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麼一瞬間,皇甫明澤似乎真的有了那麼一股上天眷顧的意味,不止是一封可以給他帶來巨大的好處的聖旨到來,而且,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位天人級高手,一位佛門女天人。

說起來,似黃供奉、令東來、王雲天、海公公以及東夷那幾位,一個個似乎都是一副中年老帥哥,甚至是乾脆是鶴髮童顏的形象。

而金靈聖母、慈航這兩位女天人,至少,光從外表上來看,也就是一副二八佳人,最多二十出頭正值妙齡的形象,身上隻是多了那麼一些成熟的風韻。

隻是,表麵上看起來似乎隻是二十歲左右的風姿,可是,能夠入了天人的,從古至今就冇有四十歲以下的。甚至,能夠在五十以前進境到這一級彆的也冇有多少。

天人,這個境界所要求的不僅是修為,更重要的是心境。心境到了,纔可能得到突破這個境界的機會,纔有資格麵對其他那些破入天人境界時存在的麻煩。而冇有足夠的閱曆,又哪裡可以達到一定程度的心境。

有足夠的資源在的話,或許可以幫助你破入先天,甚至是破入宗師。但是,再多的資源,在對待天人這一級彆,也隻是輔助作用,而不可能幫你直接踏入那道門檻。

迴歸正題,慈航化名為佛門觀世音尊者,聲稱乃上任蒼帝之人,故而受蒼帝遺令將此聖旨交由肅王皇甫明澤。而這封聖旨的內容,正是有關傳位於肅王皇甫明澤的。

並且,觀世音尊者為此還編了一個栩栩如生的故事,曾經的太子與楚西釗意圖聯合暗害陛下,陛下發現後欲要傳位於肅王,但太子與楚西釗卻狗急跳牆,並欺瞞了整個天下。

肅王一聽完這故事,真當是聲淚俱下,大罵曾經的太子,也就是現在上位的這位陛下乃無君無父之人……

說起來,金大堅確實有幾分真本事,這手藝絕對冇話說,刻出來的假玉璽雖然表麵上是磕磣了點,但至少那個章子印上去之後,確實達到了以假亂真的程度。趙高觀察了一晚上,愣是冇有找到任何的破綻。

和姚廣孝一樣,趙高也絕對是一個狠人,這種事情是絕對要做到萬分的保密的,不能有一絲一毫的訊息泄露出來。因此,知情人當然是要越少越好。

於是,金大堅終究還是悲劇了。雖然在接下來的風波之中,金大堅是其誘因產生的重要條件之一,但是,卻註定無人知道這一件事情,金大堅也註定看不到由他引發的這一場好戲了。

東西就算做的再真,可對於觀世音的故事,甚至是這一道聖旨,肅王皇甫明澤在心底裡,當然不可能就這麼相信。

除非肅王昏了頭,否則還不至於被矇騙得這麼徹底。現在這種情況,完全不符合上任蒼帝的做事風格。

而且,如果當今陛下真的是因為上任蒼帝想要傳位肅王而聯合楚西釗暗害了上任蒼帝,那當今陛下就算在平亂的同時也會在第一時間除去肅王。

可至少在現在,雖然肅王受到了各方各麵的針對,但至少還冇有到達那種程度。

可是,就算在心底裡再不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但依舊不妨礙他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而且,他也隻會認為這件事情是真的。

隻有這件事情是真的,肅王皇甫明澤纔可能在這一件事情之中得到巨大的好處,甚至讓他看到了重新上位的希望。

這一份聖旨,雖然看起來不會給皇甫明澤任何實質上的力量,不會讓皇甫明澤手底下多一支兵馬,但是,這無形之中可能會造成的影響卻是不小。

至少,有了這一份聖旨打底之後,再加上皇甫明澤暗中的運作,總算是從河東道東方家得到了一定的支援。

此時,畢竟曾經的太子皇甫明昭已經成功登上了大位,皇甫明澤的勝麵確實不高。因此,就算是有這麼一份聖旨,讓皇甫明澤有了一定的可能,但東方家暫時依然還是有限的支援。

當然,如果皇甫明澤冇有拿出這一份聖旨的話,那這份有限的支援,很可能就會變得更加更加有限了!

同時,觀世音的出現也為皇甫明澤無形之中帶來了不小的幫助。一名天人級高手在這種決定皇朝由誰主宰命運的爭端之中雖然不算是什麼,但皇甫明澤也是從側麵向東方家展現他的能力,告訴東方家,更準確的說是誤導東方家,他實際上所擁有的力量也不隻是看上去那麼簡單。

對於觀世音帶來的聖旨真偽與否,雖然看上去找不到任何的破綻,可皇甫明澤還冇有被這個餡餅砸昏了頭腦,在利用好這個餡餅的同時,在心底裡,對於這個餡餅的真假是存在懷疑態度的!

而對於觀世音的存在,皇甫明澤更加就不可能相信她了。但那又如何,對於皇甫明澤來說,不管觀世音或者說是他背後的人究竟有什麼算計,但那都是在以後了。至少在現在,皇甫明澤可以利用觀世音的力量為自己做事。

在自己的力量相對不足的情況下,也不妨好好地利用那些自己可以利用到的力量。

而且,觀世音這段時間有意無意之中透露出她背後存在佛門的影子,也讓皇甫明澤多了許多莫須有的猜測。

對於這一道聖旨的存在,本來皇甫明澤在積攢到足夠的力量之前,是不準備將其捅出去的。在實力不夠的情況之下,這道聖旨一旦被明牌的話可能帶給他的更多的是麻煩。

隻是,就在皇甫明澤準備先去燕南道積蓄力量,以便未來想辦法南下青南道並真正在這裡打下自己的一番天地的時候,這封一直被他藏著掖著的聖旨,其訊息最終還是泄露了出去,便迅速在大蒼之中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而也就是在這麼一個背景之下,在朝廷包括其下的各方力量針對這一個問題開始扯皮的時候,沉寂多時的梁山也終於在這個時候發出了自己的聲音,第一個帶頭起義,公然反對朝廷,並明確了對於肅王正統之位的支援。

皇甫明澤也萬萬冇有想到,又是一個從天而降的餡餅向他迎麵砸來!

(兄弟們,跪求訂閱,可憐的作者君,隻想有機會混個全勤!

另外!重新補充一下加更規則!

單日累積萬賞加一更;

均訂每上升25加一更;

單日累積推薦票500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