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至親家卷都慘死在自己的眼前,除非真的是冷血到了極致,否則有幾個人可以無動於衷!

隻不過,極少數人可以剋製下來,而絕大多數人卻會當場爆發。當然,如果真的可以剋製下來的那部分人,一個個的都不是易於之輩。

不過,賈詡之前就已經對淵伯金做出一些瞭解了,他如果可以剋製下來的話,以他的能力和資曆,在東夷朝堂之中,也就不會是混的那麼差了。

同樣的一個計謀,對於一些人或許會產生奇效,但對於一些人卻毫無效果。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對於同一件事情所可能產生的反應也就不同。因此,很多謀土都會對他們的敵人做出瞭解之後纔會真正出謀。

“叮,賈詡毒士技能發動。

毒士:陰狠毒辣,算無疑算,出謀狠辣絕綸者有機率覺醒,不同人發動其具體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算計他人之時,視對方智力值高低,降低對方智力值16點,單次隻可對一個人產生效果。

效果二,亂謀,出謀劃策之時,增加12點智力。

效果三,當被他人算計之時,心中會自動警惕,對方智力增加多少,自身智力亦隨之增加多少。

注:效果二與效果三不可同時發動。

效果四,當感覺到自身的生命受到威脅之時,可爆發機率禁言效果,有一定概率封禁目標技能中一項與智力相關的效果。

雙方基礎智力相同之時,發動成功概率為百分之五十;若發動目標基礎智力高於發動者基礎智力,雙方基礎智力差距每高一點,發動成功概率降低百分之十;若發動目標基礎智力低於發動者基礎智力,雙方基礎智力差距每高一點,發動成功概率增加百分之十。並可對該技能其他效果產生一定的增幅作用。”

真是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技能,這賈詡,他的技能就和他本人的性格一樣,怕死的要命,非要等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才能發揮出最後的效果。

不過,這個技能效果真的確實足夠厲害的。兩個謀士之間相互算計,如果賈詡真的可以封了對方技能中的某一重效果,那賈詡必然可以建立臣大的優勢。

再加上賈詡技能之中,那本來就有的非常強大的負麵壓製效果,注意彌補技能中對自身增幅不儘如人意的問題。

“叮,賈詡毒士技能效果一發動,算計他人之時,視對方智力值高低,降低對方智力值16點,當前降低淵伯金智力值4點,淵伯金智力下降至……”

至親之人就這樣慘死在自己的眼前,又被賈詡直接給套出了這麼一層負麵bu,淵伯金的怒火就像是即將噴湧的一座火山一樣,再也難以抑製的住。

“兒郎們,給我殺——”就如同一頭受傷的孤狼一樣,淵伯金髮出了一道憤怒的嘶吼。

“複仇!複仇!複仇……”這個時候,淵伯金的心中幾乎已經被這兩個字給包裹。

“殺——”黑壓壓的兵馬頓時掀起撲天蓋地的塵煙,戰鼓聲雷動,東虧人大軍如同凶猛地狼群,朝對麵覬覦已久地獵物衝去。

“將士們,衝鋒殺敵——”王羽手中長指前指,同樣是一道雷霆怒喝。

“殺啊——”

東夷軍、鎮東軍瞬間沸騰,一大一小兩股洪流,互相朝著對方相對狂湧彙聚。

片刻之間,兩股奔馳的洪流便激烈地碰撞在一起,“嘩”刺耳地戈戟聲響成一片,伴隨著戰馬地嘶鳴、將士地淒嚎,蓬蓬血霧,像是瞬間綻開的花朵,染紅了他們腳下的這一片大地。

兩股大軍交鋒,格外激烈,嚎叫和掙紮隻持續了一小會兒,碗口大的馬蹄無情踐踏在戰士背上。一柄柄大刀長戈瘋狂地揮劈著,肆無忌憚撕裂骨肉,便如砍瓜切菜一般,每道寒光落下,便是鮮血飛濺。

兩軍激戰正烈,忽然從東南側的一麵殺出一支騎兵來,正是一名東夷將軍帶兵前來夾擊王羽來了。

淵伯金這個人確實有很大的不足之處,但他的軍事才能也是不假的,就算他的兵力占據絕對的優勢,但為了以防萬一,他在開戰之前就做好了這一副後手,確保不給王羽任何的生路。

這一下,使鎮東軍的尾翼處大亂,被東夷軍切入進來,首尾都在迎戰,腥風血雨中,兩軍終於迎來了一場慘烈地正麵交鋒,相比之下,鎮東軍本來兵力就處於絕對的劣勢,又腹背受敵,這就開始有些不支了起來。

“活捉王羽小兒,剿滅大蒼敵軍——”東夷軍將領紛紛大喊著。

王羽策馬進入鎮東軍騎兵中央,見戰圈外麵時機已成熟,該是收網的時候了,毅然下令道:“速向西北方突圍撤退……”

鎮東軍與東夷軍混戰在了一起,弓箭、投槍等遠程攻擊武器全部失去了作用,所有的認隻能抄起刀槍劍戟尋找著對手肉搏,人頭滾地,斷肢橫飛,驚心的慘叫,動魄的蹄聲,極其慘烈。

王羽下令撤退,王升之與聞仲會意,在典韋的幫助之下,暫時先突破了加特林與加特林這兩兄弟的糾纏。以這兩兄弟聯手起來的實力,王升之與聞仲短時間內還可以抗衡,但如果交戰的時間一長的話,恐怕他們兩個人也得敗下陣來。

王升之一馬當先,帶領兩千騎兵率先突破,像是一條奔湧地長龍,迅速破開了東夷軍的包圍圈,拖著尾翼,疾湧而出。

“截住敵軍,絕不能放讓敵軍有離開的機會……”淵伯金雙目赤紅,大吼一聲,揮舞著長斧,帶兵衝殺。

如果說在這之前的話,淵伯金想的還是聽從上頭的命令,將王羽這個重要人物生擒下來。可現如今,淵伯金想的僅僅隻是將王羽斬殺當場,血債唯有血償方可。因此,眼見王羽要跑,他也已經顧不及那麼多,要不惜代價圍困住王羽。

這時,王羽策馬在親衛軍的擁簇下,跟著王升之的騎兵尾翼,開始突圍,再後麵由聞仲和典韋這兩名將軍斷後,開始引誘東夷軍追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