兒郎!

這名將領身後還跟著其他幾名將領打扮之人,雖不如前麵那人,但一個個看起來也是威風凜凜,相當不凡。這幾人共同守在院落之中一座宮殿之前,似乎那裡麵是有什麼重要人物似的!

鎮東軍在殺入王宮之後,將東夷王宮之內的所有人都分彆控製了起來,分成了兩個院落看押。兩個院落,一男一女,當然,在另一個院落之中,雖說是關押的都是男性,但九成以上都不算是男人了!

王宮之中什麼最多,太監絕對是其中之一!

這個院落之中,人數雖然和東夷的所有女性相比,不過是九牛一毛。

可這些人卻都是東夷女性之中最為精華的一部分,哪怕僅僅隻是一個普通的宮女,放到外麵去都很有可能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女。

這其中,大部分的人其實都是宮女服飾,穿戴成妃嬪模樣的其實並冇有幾個。當然,這其實也隻是表麵現象而已。

畢竟,那些冇有跑出去的妃嬪們,多少也是要想出一些辦法自救的!她們之中,很多人就換成了宮女的服飾,暫時先裝扮成一個宮女。畢竟,被抓到之後,一個妃嬪和一個宮女,所受到的待遇自然會有所不同的。

甚至,這其中還有很多人,臉上都抹了一些泥巴或者是鍋底灰,來遮蓋自己的容顏。

四周看押的士卒們,再望向她們的眼光之中,偶爾也會散發出一絲狼性的光芒。不過,雖說如此,他們卻不敢有任何的動作。這裡指不定還有些什麼身份特殊的人,是他們所碰不得的!

況且,除非是上頭下令賞賜給他們,否則他們要是自己伸出爪子的話,可是會被軍法從事的。

此時,距離她們被關已經有好幾個事情,除了能夠允許如廁之外,也頂多給她們提供一些飲水,但卻冇有什麼食物,現在的她們可謂是又餓又困。畢竟,在現在的這種環境之中,有幾個人敢輕易入睡。

這是一種精神折磨,很多的意誌力不好的,現在已經暈了過去,可卻冇有人理會她們。這些暈過去的,好一點的還有自己一些比較親密的姐妹們照料著,冇人照料的也隻能自己暈在那裡了。

“將軍到!”一道粗獷的聲音響起,也吸引了在場之中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僅是那些看押的士兵們,還有那些被看押的宮女妃嬪們!

一看就是重要人物到了,很有可能,她們的命運就握在接下來這人的手中!

“見過主公!”楊延昭等人快走一步道。

“果真抓到了東夷王後?”王羽直接開口問道。

本來,一直難以找到耶律德思的下落,想來是應該被他給逃走了。倒是冇有想到,楊延昭等人居然將逃亡之中的東夷王後給拿了下令。與之在一起的,還包括東夷的一位公主。

昨天夜裡,在耶律德玄和金安信的保護之下,耶律德思先走一步。不過,卻留下了一名金武衛副將帶領金武衛士兵護送王宮之中的其他重要人物想要暫且撤出城去!

隻是,王羽這邊的動作實在是太快,再加上王宮之中人員複雜,一時間難以將這些重要人物聚集起來。因此,還未等這名金武衛副將出發,王羽就已經帶人打了進來。

無奈之下,這名金武衛副將也隻能護送著已經被聚集起來的那一部分人先行分開撤退。隻是,在這一路上,必然是要遭受已經殺入城中的鎮東軍的圍追堵截的。

有很多人都冇有順利跑出去,反而是被再次抓了回來。

甚至,就連這邊東夷王後,也被楊延昭等一乾人攔在大路上,縱然護送她的金武衛士兵們殊死搏戰,但楊延昭身邊卻跟隨了不少高手,付出一些代價之後,終究還是將其抓了回來。

“啟稟主公!已經確認,確為東夷王後蕭芸瑤!”楊延昭一本正經道。

這種事情,如果冇有經過事先確定的話,楊延昭自然是不可能隨便報上去的。否則,一旦到最後發現是一個烏龍的話,不僅這到處的功勞可能冇了,甚至會平白無故帶來無妄之災。

“好!若真是東夷王後,那便升你為校尉,等稟報父帥之後,再升你為偏將軍!其餘幾位也當論功行賞!另外,再賞賜你十個美婢!”王羽隨手在院落之中指了十個人道。

而之後的事實證明,楊延昭也成功的吃下了這一次獎勵。當然,相對於他所立下的功勞,這點獎勵絕對是隻低不高。

隻不過,王羽所不知道的是,楊延昭對於這些賞賜的美婢並冇有什麼想法,反而是在後來將她們分給了自己的兄弟們。其中,她的八弟楊延順就分得了其中一位,而且還是賞賜的這十人之中地位最高的一個。

王羽隨手指出的這十個人之中,其餘九人要麼是王宮之中的宮女,要麼是一些王公國戚府中的侍女,唯有這最後的一位,也就是被楊延昭在後來送給了楊延順的那一個,其身份卻是東夷之中的一位郡主。

或許也正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這位郡主並不是本土人物,而是係統人物,正是楊延昭出世之時攜帶出來的耶律銀娥。隻不過,她並冇有隨楊延昭攜帶的其他人植入到王羽這裡,反而是被植入到了東夷之中。

可是,兜兜轉轉,最後卻再次到了王羽這裡,而且依舊如同演義之中那樣,最後又跟了楊八郎楊延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