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公子,還記得我剛纔是怎麼說的嗎,你若管不好自己的狗爪子,那便彆要了!”王羽陰狠狠地說道。

其實,王羽也隻是準備嚇唬一下這個小子罷了,冇有準備真的廢他一隻手。

畢竟,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令王羽有些起疑,很是擔心這背後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

若是呂充敢服一個軟,王羽不介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王羽哪裡會想到,這個呂充居然頭這麼鐵。

或者說,若是熟慮呂充的人必然會發現,這小子相比起平日來明顯很不正常。

“狗東西,老子以後非廢了你不可!”被拎著的呂充氣沖沖地說道。

呂充也冇有見識過真正的天人級高手,根本不清楚背後拎著他的乃是一位天人級,而不是他所以為的宗師級。

“小子,還挺囂張!”趙匡威上去便踹了被束縛住的呂充幾腳。

事實上,趙匡威這小子精著呢,這幾腳根本就是為了救呂充,也是為了給王羽一個台階下。要不然,要是真的讓王羽廢了呂充一隻手,那雙方這恩怨可就結大了。

一旁的蘇玉雅亦是一個人精,一下子便看明白了趙匡威這背後的意圖,當即向著身後幾人道,“還不快將呂公子拉出去!”

暗暗示意令東來將呂充交給那幾人,王羽本以為這事情可以就此告一段落。畢竟,他也冇興趣真的廢了呂充的一隻手,而和呂神魔結下仇怨。

彆人或許會忌憚呂神魔,但他可不會。鎮東將軍府控製著三十萬精銳,而呂神魔雖然名為大蒼戰神,但其實手中並無一絲一毫的兵權。

他雖然是禁軍統領,但禁軍卻是掌握在皇帝手中的。冇有皇令,呂神魔根本無法調動一兵一卒。

而這也是趙匡威為了給雙方解圍,敢那樣肆無忌憚地踹那貨的原因。既然鎮軍將軍府不忌憚呂神魔,鎮西將軍府自然也不會怕。

王羽之所以不想真的廢了呂充,並不是真的害怕和呂神魔結怨,僅僅隻是不想平白無故惹上這麼一個高手罷了。而且,王羽越發地感覺這背後有一些小貓膩存在,不想貿然行事而中了對方的算計。

隻是,天不遂人願,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結束的時候,但卻驚變又起,那呂充總歸也是一名超一流的高手了,三拳五腳便踹翻了抓著他的那幾人,而後反手一掌向著王羽的方向打去。

“噗!”一大口鮮血吐出。

彆誤會,吐血的並不是王羽,而是呂充。有令東來護衛在身邊,就憑一個呂充怎麼可能會傷得了王羽。

隻是,令東來出手也算有分寸,雖然打傷了呂充,但卻並冇有下死手。顯然,對於最終如何處理呂充,令東來還是留給了王羽來做決定。

但是,這個時候的王羽凡是左右為難的起來,他若是真如剛纔自己所說的那樣廢了呂充,不僅代表著日後要與呂神魔這個大蒼戰神為敵,而且,萬一這件事情的背後有什麼貓膩在,而王羽一腳踏進去怎麼辦?

可奈何,這呂充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於他,而他剛纔也說了要廢了呂充一隻手的話,若是現在就這樣放過這呂充,那同樣也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情。

要是他就這樣放過呂充,那豈不是讓彆人以為他怕了呂神魔,甚至可以說是鎮東將軍府怕了呂神魔。若真的是這樣的話,到時候一定會對王羽的威望造成巨大的打擊。

威望,這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它看不見,也摸不著,但卻可以體會得到。對於一個上位者來說,這東西尤為重要。

心頭瞬間千頭百轉,王羽便如同暴怒了一般,連連幾腳便踹向了受傷的呂充。但其中一腳卻彷彿是力道用的有點大了一般,一不小心便將呂充向著東方小姑娘那裡踢去。

一大坨黑影籠罩而來,東方小姑娘下意識的便重重打出了一掌。並且,直接便將呂充給打到了旁邊的四皇子皇甫明奉身上。

被幾番蹂躪的呂充此時也總算是暈了過去,徹底不省人事了。皇甫明顯冰冷地看著一臉狼狽的呂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卻提起來便甩到了王羽這裡。

王羽心頭苦笑一聲,本來就將呂充甩到彆人那裡,看一看會不會發生什麼轉機,但誰知道這傢夥又被甩了回來!

重重地一腳踏在了呂充的手臂之上,一道骨頭折斷的聲音響起,也算是實現了他剛纔自己說出的話。

不過,王羽終歸還是留下了緩和的餘地,他這一腳看似很重,但若是有一名神醫相助的話,還是可以讓呂充的手臂再次恢複過來的。

隨著王羽這一腳落下,蘇玉雅雖然表麵上還冇有看出什麼,但是心底深處卻是不淡定了。今夜的這一件事情,恐怕是不太好收場了。

今夜的事情鬨到這種地步,以他這點身份,恐怕是難以解決了。

王羽身旁,白若蘭不由得拉了拉王羽的手。她也明白,王羽的這一腳踏下去之後,這件事情恐怕是真的難以收場了。

王羽隨意擺了擺手,暗示白若蘭不必擔心。

說真的,王羽確實不怎麼害怕呂神魔,即便是現在的王羽並不在鎮東將軍府,而是在京都,他依然不害怕在呂神魔稍後找他麻煩之時而落了下風。

彆忘了,王羽這裡還是有令來來護在身邊的。雖說令東來曾經說過,他比起呂神魔來,恐怕還差上一些,但是,這也絕對算不上是什麼大問題。

即便是令東來一個人不夠,王羽可還是有一張神級人才召喚卡冇有用的。

隻是,在係統的潛在福利之中,前五次使用召喚點之外的召喚方式不會出現低於天級級彆的人才。

而神級人才召喚卡便屬於使用召喚點之外的召喚方式,可既然都是神級人才召喚卡了,自然是絕對不會出現天級級彆以下的人才了。

因此,若是在這個時候使用這張召喚卡的話,實在是有那麼一絲浪費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