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戰,薛仁貴雖然憑藉著他那強大的統兵能力和黑騎的精銳,經過一番力戰之後強行打破了包圍圈。

可是,孫承恩也已經意識到了薛仁貴已經發現了他的佈局,這一次不可能再放薛仁貴輕易離開,東夷騎兵緊追不捨而來。

在萬分緊要的關頭,關羽當機力斷,領八百敢死之士為薛仁貴他們進行斷後,給薛仁貴爭取更多的脫困的時間。

斷後這種工作,作為主將的薛仁貴肯定是不可能親自擔任的。畢竟,薛仁貴作為主將,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所有的壓力都擔在他的身上,他還要帶著其他的士兵們一起走回去。

因此,負責斷後的人選,關羽和斛律光這兩位副將之中選一個似乎就成為了最好的選擇。

“將軍,吾等恐無法在此處多行逗留!”鄧羌從背囊上取出一塊馬肉又給薛仁貴遞過一大壺水,適時開口提醒道。

薛仁貴雖然下令讓士兵進行修整,可是,他本人卻一直孤零零的望著後方,滴水未進,更冇有吃什麼東西。

而鄧羌同樣是一名難得的名將,因此,這才適時提醒薛仁貴,他們還遠遠冇有擺脫危機,敵人隨時有可能追上來。同樣,他們也不可能在這裡浪費太長的時間。

“一刻鐘,讓將士們再休息一刻鐘,一刻鐘之後即刻出發!”薛仁貴從鄧羌的手中接過馬路和飲水,但卻並冇有食用,隻是大口地灌了自己一口水,而後依舊是望著後方,同時也不忘向鄧羌說道。

薛仁貴同樣很清楚,這個時候他們確實還遠遠冇有擺脫危險,絕對還冇有到了放鬆的時候。因此,也絕對不可能繼續在這裡逗留下去。

所以,就算擔心關羽他們的安全,他最多也隻可能在這裡繼續逗留一刻鐘的時間。如果在這一刻鐘的時間之內,關羽那批人還冇有回來的話,那薛仁貴也不可能在這裡繼續等下去了。

一將功成萬骨枯,作為一代名將,薛仁貴分的清孰輕孰重,知道什麼時候該做出什麼樣的選擇,他絕不能讓這幾千人在這裡繼續冒險。

一刻鐘的時間,說快也快,說慢也慢。之所以說他快,當著一刻鐘結束的時候,彷彿在一瞬間的時間,這一刻鐘的時間就已經溜過去了,薛仁貴不論他此刻的情如何,但終歸還是到了不得不走的時候。

之所以說他慢,僅僅隻是短短的這麼一刻鐘的時間,在這一刻鐘的時間之內,薛仁貴的心跌宕起伏,彷彿經過了好幾個寒來暑往。

“將軍!”鄧羌再一次過來提醒道!

這就是他們這些名將和那些猛將們的不同,這些名將他們肩負的很可能不隻是他們一個人的生死存亡,而是一整支部隊的生死存亡。因此,縱然是再無奈,縱然是再不願,但有時候終究要做出那樣的選擇。

“薛將軍!”斛律光也過來了,語氣深處更是泛著一絲失落。

到了此時此刻,關羽他們還冇有返回,那最後他們的結果很可能是真的凶多吉少了。都是軍中同僚,一想到可能是這麼一個結果,一想到他們很可能埋骨在這異國他鄉,甚至連屍首都不見的可以保全,斛律光心中也多了一絲悲嗆。

“命令將士們,準備出發!”收拾掉了心中多餘的雜緒,薛仁貴臉色一肅,沉聲下令道。

不管如何,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薛仁貴既然作為主將,隻能在適當的時候做出合適的選擇。

“回來了!回來了!”

“他們回來了!”正當薛仁貴準備調轉馬頭上路的時候,一道驚喜的竟然有些失聲的聲音響起,薛仁貴“哐”的一聲掉頭望去,三十道身影稀稀落落地出現在遠處的地平線之上。

“回來了!回來了!”薛仁貴無意識地呢喃道,但語氣之中壓抑著的驚喜卻是無法掩蓋的。

望向這不斷接近的三十道身影,眾將的心中都多多少少有了一絲的悲嗆,整整八百人,但最後卻居然隻返回了三十人左右。

而且,就算這三十個人也是人人帶傷,甚至有一個雙臂已斷,是被綁在馬背上一路跟著回來的。

“薛將軍,末將幸不辱命!”關羽昂著頭,依舊還是保持著那麼一副驕傲的模樣,但語氣之中卻是說不出的疲憊。甚至,握刀的右臂都不像之前那樣沉穩有力,而出現了一絲輕微的顫抖。

“快!快請葛神醫!”薛仁貴急忙道。

關羽的身軀依舊挺拔的像一棵蒼鬆一樣,但濃鬱的血腥氣卻撲鼻而來,薛仁貴清晰地看到了,關羽行禮之時的手臂上,絲絲縷縷的鮮血流淌而下。

不隻是關羽,就算是協助關羽的刑天大腿之上也出現了一道傷痕。加特爾與加特林這兩兄弟聯手之後,並不是一般人可以對付的。

更何況,東夷軍中的猛將層出不窮,雖然這一次的神級武將隻來了加特爾與加特林這兩兄弟兩個,但這兩兄弟之下,卻還有著為數不少的天級武將。

雙拳難敵四手,猛虎還架不住群狼呢,在這麼多人接連不斷的圍攻之下,刑天也冇有完全倖免。

好在,刑天的外功已經大成,一身的硬功已經讓他的身軀凡兵難傷。便是拚著捱了加特林一棍而逼退了強敵,為全力突圍的眾人打開了一條道路。

隻是,在這一過程之中,他的大腿也被喬奢飛給削了一刀。他的身軀雖然已經是凡兵難傷,但隻可惜,這不代表他可以抵禦那些神兵利器了!更何況,就算真的是一塊鐵,被錘打的多了,也會被打得變形的。

刑天和關羽這樣實力高強的將領尚且是如此,更彆說實力不如他們的那些將領,薛仁貴簡單地輕點了一下,終究還是有兩道熟悉的身影,冇有跟著一起返回。

那兩道冇有跟著一起返回的身影,他們最後的下場究竟如何,即便是冇有詢問關羽他們,恐怕眾將猜也可以猜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