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道,梁山。

聚義廳之內,以晁蓋、宋江這兩位元老級的正副頭領,再加上這一年的時間裡新上位的排到了第三把交椅的石之軒,總計三人為首。

下麵,吳用、南玄風、花榮、徐寧、楊誌、索超、張清、朱仝、史進、穆弘、李逵、宋清、唐元龍、唐元虎、唐元鳳、李春秋,顧西風、顧南海、朱長慶、武長空、虛北淼、虛行道、常遇春、藍玉、尚讓、仇瓊英、盧俊義、燕青、朱貴、朱富、施恩、蔡福、蔡慶、焦挺、石勇、孫新、顧大嫂、張青、孫二孃、王定六、鬱保四、白勝、時遷、段景住、鄒淵、鄒潤、杜興、李忠、周通、宋萬、杜遷、穆春、孔明、孔亮、蕭讓、裴宣、樂和、陶宗旺、王英等幾十近百名大大小小的頭領都彙聚於此處。

隻不過,往日裡還是打成一片欲要共同替天行道的兄弟姐妹們這個時候卻是隱隱之間互相分成了好幾部分,甚至,空氣之中還隱隱之間有一股火藥味兒傳出。

“晁蓋哥哥,依小弟來看,投靠肅王實在不妥,與其如此,倒不如投於韓廷。如今,我梁山有馬步水三軍共計三萬,若使人打點一二,未必不可為兄弟們謀一個出路!”花榮第一個開口道。

花榮,這可是宋江一派的先鋒大將,也算得上是有勇有謀的人物,在宋江一派之中絕對是可以排在前列的存在。

相比隻會蠻乾的黑旋風李逵,同樣是宋江鐵桿小弟的花榮,在各種事務的處理上絕對是更為宋江所倚仗的。

至於李逵,也就隻是當一個保鏢的料子而已,宋江根本不敢托付對方什麼大事!真要是將什麼大事托付給李逵,那宋江純粹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給自己找罪受了。

而花榮這一開口,底下一大堆人立馬七嘴八舌地附和了起來。而且,在這聚義堂之內,這部分人幾乎占據了一半兒以上的數量。由此,至少從這表麵上來看,可見宋江在這梁山之中的勢力之大了!

相對於名義上的二把手宋江,反而是作為老大的晁蓋在很多時候並不像是一個老大,更像是一個擺設。

不過,宋江這邊的數量雖然多,但也隻是數量了,在這質量上就參差不齊了。

南玄風、武長空、常遇春、趙德言、虛北淼、虛行道、盧俊義這些上了檔次的,冇有一個是完全站在宋江那一邊的,也就頂多是那麼一兩個態度曖昧罷了。

而偏偏是這一部分人,再加上花榮、徐寧、楊誌、索超、張清、朱仝、史進、穆弘、唐元龍、唐元虎、藍玉、尚讓、顧西風、顧南海等中堅力量,這一小部分人纔是真正有話語權的那一部分。

至於朱貴、朱富、施恩、蔡福、蔡慶、白勝、時遷等貨色,也不過是過來湊數的而已,看起來人多勢眾,其實在這梁山之中,也隻不過是名義上有個頭領的頭銜,而冇有頭領的權力。

也就是宋江來者不拒,什麼渣渣都願意往山上領。否則,這好好的一個聚義堂,怎麼可能現在會變得像一個菜市場一樣。

而且,這些人一個個被宋江領上了梁山,看起來是人多勢眾,壯大了力量,但卻也在內部留下了問題。

似虛北淼、南玄風等人是什麼出身,就算被迫上了這梁山,但也並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和他們稱兄道弟的!如白勝之流,也就是一個村漢罷了,虛北淼等人根本就冇有正眼瞧過他們。

“花榮哥哥此言不妥,宋江哥哥已幾度遣人入京,可這白花花的銀子是浪費了不少,但兄弟們的性命卻也搭在了那裡!”藍玉直接出口反駁道。

而且,藍玉這一開口,就直指宋江的問題,暗示宋江之前的行為害了幾個兄弟的性命,絲毫不給宋江留麵子。

由此,也足以看出,這些人恐怕馬上就要到了撕破臉的地步了,相互之間甚至已經不怎麼給對方留餘地了。

當三王與天師道生亂的時候,宋江與吳用這些人已經敏銳地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而當尤隨風大敗之後,宋江、吳用等招安派更是已經開始行動了起來。

與四皇子那一戰,已經反映了他們梁山人的實力。而且,自從那一戰之後,他們梁山更是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的階段,實力比之從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當時的朝廷絕對正是用人之際,宋江與吳用相信,隻要花些銀子,找一個有足夠地位的人幫他們在朝堂上說道說道,那個時候的朝廷絕對不介意會給他們一個招安的機會,從而妥善利用起他們這一股力量來。

而相當的,在宋江和吳用的計劃之中,梁山也可以就此完成由匪到兵的轉變。

奈何,宋江與吳用的這麼一點小算計根本就瞞不過石之軒的眼睛,宋江前前後後派了好幾撥人,但纔剛剛入了帝都,就已經被關進了大牢之內。這些人可都是悍匪的身份,衙門想要抓他們自然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由此,長空境、劉長樂、安平安三位被宋江派出去的頭領儘皆悲劇了,冇過多長時間就把自己的小命丟在了大牢之內。

而且三條性命在整個帝都之中也不過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罷了。彆說是整個帝都,就算是帝都之內,大大小小的那幾座牢房,每天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命,不過是幾個悍匪罷了,誰有會真的關注他們!

彆看在水滸之中,梁山那些人動不動就攻破府衙,隔段時間就破上一座城,甚至還敢大鬨東京。

可如今放在這大蒼之中,試試梁山的那波人有冇有這個膽子?就算這梁山的三位頭領深陷牢獄之中,甚至冇過多長時間就冇了性命,梁山這撥人也冇那個膽子敢對帝都有什麼想法!

帝都之中不知道隱藏了多少高手,這些人隻要敢去,那絕對是冇命回來!彆說是他們,就算是天人級高手也不敢在帝都中認不清自己。

不說皇室之中的那些老傢夥,供奉堂、六扇門、南北衙等機構,又不是真的解決不了一名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