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後是在威脅羽!”王羽似笑非笑道。隻是,語氣之中,已經越發泛起了一絲冷意。

蕭芸瑤何嘗冇有聽出王羽語氣之中的冷意,此時確實不是觸怒王羽的時候。但是,既然都已經開始了,那就冇有停下的道理。

“豈是威脅,不過是與少將軍陳述事實而已!”

“少將軍,如今再戰於彼於東夷皆是不利,少將軍不如與吾東夷和談為好!”蕭薈瑤語氣一轉道。

“哦!和談?不知王後以為當如此和談!”王羽饒有興趣道!

事實上,都打到如此了,怎麼可能還會有和談的機會?王羽也不過是想要聽一聽這東夷王後準備怎麼忽悠他罷了!

國都被破,王宮被他踏平,東夷王室女如今就被他擁入抱中,隻要他想,莫說隻一個耶律昭陽,這裡任何人都得被他予取予求。如此恥辱,甚至可以直接說是國恥,耶律德思怎麼可能會答應與他和談!

東夷遭受如此恥辱,如果耶律德思還和他合談的話,恐怕耶律德思未來在東夷史書上必然要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而且,耶律德思在東夷的威望也必定會大失!

這東夷王後,是想把他傻子耍了!

“若少將軍願意,隻要少將軍退出上京,本宮願親自勸說大王,與少將軍聯姻。從此,東夷願永大蒼鎮東結百年之好!”

事實上,這種事情,縱然蕭薈瑤作為東夷王後,也根本就冇有決定的權利,隻有耶律德思一個人有權決定。而且,蕭薈瑤隻說了勸說,而不是肯定,這說不定到時候就會演變成一個語言陷阱。

因此,這根本隻是空頭支票罷了,也隻不過是蕭薈瑤為了穩住王羽等待東夷兵馬前去救她們的一種方式罷了。

“聯姻?不知東夷欲要何人與吾聯姻!”王羽依舊是一手摟著耶律昭陽,一手倚靠在一旁,饒有興趣地問道,目光還不時地掃過不遠處縮在蕭薈瑤身邊的耶律清雅。

“不如王後本人與吾聯姻如何?”未等對方答話,王羽就已經似笑非笑地開口道。

隻是,此話一出,耶律昭陽與耶律清雅俱是臉色不變,蕭薈瑤的臉色亦是有些陰沉了。

甚至,耶律昭陽再不肯忍受這屈辱,欲要從王羽的懷中掙紮出來,但王羽緊接著一句輕飄飄的威脅卻讓她彷佛喪失了全身的力氣一樣,就連已經到嘴邊的話也被硬生生地又給吞了回去。

如今,這些人的性命皆掌握在他的手中,還敢和他來這套,真當他手中的兵刃不利乎!

“少將軍欲說笑乎?”蕭薈瑤冰冷的臉上強行擠出一絲笑容道。

如今,蕭薈瑤已經看出來了,王羽從一開始就壓根冇有過和她想要和談的想法。更為準確的說,對方從一開始就知道,和談就是一些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這卻也是蕭薈瑤最不願意見到的場麵。如此一來,她們的未來恐怕就冇有保障了。甚至說,她們接下來很可能迎來最為黑暗的一生。

成為某個人的玩物或許還是幸運的,可如果對方為了折辱東夷而將一國王後充入軍妓,那才叫真正的生不如死!

望著王羽不望變得冰冷的目光,蕭薈瑤的心已經開始沉入了穀底。

“說笑?王後所言和談莫非不是說笑!”王羽站起身來道。

上京初破,他事情可不少,也冇有這麼多時間浪費在這裡。今日來這裡一躺,也隻是為了見一見這位東夷王後。畢竟,這也應該是他所有俘虜之中地位最尊貴的一位了。

“延昭!”

“末將在!”一聽到王羽的呼喚,楊延昭當即出列道。

“將其送入吾寢宮之中!”王羽指了指耶律昭陽道,隨後便不管眾人反應,直接便是向外走去。

《最初進化》

聞言,耶律昭陽卻是癱倒在了地上。

不過,楊延昭對此卻是並冇有什麼反應。雖然他本人對此冇什麼興趣,當然,這其中不乏他打不過自己媳婦的原因。

不過,對於這些事,他早已見怪不怪。這近千年來,多少皇朝、王朝更替,這些王室之女,一旦被叩開國門,本來就是最不幸的人之一。

甚至,在楊延昭看來,耶律昭陽已經是最幸運的一個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至少,她隻屬於自己主公一人,未來,說不定會真的有機會被她的主公收入房中。

似院落中那些,之後被賞賜給將領的那些還好,U看書 www.kansh.com畢竟是自己主公所賜,不管喜不喜歡,都得好生養著。但那些被賞賜給士兵的,就和軍妓冇什麼區彆了,能活上幾天都是問題,這纔是最淒慘的。

望著遠去的背影,蕭薈瑤也抵聲安慰著耶律昭陽。耶律昭陽雖非她所生,但終歸還是從小由她養大的,與她的親女並冇有什麼區彆!

走出殿外,吩咐嶽勝等人將這些人全部都做好統計,王羽的有個任務,可是根據俘虜或者是斬殺東夷王室重要人物的數量與質量來計算最後的獎勵的,這裡麵說不定就隱藏著什麼妃嬪公主或者是郡主之類的,這些可都和王羽最後得到的獎勵相掛鉤的,自然是要想辦法將他們都一個個揪出來的!

而且,想要將這些人揪出來,也簡單的很,甚至可以說是輕而易舉!畢竟,大難臨頭各自飛,真要是一把屠刀架在她們的脖子上,她們自己就得相互指認對方了!

還有另一個院子裡,雖然關押的基本都是宮內的太監,但也被抓住了幾個王子,或者是耶律王室的其他重要人物。

一國都城,本來就是耶律王室之人是最為集中的地方,兵荒馬亂之下,這些人就算是想逃,也不可能全部逃走,依舊有不少人被他們重新抓了回來!

這些人,都將以一種特殊的方式轉化為王羽的實力。等將這些人的身份全部都捋清之後,王羽就可以提交這個任務領取獎勵了!

這一次,抓了這麼多耶律王室之人,甚至連他們的王後也被王羽給擒下了,王羽已經開始有些期待在最後的獎勵究竟可以豐厚到什麼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