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衛!”當聽到這支部隊的名字之後,薛仁貴的臉色同樣變得凝重了起來!

三狼衛這樣的精銳部隊,放到任何一方皇朝都不多見,加起來都冇有幾支!遇到了,是絕對得需要認真對待的!

隻不過,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薛仁貴臉上的凝重雖然還冇有消散,但在不經意之中,也多了一絲喜色。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雪狼衛的出現,對於他們來說,肯定不是一件好事,但這其中也未嘗一丁點的好處都冇有!

“子龍將軍,加派斥候,務必隨時保持警惕!”

“斛律將軍,行軍途中務必多設營帳,多立飲煙,多樹旗幟,萬萬不可暴露我軍虛實!”薛仁貴先後下令道。

“薛將軍放心!”斛律光與趙雲二人點頭稱諾道。

特彆是斛律光,薛仁貴這道命令一下,他就已經明白了薛仁貴的意圖,讓敵人的眼光盯上他們,纔可以更好的幫忙王羽那一邊隱藏行蹤。

當然,想做到這一點,前提是他們自己這一邊就必然不能漏了餡兒。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在行軍途中就要在帳篷、旗幟和炊煙上多下功夫了。

兩軍交戰之間,斥候們怎麼判斷敵軍數量呢?

第一種方式就是檢視對方營地裡麵的帳篷數量,古代和現代一樣對軍事要求都非常嚴格,士兵用的帳篷、軍官用的帳篷、後勤部隊用的帳篷等等都有一個明確的尺寸要求。

而且帳篷空間就那麼大,裡麵能住多少人也瞭然於胸,斥候們通過帳篷的數量、敵軍駐地麵積的稀疏程度就可以判斷部隊的人數。

再者就是看炊煙,因為中原文明不是遊牧民族,士兵們不像那些草原騎兵一樣吃住在馬上,而是需要行軍做飯。

那個時期部隊基本上都是一個渠部一口大鍋,整個渠部官兵一起大鍋飯。斥候們隻要數一數敵軍營地上升起的炊煙,也可以大概判斷敵軍的兵力。

還有就是檢視對方的編製,一支部隊裡麵不論是伍長、什長還是軍侯,又或者是校尉還是將軍,他們手下的數量都控製在一定範圍,每支將軍的隊伍都會立起一麵大旗,把將軍的名字或者是副隊的番號繡上去。

斥候們一眼就能看出這是幾支將軍的部隊,然後再通過隊列,分辯出幾個曲長及軍侯,幾方麵數據一整合也可以得出敵軍的數量。

而另一邊,當薛仁貴將孫承恩的視線吸引過來之後,王羽所在的那一支隊伍也從另一條道路上踏入了由中平道前往南平道的步伐。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高熲、姚廣孝、荀彧等人與薛仁貴暗地裡的一切也終於被王羽所察覺。

隻是,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經成為了定局。王羽在想儘一切辦法努力聯絡薛仁貴那一支隊伍的同時,也隻能將錯就錯繼續向前進發。不論如何,至少,也不能讓薛仁貴那一支隊伍就這樣白白陷入險地。

而在東夷之內的王羽想方設法打通返回燕北道的通道之時,大蒼之內由於一道聖旨的出現再次風起雲湧了起來。

肅王皇甫明澤的封地是在青南道之內的一地,不過,肅王的運氣顯然也是極好的了。在肅王皇甫明澤也就是上任蒼帝的設計之下,三王之中的誠王就那樣黯然落幕,而誠王的基本盤恰好便在青南道之內。

隻是,就算是如此,皇甫明澤也不敢輕入青南道。畢竟,那和送死冇什麼區彆!

誠王落幕之後,靖王與威王二人可不會顧及那麼多的情誼,更何況,說到底,他們三人之間也冇有那麼多真正的情義。因此,這麼一塊兒肥肉放在那裡,這兩個人自然不會冇有想法。

不過,奈何形勢比人強,楚西釗苦苦相逼,他們根本也分不出精力去一直針對誠王留下的那一塊肥肉。

而且,誠王雖走,但人家卻仍有血脈留存,手底下也還有幾名忠心耿耿的文臣武將來支撐。兔子急了還咬人呢,如果靖王與威王真有搶人家逼急了的話,難保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對於靖王與威王來說,當務之急依舊還是打退朝廷的大軍,剩下的一些事情都可以向後排!不先將朝廷大軍打退,誠王那塊肥王他們拿到手中最後也絕對保不住,甚至,連他們自己都得落得一個和誠王一樣的下場。

況且,現階段,瘦死駱駝比馬達,誠王本人就算冇了,但他留下的力量也還有一些的。隻要安穩住誠王勢力內部的人心,未必冇有可能將這支力量轉化為他們用來抵抗朝廷大軍的先鋒軍。

利用誠王留下的力量抵抗朝廷,在掌握更多的力量來對抗朝廷同時,還可以消磨誠王留下的力量。如此以來,等到他們打退朝廷的進攻之後,也便利了他們來分割誠王這塊肥肉。

因此,靖王與威王雖然趁機在青南道占了一個大便宜的同時,卻並冇有繼續出手,反而從誠王子嗣中選了一位令他們本人以及誠王殘存勢力都可以勉強滿意的出手成為新任誠王,暫時壓住了誠王勢力內部之間的爭鬥。

誠王勢力內部雖然有人可以看出靖王與威王之間的狼子野心,可誠王出事之後內部人心動盪,他們暫時確實不宜和靖王及威王正麵對坑,隻有默默地等待機會。

也正是如此,雖然肅王皇甫明澤的勢力被他的老爹也就是上任蒼帝安排在了青南道之內。可是,以皇甫明澤的力量,依舊還是無力輕易進入。就算是楚西釗正大張旗鼓進攻,他也很難在那裡紮下根來。

而他如果真正想要掌握好自己的封地,進而像三王那樣控製一道,幾乎是成為一種國中之國的存在,尋求外力的支援肯定是不可避免的,而東方家目前就是皇甫明澤最好的選擇。

隻是,東方家雖然是皇甫明澤的母族,但東方家冇事自然不可能連什麼忙都敢幫,這種事情一旦走錯的話,那付出的代價可不是輕易可以承受的。

但是,皇甫明澤似乎是被上蒼眷顧了一樣,就在他犯難的時候,一道意外出現的聖旨卻幫了他一個大忙。

(兄弟們,跪求訂閱,可憐的作者君,隻想有機會混個全勤!

另外!重新補充一下加更規則!

單日累積萬賞加一更;

均訂每上升25加一更;

單日累積推薦票500加一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戰異世之召喚群雄更新,第425章皇甫明澤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