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請宿主去掉兩個人物。”

“係統,去掉呂布與張處讓,在剩下的蚩尤、羅士信與後羿三人之中進行召喚!”

這五人之中層次很鮮明,因而,如何選擇並不難。

畢竟,呂布與張處讓僅僅隻是初步達到了神將這個程度,而蚩尤與羅士信已經達到達到神將中的一個相當高程度的階段了。

至於後羿,雖然106同樣算初入,但作為神話中的射手必有其過人之處。

“叮,恭喜宿主獲得後羿,統帥81,武力106,智力76,政治72,魅力95。

現年二十三歲,三年前,宿主曾救助後羿體弱多病的母親,後羿為報管宿主恩情,成為宿主親衛,並加入鎮東軍中。

同時,後羿亦是鎮東軍三大神將之一,隻是,因其很少出手,故無人知其真正的實力。

聽聞宿主在前往京都途中遇刺,故隻身聽令前來保護宿主,現正於醉夢樓之外等待宿主。

攜帶射日弓。”

四鎮將軍府中,鎮東軍與鎮北軍是最強的兩個,各有兩員神將,雖然全部都是初入神級的這種神將。

而鎮西軍與鎮南軍卻各自隻有一員神將,同樣都是初入神級的這種神將,基礎武力皆是105或106這個級彆。

隻是,隨著後羿的到來,從此鎮東軍之中便有三大神將了。

“何人膽敢傷吾呂神魔之子!”一聲怒喝傳來,該來的人也終於來了。隻是,這呂神魔來得倒要比王羽想得快上一些。

今日,本來是程哲為了與大侄子呂充交流交流感情,又趕著第一舞姬葉晚晴也難得上場一次,這才帶著呂充來到了這裡。

可哪曾想,這呂充喝醉之後淨做糊塗事,呂充冇認為他惹的那幾邊是誰,難道程哲還認不出來嗎?

因此,意識到要出大事的程哲當即快馬加鞭外出找尋呂神魔。畢竟,僅憑他程哲一人,可平息不了這情事情。

可怎知,當他領著呂神魔來到醉夢樓之後,便已經聽聞呂充被斷了一隻手的訊息。

氣憤之下,呂神魔不欲再聽,都冇有問清楚事情的緣由,便抬著自己的戰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直接尋了上來。

呂神魔一來,眾人皆是齊齊地閃開了一條道路,露出了最前麵那幾位大佬來。當然,還有已經被一掌拍昏過去的呂充。

此時的呂充僅僅隻是在醉夢樓出於人道主義,做了一個簡單的包紮,樣子看起來好不淒慘。

“充兒!”一見到呂充的樣子,簡單地檢視了一下傷勢,呂神魔當即著急地叫了一聲,語氣之中還蘊含著壓都壓不住的憤怒。

不過,即便是如此,呂神魔也冇有貿然出手。他此時已經看清楚了最前排那幾人的麵容,除了四皇子與公主之外,其他幾人他雖然隻認得王羽與趙匡威二人,但也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可以坐在同一排上的人,相互之間的身份地位又能差到哪裡去?

“拜見四皇子!”暫且壓下心中的憤怒,出於君臣之禮,呂神魔先向著四皇子皇甫明奉行禮道。

“呂統領,這呂充先是衝撞皇子,又欲調戲在座的眾位姑娘,不知呂將軍平日裡就是這樣教導子嗣的!”趙匡威輕笑道。

王羽扭頭看了一眼,暗歎這傢夥好本事,一下子便將事情全部扯到了呂充的身上,率先給呂充扣上了一頂大帽子。現在,趙匡威這麼先入為主之下,該頭疼的就是呂神魔了。

畢竟,呂充今夜辦的那些事情,可大可小,往小了說,僅僅隻是喝醉了酒而已。若是往大了說,那就是對於皇室不敬,以及對於各大家族的挑釁了。

果然,趙匡威此話一出,本來氣勢洶洶的呂神魔周身的氣勢不由自主地泄掉了一絲。

“無妨,今夜不過是呂小將軍醉酒胡為罷了,當不得真的。不知呂將軍今夜來所為何事?”皇甫明奉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發言道。

聞言,周圍的眾人皆是有些不可思議的地望了皇甫明奉一眼,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這樣說。

特彆是趙匡威與東方嬌女,雖然是王羽廢了呂充一臂,但他們今夜卻亦有出手。這個四皇子,現在是要有坑他們一把的嫌疑呀!

王羽同樣有些意外,四皇子這反應有些不對呀,他冇理由要幫呂神魔!

不過,下一刻,一個被自己忽略了的細節,瞬間閃現在了王羽的腦海之中。在最開始的時候,似乎正是這位四皇子纔將呂充吸引到他們這間隔間裡的,纔有了之後的事情。

白若蘭與北冥清影同樣心有不滿。畢竟,剛剛那呂充可是要出手冒犯她們的。但皇甫明奉這麼一說,直接將呂充給摘出了大半。

至於司馬輕柔,從一開始他便處於看戲的狀態。從一開始,司馬輕柔也很敏銳地感覺到今夜的事情有些不同尋常的意味。

隻是,司馬輕柔也猜出了今夜的事情不是針對他的,這才無聲無息地當起了一個隱形人。

不過,皇甫明奉這麼一開口使得事情更加複雜了起來。而且,這一開口,也在暗示著這背後隱藏的東西可能要更加多得多。

“多謝殿下體諒。不知殿下可否告知究竟是何人對犬子下如此重手。”呂神魔當即抱拳行禮道。

皇甫明奉確實給了呂神魔一個驚喜,本來在趙匡威的一句質問下,呂神魔已經失了先機。但隨著皇甫明奉此話一出,呂神魔再占先機。

畢竟,既然皇子都說了之前呂充是喝醉了,那自然便是喝醉了。既然皇子都說了呂充之前的事情不算事,那自然便是不算事了。

隨著呂神魔這一問,還不待皇甫明奉回答,在場有不少人便已經下意識地看了王羽的方向一眼。

呂神魔,他的實力距離神將巔峰也不過隻差那麼一點罷了。這些人們這些表現,自然逃脫不開他的感知。這一刻,即便是不用其他人回答,呂神魔也已經知道答案了。

“汝廢吾兒一臂,今日,汝也接吾一招,一招過後,恩怨儘銷!”

呂神魔本能地感覺到有一些不對,但即便是如此,對於獨子今夜被斷一臂,他也絕對不可能輕易掀過。

當然,這一招究竟要怎麼打,還要看他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