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關,以王常為首的鎮東軍將士早早地等在了天狼關的門前,準備迎接得勝而來的大軍。

這已經不是王羽自返回燕北之後第一回享受如此待遇了,在之前返回鎮東城的過程之中,同樣享受了一波這種待遇,以趙安陵為首的燕北道重員共同夾道相此。

在折返天狼關的過程之中,率先前往鎮東城,雖然這中間難免要多繞一些路程,但是,母親大人皇甫雨薇發話了,王羽也不得不從。

天知道王羽在鎮東城的你幾天的時間裡在皇甫雨薇的手中受了何等煎熬,東夷之行,雖然最終王羽安全歸來,但這途中的驚險也是實打實的。

二來,東夷哪些人不便直接帶到天狼關之中,還是暫時安置在鎮東城之中為好。

打了勝仗之後,彆說是王常了,如果是去帝都的話,皇帝十裡相迎也不是什麼稀鬆平常的事情,這代表了對於將士們的一種撫慰。

此次東夷之行雖然徹底打出了鎮東軍的威望,當然,也徹底打出了王羽的威望,但犧牲之巨也是不爭的事實,鎮東軍三萬黑騎這個時候已經相當於可以宣佈已經減員了三分之一,前往東夷的黑騎十不存一。於情於理,王常都有相迎的必要。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很快在眾人眼前慢慢的出現了一支軍隊。

這支軍隊個個都身穿玄甲,一股血氣隔著老遠都可以聞到,一看就知道是一支百戰之精銳部隊。

領頭的是一個騎著黑馬,穿著亮銀甲,手持一杆銀槍的少年將軍,身後還有一個身長九尺,肩寬三庭,方麵大耳,鼻直口方,唇紅齒白,身披白袍,手持方天畫戟的將軍,正牽著一匹白馬。

很快這支隊伍便來到了眾人眼前,隻是,在場之中卻一股壓抑的氣氛交織在得勝的喜悅之中,去時兩萬大軍,但歸來者卻是不過寥寥。勝利固然令人欣喜,但這背後的犧牲,也令得這些軍中將領們沉重無比。

“末將王羽參見大將軍!”王羽下馬拱手行禮道。

在軍中的時候,就算是王羽,在這種公開的場合,稱呼王羽也隻能為大將軍、將軍或者是大帥,在私底下的時候才能以父子相稱。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app愛閱最新章節。

“回來了!”王常滿懷欣尉地看著王羽道。

王羽這一次東夷之行,王常同樣是心中擔憂的那一個。隻是,王常不僅是一個父親,更肩負著一整個家族的興衰。

王羽若是心情隻是想要當一個紈絝子弟那還不算什麼,以鎮東府數百年身家,養上一堆閒人也算不得什麼。

可若是哪個有心在家族之中掌握一份實權的,甚至是有心最後的家主之位的,這其間的厲練必不可少。這些一直能夠艱苦傳承下來的家族,哪個在對待繼承人的問題上又怎麼不去慎重?

因此,王常就算擔憂於王羽,但也不會阻礙雛鷹自己去麵對風雨。

“將士們,辛苦了,你們都是吾大蒼之功臣!”王常用出所有的力氣,向著王羽身後的所有人大喊道。

若說剛剛王常是作為一個父親對子女的關懷,但他現在便又再次恢複到了鎮東將軍的身份位置上。

“將士們,你們辛苦了!因為有了你們這些威武之師,勝利之師,大蒼才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吾燕北百姓方能安居樂業,大蒼萬勝!”王常又是大喊道。

“大蒼萬勝!”

“大蒼萬勝!!”

“大蒼萬勝!!!”

所有人把全部的力氣都用在了高聲呐喊上,這一刻所有的將士幻沉浸在了勝利的喜悅之中。

“入關!”

原天狼關的將士們紛紛讓開道路,由歸來的將士們率先入關,這纔有序跟在後麵繼續入關。

如果是按照正常一個情況下,大軍得勝歸來,總歸是要開一個慶功宴的。隻是,天狼關之外,北狄大軍未退,這個時候絕對不是鬆懈的時候,這場慶功宴自然也隻能暫時先行省去了。

然,慶功宴雖然省去了,可論功行賞一事卻不得省去。此次,將士們九死一生,方纔立下滔天大功,怎可能不論功行賞。

不過,在此之前,卻是將士們的撫卹一事。

黑騎在這一次東夷之戰之中,為何傷亡至十不存一依舊血戰至最後,除了黑騎本來就是嘔心瀝血訓練出的一支精銳之外,他們平日裡的待遇與戰死之後的憮恤,同樣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正是知道身後事無憂,有了這個前提之下,才讓將士們有了拚死血戰的基礎。

黑騎憮恤之厚本就冠絕全軍,此次,王常更是毫不吝嗇,東夷之中戰死者,除原本憮恤之外,更是每人賞賜了十畝田地。

可莫要小看這十畝田地,對於普通人家已經是難求的存在了。一人十畝田地,可如果百人的話又得多少,千人的話又得多少,萬人的話,又是多少田地?

一時間,又哪裡去找尋那麼多空置的田地?因此,這段時間之內說不得,有些人要倒黴了!

這種事倒也正常,在古代這種封建社會裡,就算是朝廷一方,要真的是囊中羞澀的話,說不定就得抄上幾家,緩解一下自己的困難了。

有時候,朝廷就算是知道了某些人的罪責,說不定也不會做出什麼真的懲罰,這可並不代表上麵的那一位一定是昏庸的了,說不定就是留到需要的時候再去宰罷了!

憮恤之後,就是論功行賞了,能夠從東夷之中活著回來的,憑著這一次的功勞,很多人甚至都已經可以讓他們受用餘生了。

而眾人之中,最是一步登天的就要數薛仁貴了,帶領六千黑騎自東夷之中最終殺出一條生路,雖說最後幾乎損失殆儘,但薛仁貴的才能卻顯示得淋漓儘致。薛仁貴這一遭,整個鎮東軍之中,可冇有人拍拍胸脯,敢說自己也可以走下來。

正好,這一戰之中,黑騎三大統領之一的方中殞命沙場,王常直接大手一拍,破格提拔了薛仁貴。

當然,薛仁貴這個新任的黑騎三大統領騎士隻是個空架子,就將黑騎補充完整直到恢複知覺巔峰的狀態,這可不是短時間可以完成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霄落雪的亂戰異世之召喚群雄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