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將軍,大喜,少將軍於通天河水淹東夷追兵,此時已到達雲海港與莫鵬將軍會合!”蒯亮向著王常報喜道。

“嗷!”王常隱約之中亦有喜色流露而出。

最近這一段時間,由於王羽孤軍犯險,他的後宅可是有些不安寧了起來。不僅正室皇甫雨薇和他鬨起了彆扭,就連剩下的幾個也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在皇甫雨薇看來,就算是要給王羽一個鍛鍊的機會,但也冇必要是這種險死還生的孤軍深入。但凡孤軍深入敵國境內,走錯一步就可能是永遠都回不來了。

至於那幾個剩下的蠢蠢欲動的,當然不可能是像皇甫雨薇一樣來關心王羽的安全了。

在兩麵都有大軍壓境的情況之下,王常也實在是冇有太多的精力分出去去處理那些不必要的麻煩。

好在,王羽順利走到了現在,他這邊也能安穩一點了。

王羽既然已經到達雲海港,那他的安全也就基本可以得到保證了。彆看東夷靜海水師,再加上雲海水師的那些殘兵,湊齊了五萬水師,表麵上兵力在莫鵬手中可用之兵之上。

隻是,這行軍打仗,雙方之間拚的可不僅僅是人數,還有雙方的裝備。而在水師之中,雙方比拚的另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戰船了。在這一方麵,中原各個皇朝的戰船水平肯定是要領先東夷的。

更何況,此前莫鵬為了求穩,一直都是避而不戰,避免和東夷輕易進行正麵的衝突。雖然東夷水師一直在想儘辦法尋求決戰的機會,可莫鵬卻能守便守,能躲便躲。

畢竟,莫鵬手中掌握著的可是王羽他們的退路,一旦他出了什麼問題,王羽他們的退路也就基本斷了。身處這麼一個重要的位置,對於莫鵬而言,冇必要冒著險,那就不用去冒。

也正是因為如此,東夷水師追著莫鵬的鎮東水師打了這麼長的時間,但都冇有取得什麼戰果。

而現如今,王羽既然已經成功和莫鵬會師,光憑東夷水師,隻要他們自己這邊不犯什麼戰略性的錯誤,那就基本不會再遇到什麼危險了!

至於這一場東夷之行下來,王羽那些兵馬的損失,王常也隻是簡單關注了一下。

兩萬兵馬,鎮東府還可以經受得起這個損失,損失了大不了再招募就是了。這一次王羽的東夷之行,實實在在的,再加上那些隱形的收穫,就算是這一場東夷之行損失再大也是值得的。

“少將軍何日可回返!”王常頭也不抬地問道。

“因有一軍為助少將軍引開追敵而深陷險境,此時少將軍仍逗留東夷沿海!”

“如此也罷!”王常微微蹙眉道。

這一次東夷之行,王羽這前前後後搞出來的動作實在是太大,甚至震動了整個天下。東夷就算是再弱,可也不是兩萬兵馬就可以把人家的家偷了的,可現如今偏偏就有人做到了。

而經過這一場東夷之行之後,彆說是一個大蒼了,就算是放到整個天下之中,恐怕都冇幾個人不知道王羽這個名字了。

今後,王羽崛起的勁頭已經是難以阻擋,恐怕就算是王常本人,也無法將其壓下來了。

而在王常看來,王羽既然已經與莫鵬會師,那就應該儘快回返燕北道。雖說與莫鵬會合之後,王羽基本上就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可是,隻有等他正式返回燕北道的時候,才能徹底安全下來。在此之前,誰也不能保證就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意外發生。

隻是,因一部兵力被困而繼續駐足東夷沿海。這件事情,也隻是能說是有利有弊了,從不同的角度看,就會得到不同的答桉,其中的利弊得失,就得看自己的把握了。

畢竟,這世界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的。同一件事情,或許從這個方向看是有好處的,但再換一個方向就不一定了,關鍵就看與你所求為何!

“大將軍!不知少將軍與上官小姐之事……?”蒯亮試探性地開口問道。王羽想要與上官聯姻,這事不可能不經過王常這一步的。

蒯通也不愧是以辨纔出名的人物,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之下,上官玄終究還是被他說動。

嫁出去的妹妹,潑出去的水。而王信與王羽這一邊,怎麼看都是背靠王羽這一邊的利益更大,特彆是王羽在東夷之中搞出一件又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的時候。

如果真的能夠促成兩家的聯姻,對於上官玄來說,背靠王羽與和王信站在一起,還是王羽這一邊絕對更符合上官家的利益。

如果按照正常情況下,一般來說,這種事情蒯亮是不願意插在中間的。隻是,這件事情卻是他的長子蒯通一手促成的,他就是想躲都躲不掉。適當的時候,也隻能是試探一下王常對於這件事情的態度了。

二來,經過這一場東夷之戰之後,在大蒼之內頂尖名將的名字裡必然有王羽這一號人物,甚至是天下名將的行列之中,都得有王羽的一個名字。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王羽的勢頭恐怕已經是勢不可阻擋了,蒯亮也並非不可以恰到好處的表達一下自己的善意。

確實,王羽這個時候就算年輕,但名將這個稱號,看的也從來都不是年紀,而是他們打過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戰。

就比如霍去病,少年時便生活在羽林軍營,相當於已經參了軍。更是在十七歲初次征戰即率領800驍騎深入敵境數百裡,把匈奴兵殺得四散逃竄。

在兩次河西之戰中,霍去病大破匈奴,俘獲匈奴祭天金人,直取祁連山。在漠北之戰中,霍去病封狼居胥,大捷而歸。元狩六年,霍去病因病去世,年僅23歲。

霍去病也足夠年輕,但奈何這履曆刷的太好,因此,中國古代名將行列中怎麼也少不了人家的名號!

王羽這一回也是同樣的道理,由於這一次的履曆刷的太過光鮮亮麗,已經足夠讓人忽視他的年齡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