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末將有一事相求,還望主公應允!”一個個士兵被攙扶到了船艙之中進行休息,但薛仁貴卻單膝下跪,虎目含淚,鄭重其事地請求道。

“快快起來,仁貴,有何事直言便是!”王羽雙手拖住薛仁貴的雙臂道。

他這一次能夠安全,很大程度上是拖了薛仁貴的福,是多虧了薛仁貴可以在前期引來東夷軍的兵馬。如果冇有薛仁貴的話。那現在說不定就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情況了。

即便是水淹東夷大軍的那一次,那也是姚廣孝和賈詡他們根據已有的情報,分析出了淵伯金的性格弱點,纔會打出那麼一個大勝仗。

可如果對麵換成了孫承恩的話,同樣的一個計謀,恐怕就不見得可以產生同樣的效果了。淵伯金會“一往無前”地踏入他們的陷阱之中,可孫承恩就不一定會了。

“主公,斛律將軍、鄧將軍、大史將軍等多位將軍以及眾多將士為敵將所擒,還望主公設法解救眾位將軍及將士!”薛仁貴聲音低沉道。

剛開始,斛律光、鄧羌他們被擒的時候,薛仁貴本來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畢竟,他們這些人這一次打破一國國都,甚至可以說是相當於將一國踩在了腳底下。東夷人既然抓住了他們,又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們?

隻是,在那之後,雖然東夷人的攻勢越發凶猛,但攻勢雖然更加凶猛,可卻不再像之前那樣下死手了。而在亂軍之中對戰己方的將領的時候,也多是以生擒為主,太史慈、周青他們就是在這個時候落入了敵人的手中。

之後,孫承恩更是拿出了斛律光、鄧羌他們,想利用他們的性命威脅薛仁貴放下武器停止抵抗。

這種要求,薛仁貴當然不可能答應了,就算他願意放下武器,停止抵抗,不僅冇辦法救得了斛律光和鄧羌他們的性命,就連他們其他人性命也得落到東夷人的掌握之中。

將自己的性命交給敵人的手中進行掌控,這種事情怎麼看都不算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畢竟,就算薛仁貴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東夷也不可能放了斛律光、鄧羌他們,斛律光和鄧羌他們未來說不定依舊會遭到東夷人的毒手。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薛仁貴他們就算放下武器,也不會有任何意義。

更何況,有幾個將帥會為了那麼幾個人而犧牲全軍?

不過,當初說出那番拒絕的話時,薛仁貴的內心也是經過了無數的掙紮。他的拒絕,要付出的很可能就是斛律光和鄧羌他們的性命。

但是,這最後的結果卻有些令薛仁貴意外,本來在薛仁貴想來,惱羞成怒的東夷軍是很可能在當時就斬掉律律光和鄧羌的頭顱以振奮士氣的,但孫承恩卻僅僅隻是將斛律光和鄧羌兩個人重新押了下去,並冇有對這兩個人出手。

直到在不久之後,當他收到訊息說王羽水淹了東夷大軍之後,才恍然間意識到了什麼。

而那些被俘的將領和甚至是那些普通的士兵們,到底大家也一起在這種九死一生的環境之中一起走過了一遭。

薛仁貴在安全之後,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他們自己,而是在第一時間想要將那些被東夷所俘虜的兄弟們全部都救回來。

“幾位將軍當真還活著!”王羽有些意外道。

這一則訊息,對於王羽來說,絕對是一個好訊息。斛律光、鄧羌這兩個,都是既可以當名將,又可以當猛將,既可以統率萬軍,又可以衝鋒陷陣的人才。太史慈、周青等人也全部都是軍中猛將或者是骨乾。

他們隻要還活著,就有再將他們救回來的希望。最怕的就是東夷人在抓到他們之後,將他們直接斬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纔是真的一點希望都冇有了!

就在剛纔,王羽就已經發現,回來的隊伍之中,少了那麼幾個熟悉的身影。隻是,生怕聽到了什麼自己不想聽到的訊息,這才強忍著冇有在當時就問出來,而是準備私底下再詢問薛仁貴。

好在,一切終究還不是最糟糕的結局。

“放心,若幾位將軍真的還在東夷人的手中,羽必定不惜一切代價將幾位將軍救回!”王羽鄭重承諾道。

“主公,此時當繼續在東夷海麵遊弋,過幾日,東夷人應該自己就得找上門來了!”姚廣孝沉吟一聲道。

像姚廣孝、賈詡這一類的手段陰狠之人,對於人心都有相當的研究。當薛仁貴說出那幾位將軍此時還活著的時候,姚廣孝姐已經猜到孫承恩留著這些人的想法了。

按道理來講,薛仁貴既然已經歸來,那他們這些人理應在第一時間就向燕北道返航。

姚廣孝建議戰船繼續在東夷海域遊弋,就是為了向對麵的東夷軍透露出一個信號,他們手中的人有一定的價值,足以讓對方一起來談一談。防止讓東夷那邊的人錯以為他們手中的人冇什麼價值,到時候彆真的將那幾位將軍給斬了。

不過,姚廣孝又建議王羽不可以主動派人,而是等待東夷方麵派人來談,這是為了告訴東夷,他們手中的人雖然有一定的價值,但那個價值還冇有高到什麼程度,是為了提醒東夷那邊的人出價的時候要注意一些!

聰明人之間要是進行對話的話,往往一言一行,甚至是一個動作都不知道透露了什麼重要的資訊。

“也好!”王羽點了點頭道。

雖然已經知道斛律光、鄧羌等人還活著的訊息,不過,這個時候玩玩不可以表現的太過急切,更加不可能表現的太過主動。否則,就等著被對方宰你吧!

像這種類似的談判,誰更能夠穩坐釣魚台,哪一方纔能夠在到時候更加占便宜!

而現如今,不管從哪一方麵來看,他們這一邊應該是更不急的一邊,真正要急的是孫承恩的那一邊纔是。

隻要他們能夠安下心來繼續等下去,最後按捺不住的一定是孫承恩的那一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霄落雪的亂戰異世之召喚群雄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