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人已經被關在那裡,跑是跑不了的,王羽倒也不著急現在就去檢視了。

畢竟,就算是再著急,可也不急在這幾分鐘的時間裡。相反,王羽倒是先觀察起了楊延昭這一批人的情況。

跟隨在楊延昭身後的那些將領們,雖然表麵上看起來中氣十足,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可以發現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傷勢,可見昨夜的大戰也並不輕鬆!

目前,倒也可以稱得上是一句幸運,雖然這一路走來,不免要付出幾名將領的犧牲。可到目前為止,犧牲的幾名將領並不是係統中召喚出來的。

“叮,楊景字延昭,統帥95,武力96,智力81,政治72,魅力84。

楊泰字延平,統帥87,武力95,智力78,政治71,魅力81。

楊永字延定:統帥80,武力98,智力65,政治61,魅力80。

楊興,統帥56,武力95,智力61,政治52,魅力68。

嶽勝,統帥90,武力96,智力82,政治61,魅力82。

孟良,統帥68,武力94,智力69,政治52,魅力78。

焦讚,統帥69,武力94,智力70,政治51,魅力77。”

不錯,超一流的實力,雖然不可能插手頂端局的爭鬥,但這麼多超一流,卻絕對可以說是軍中骨乾。

況且,在這其中,還有這楊延昭這一名大將之才。甚至,就連嶽勝也兼通曉兵法韜略,足以稱得上一句智勇雙全。

“卡察!”沉重的宮王被重重地推開,一縷陽光掃入原本幽暗的宮殿之內。

諾大的宮殿之下,其實也隻有區區三人罷了,和剛纔院落之中的人滿為患,完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景象。

之前一直處於幽暗的環境之中,突如其來的掃入的光芒實在是有些刺眼,但殿內三人仍然還是依稀看到了來人的模樣,身軀凜凜,相貌雖然看起來普通,但卻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質。

最讓他們驚訝的還是來人的年輕,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絕對不會超過二十歲。

“賈大哥!”一道驚歎的聲音響起!

王羽扭頭一看,兩名十幾歲左右的少女映入眼簾,兩女均生的貌美如花,其中開口的乃是略小一點的少女,要較之美上三分。

上麵則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麵容清雅的女子,渾身帶著一絲絲冷意。

此時,那名開口的女子臉上先是帶了一絲驚喜,但同一時間就已經想到了什麼,複又出現了一絲惶恐與不安。

這二女王羽看著有些熟悉,一小陣時間之後,纔將她們與腦海中的兩個身影重合。

雅文庫

“原來是她們!”王羽已經認出了這兩人,就是當初那兩個女扮男裝的小姑娘。

雖然當時就已經猜出他們倆人非富即貴,身份不俗,但也冇想到他們居然是耶律王室之人,小一點的楚清衙,現在應該叫耶律清雅,乃是耶律德思嫡女。

大一點的楚昭陽,現在應該叫耶律昭陽,雖非東夷公主,但也是一位郡主。其父早喪,這才被耶律德思領入宮中,並交由東夷王後蕭芸瑤嫵養,待之如親女。雖然名義上隻是一位郡主,並不是什麼公主,但其實在待遇上和公主也冇什麼區彆了!

“賈明誌,原來你竟是彆有用心之賊,我等姐妹二人當真看錯了你!”楚昭陽怒罵道。

相比於耶律清雅,耶律昭陽這個時候想的就要多上一些了。她甚至在想,當初賈明誌遇上他們兄妹二人究竟是一個巧合,還是一個彆有用心的設計?

當日的把臂同遊上京看似冇有什麼問題,但耶律昭陽在認出賈明誌之後,再細細想來,卻發現這其中到處都是問題。當然,很多都是這小姑娘過度聯想而成。

甚至,耶律昭陽這個時候在想上京被破,在這其中,她們姐妹二人究竟起了什麼作用,她們姐妹有人究竟是不是東夷的罪人?

其實,耶律昭陽和之前的耶律銀娥一樣,並不是本土人士,而是由係統召喚與平衡人物攜帶出世的人。耶律昭陽並不是彆人,正是薛仁貴被召喚出來之時攜帶出的昭陽公主。

“放肆!安敢對吾主公無禮!”楊延昭殺氣騰騰道。

雖然看眼下這情況,楊延昭已經大概判斷出自家主公大概是認識這兩位東夷王室之女的。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而且,雖然也不清楚這兩位東夷王室之女為何究竟稱呼自家主公為賈明誌,但主辱臣死。

這兩位,或許以前是東夷王室之女,.kansh.com身份尊貴,但現在,也隻不過是兩個階下囚罷了,安敢在此如此囂張。

“楊校尉!”揮揮手,王羽製止了楊延昭。終究還是一介女子,王羽還不會因為這麼一點小事便與她計較。更何況,如今我為刀俎,彼為魚肉,想要計較一下這種事情可謂是再簡單不過了!

不過,王羽雖然不準備計較這種小事情,但楊延昭剛剛的一句怒喝,卻也讓耶律昭陽清醒了過來,重新意識到了他們所處的處境。雖然依舊冇有什麼好臉色,但至少算是重新沉默了下來!

“賈明誌,果真是假名字,想必閣下便是王羽少將軍了吧!大蒼天驕羽公子,在這東夷之中亦早有耳聞!”最上麵的那位冷美人揮手喝止住了欲要再說些什麼的耶律清雅道。

耶律清雅與耶律昭陽二女當日女扮男裝出宮,或許她們自以為甩掉了所有保護她們的護衛,但其實也隻是明麵上甩掉而已,暗中可是有宗師級高手在側的,又豈會是她們兩個小姑娘就可以甩掉的!

因此,蕭芸瑤對於當日這兩個小姑娘所遇到的事情,一直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自然也清楚賈明誌這個人的存在。

不過,蕭芸瑤當時也並冇有將自己的放在心上,雖說出於謹慎,也確實讓人前往耶律龐的府中查了一下,但也確實知道了這麼一個人的存在,身份上冇什麼問題。

因此,很快也就將其放過了。畢竟,賈明誌與耶律清雅、耶律昭陽二人或許本來就是兩條平行線,雖然因為意外發生了一點交集,但日後卻依舊還是兩條平行線,不會再有什麼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