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再來!”

刑天豪爽地大笑一聲,駕馭著胯下的馬兒大踏步向前,高舉起戰盾向兩兄弟之中實力較弱的加特爾劈去,戰斧落下之時還伴隨著音爆般地雷鳴聲。

戰斧之中,自有一股威視在隱隱之中流淌而出,就彷佛能把麵對他的人壓塌一樣。

“叮,刑天戰神技能效果二發動,戰意沸騰,隨著心中的戰意提升,武力隨之提升,每發動一次武力 4,最多可發動三次。當前為第一次發動,武力 4,武力上升至124。”

加特爾看著劈開過來的巨斧,神色慎重,他知道這一斧威力非比尋常,但他還是想硬接這一擊,他想試試威力。如果這一斧他接不住那後麵他隻能躲閃了,於是加特爾長棍一橫,便是做好了硬擋這一斧的準備。

再來,從加特林和加特爾這兩兄弟手中兵器就可以看出來,這兩兄弟絕對是力量型的武將,他們的力量絕對是多於他們的技巧的。力量與力量之間蠻橫般的碰撞,纔是他們最為擅長的戰鬥方式。

真要是一個明顯的力量型武將去玩技巧的話,反而會不利於他們戰鬥力的發揮!

“叮,加特爾伏虎技能發動,

伏虎:降龍伏虎,神威莫測,不同人擁有效果不同。

效果一,此效果發動之後,自身武力 3,

效果二,單挑時,可降低對方1~4點武力;群戰時,可降低敵方所有人1~3點武力;

效果三,當對敵之人技能之中存在虎字時,有一定機率封印其該技能一重效果。

注:此效果無法對伏虎技能擁有者發揮作用。

效果四,當與降龍技能共同發動之時,可形成組合技降龍伏虎。”

相對於加特林的降龍技能,加特爾的伏虎技能基本是大同小異。相比之下,也隻是對彆人的負麵壓製效果要稍微弱上那麼一點。

“叮,加特爾伏虎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5。”

“叮,加特林、加特爾組合技降龍伏虎技能發動,

降龍伏虎,唯有降龍技能與伏虎技能共同發動之時,方可激發而出,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當此技能效果被激發之後,降龍技能擁有者與伏虎技能擁有者武力同時 3。

效果二,單挑壓製敵方一員將領武力1~4點,

注:單挑壓製效果隻可觸發一次。

效果三,群戰二對一,壓製敵軍全體將領1~5點武力;群戰二對多時,壓製敵軍全體將領1~3點武力;

效果四,降龍,強化降龍技能擁有者降龍技能,當對敵之人技能之中存在龍字時,當起武力不高於自己兩點之時,封印其該技能全部效果;當起武力高於自己兩點之時,封印其該技能隨機一重效果。

注:此效果無法對降龍技能擁有者發揮作用。

效果五,伏虎,強化伏虎技能擁有者伏虎技能,當對敵之人技能之中存在虎字時,當起武力不高於自己兩點之時,封印其該技能全部效果;當起武力高於自己兩點之時,封印其該技能隨機一重效果。

注:此效果無法對伏虎技能擁有者發揮作用。”

加特林和加特爾這兩兄弟可都是神將級彆的高手了,他們兩兄弟爆發出這麼一組組合技之後,對於他們的增幅可絕對不算小。

有這麼一組組合技,這二人最後爆發出的戰力甚至都快要接近他們真神之後的水平了。組合技有增幅的同時,居然還有更加強大的壓製效果!

不過,這兩人在單挑的同時,也隻可以發動一次,而不可能發動第二次。

例如,他們兩個人在戰場之上分彆和一名敵將單挑,加特林在爆發了這一組組合記得單挑壓製效果之後,加特爾就無法再爆發這一組組合技的單挑壓製效果了。

至於之後的降龍伏虎效果,雖然這兩個效果爆發的時候有一定的限製條件,但真要是有人運氣不好撞在了這兩個人的手上,那可是真的會吃大虧的。

彆的不說,王羽手底下的薛仁貴、趙雲、許褚等人可正好處於這兩個人的作用範圍之內。

“叮,受組合技能降龍伏虎影響,加特林武力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9。

加特爾武力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8。”

“當!”

刑天這一斧比加特爾想象中的威力還要大,戰斧的重力竟將加特爾擊退出去。戰馬在後退的同時用力在地麵上狠狠的一踩,uu看書踩出一道凹口纔算止住了退勢。

如果是在正常的情況之下,當加特爾被自己擊退之後,刑天自然是應該乘勝追擊的,趁機取得更大的戰鬥優勢。

隻是,現在卻並不是兩個人之間的捉對廝殺,與刑天戰鬥的也不隻有加特爾一個人,而是加特兩兄弟共戰刑天。

就在刑天一斧擊出的同時,加特林就已經隨之一棍掃上。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雖然現在位於戰馬之上,刑天利用盾牌無法做出什麼複雜的動作,隻能做出一些簡單的動作。但對於單純的防禦而言,這些簡單的動作卻已經足夠了。

他手中的盾牌也隻是輕輕地移動,就已經封死了加特林所有的進攻路徑,隻能讓其被迫將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傾瀉在刑天手中的盾牌。之上。

“彭!”

棍盾不斷相交,在接連不斷的巨力轟擊之下,刑天的身形也被迫退後了好幾步之遠。

隻是,加特林的雙臂此時也是一陣發麻,急忙驅動自己的內力,將這些不適感消除。在加特林不斷轟擊的同時,他自己可也在不斷地承受著反震之力的影響。

“駕!”在剛纔的交鋒之中,幾人之間的距離暫時拉開了一點,而刑天這個時候也不和他們兩人糾纏,驅動著胯下的馬兒,就向著薛仁貴他們離開的方向而去。

“莽夫!哪裡走!”加特林與加特爾兄弟一愣,而且冇想到一副平分秋色的局麵對方居然率先離開了。不過,眨眼的時間,這兩個人就已經反應了過來,同樣也向著刑天離開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