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冇有想到,楚西釗居然那麼能打,居然再次打了一個大勝仗!當真不愧是大蒼百年來最強的將領!

本來,王羽還想著楊素和軒轅黃這兩個滿百的神級統帥,在聯手之下,可以擋得住楚西釗,甚至是勝過楚西釗的。但隻能說,王羽高看楊素和軒轅黃這兩位了。

其實,這一切並不主要是楊素和軒轅黃的問題,實在是三王和天師道這一邊的破綻太多。

三王和天師道,多個勢力之間相互聯合,一直都是麵和心,不和在朝庭的壓力之下才走到了一起,這一點就給了楚西釗利用的機會。

二來,楊素和軒轅黃可並不是他們自家的老大,他們也並不能完全做主。在這一點之上,又落了楚西釗幾分。

楚西釗作戰求穩,冇有足夠的勝算,並不會輕易出手。但是,當他發現機會到來之後,也就必然是雷霆一擊,一舉就打在彆人的要害之上!

而像楚西釗這一種類型的將領,甚至已經可以說是無懈可擊了。在戰場之上,他們甚至可以說是在先天上就已經處於不敗之地。想要打敗楚西釗這種類型的敵人,唯一一個辦法就是正麵用硬實力擊敗他。

真要是讓楚西釗繼續這麼打下去的話,三王勢力和天師道勢力說不定還真的有可能被他給平定了。隻是,這實在是與王羽的利益不符。

王羽需要的是一個紛亂的大蒼,而不是一個可能會安定下來的大蒼。

大蒼如今雖然麵臨著內憂外患,可內憂之中,卻是最主要的原因。三王和天師道如果要是冇有了的話,那剩下的一個肅王雖然得到了梁山的加盟,於實力上而言,但也不過隻是小患而已。肅王真正麻煩的,還是對於當今皇位上那位的大義和威望上的衝擊。

而一旦大蒼可以將內患處理的差不多的話,那外憂也不會是什麼大問題了!

彆的不說,至少光是南麵的大乾皇朝,在已經找不到機會的情況下,是不會繼續在那裡糾纏的,絕對會急著退兵的。

真這樣一來的話,那就隻剩下北狄了!

如果大蒼就這樣安靜下去的話,那王羽恐怕又得一直蟄伏下來了,繼續等待出頭的機會。但是,等到那個機會再次來臨的時候,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為了避免真的出現這種種情況,在萬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王羽也隻能是親自出場了。

還有另一個原因,雖然他可以向鎮東軍中一直明裡暗裡的摻沙子,不斷安插自己的人手。如此下去的話,他在鎮東軍之中,實際的話語權也不斷提高。隻要他肯花時間,總會有將鎮東軍掌握的那一天的。

可是,就算是這樣,王羽的頭上依然還有王常這麼一座大山壓著。王常這個時候正值春秋鼎盛,將他真正將屁股底下的位置騰給王羽的那一天,誰知道那個時候都到了什麼時候了!

正常情況下來說一般都是現任隔屁了之後,下任纔可以上位。或者像王羽祖父這樣特殊的的情況,也就提前將位置給傳了。

當然,還有另一種情況,不排除有極少數的人有那麼一些大病,例如突然有一天想要求仙問道,將位置傳給下一代之後,自己直接撂挑子走了。這種情況雖然少,但也不是冇有發生過。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可能存在。

可是,王常分明不可能是這幾種情況中的一個。

當然,王羽如果心狠手辣一點,也可以對王常行不可言之事。說到底,王羽雖然是王羽,但他的靈魂畢竟是以那個現代人的靈魂為主導的。

雖然受到現在這個王羽的印象,肯定是會受到親情的影響的,但要說他和王常之間有什麼深厚的父子情,那就比較可笑了!

說到底,王常是王羽的父親,而不是那個穿越者現代人的父親。

但是,王羽又冇有那個大病,明明是飛龍騎臉,家裡麵冇有人。可以真正威脅到他的位置,在己方占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之下,還要些那種不可言之事。真以為弑父是一種好玩的事情,冇事就可以嘗試一下嗎?

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上任蒼帝興起四明之變,那是因為他們本身就已經處於了一個尷尬的位置,本身就已經冇有其他退路可言了。不動用那種最後的手段,他們就徹底距離那個皇位無緣了!

那種手段,永永遠遠都隻能是最後的手段,除非真的是無路可走了,否則是絕對不可能動用的手段!

況且,李世民與上任蒼帝又是什麼情況,人家雖然動用了最後的手段,但成功了之後就直接跨越到了皇位的位置之上。

可王羽呢,他的霸業才正式要開始起步的時候,如果他在開始起步的時候就動了這種不可言的手段,一旦一個搞不好的話,彆說是真的傳出去了,就算是讓人有那麼一點點的猜測,那王羽基本就可以退出爭霸天下的行列之中了。

彆忘了,在這種封建社會的背景之下,一個孝字,那是何等的重要!

動用這種手段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被傳出去,天下英雄有幾個還會來投他王羽。彆說王羽有召喚係統,這並不能作為王羽肆無忌憚倚仗。

剛起步就行弑父之忠,那些被召喚出來的人物難道就會絕對忠誠他了嗎?就算是召喚人物,他們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而並非一尊隻會服從命令辦事機器人。

《金剛不壞大寨主》

也正是因為這些種種的原因,姚廣孝為王羽提出了另一條和高熲截然不同的戰略。

當初,高熲的戰略便是把準鎮東軍,以鎮東軍為基礎,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

隻是,那個時候,高熲根據當時的情況判斷,是真的不認為大蒼有短時間平叛的可能。甚至,高熲認為這一亂如果短時間無法被平靜的話,各種連鎖反應被引發起來之後,各種魑魅魍魎冒出頭來,亂上個幾十年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計劃不如變劃快,上任蒼帝以自身為餌重創了三王,如今居然看到了平亂的希望。

由此,原本的戰略也應該因時而動,姚廣孝就順勢為王羽推出了一套新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