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熲當初的戰略是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但是,姚廣孝的計劃卻是清君側,而後挾天子以令諸侯。

清君側,當然不可能是帝都的那位了,挾天子,更加不可能挾帝都那位的了。無他,他們冇有那個實力。

姚廣孝真正為王羽製定的那個目標,乃是如今攻略燕南道的肅王皇甫明澤。

反正有那一道聖旨在手,他就可以將其扶持起來,也讓他成為一位天子,正式和朝廷一方打擂台。

“可曾想過白公一家?”王常直勾勾地盯著王羽問道,也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白若蘭一家還在京都,可王羽卻要向肅王獻俘,而非向朝廷獻俘,這其中代表的意義可想而知!

當然,就算是如此,皇甫明昭肯定是不會做什麼的,朝廷和皇帝也得注意影響的。隻是,白尚一家肯定是要被暗中掌握在手中,再出不得京都,日後,未嘗不會用來作為對付王羽的利器!

王常和白尚之間的交情還是不錯的,再加上白尚又是上任蒼帝的心腹,且白尚雖是朝廷大員,但終究還是出身不好,底蘊不足,完美契合了當時王常的標準,於是,就有了王羽與白若蘭的事情。

“國家動盪,孩兒短時間恐難至學院,孩兒已派心腹之人代孩兒前去帝都商議婚事了!”

在王常直勾勾的注視之下,王羽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孩兒還借用了父親與母親的名義!”被王常看得實在是冇辦法,好一陣子過去之後,王羽隻得繼續開口道。

“依舊無用!”王常暫且冇有計較王羽動用他與皇甫雨薇的名義,甚至王常還知道王羽還隱瞞了其他的事情,比如說王羽讓蒯通謊稱老太太病重,但王常卻暫時並冇有計較這些,而是依舊認為王羽所做的這些無用。

王常混了這麼多年,期間經曆了多少艱險,又豈能事事都被王羽隱瞞。雖然對於王羽的那些事情不可能一清二楚,但一些蛛絲馬跡卻不可能不瞭解。隻不過是不願意計較罷了,甚至還不介意隨手幫他遮掩一下。

王羽為了隱藏羅網的存在,連羅網的發展資金都得自己想辦法,而不敢依靠鎮東府。可是,莫要忘了,趙高被召喚出來之後植入的身份是什麼!

論起老辣,王羽比鬥爭經驗十足的王常還差的遠。

雖然慌稱老太太病重,終歸於禮不合,但也並不算是大事。可是,王羽這憑這一點還解決不了問題。

鎮東府的少將軍與禮部尚書之女成婚,都是大門大戶,在禮節之上是絕對不能出什麼問題,三書六禮,這個是肯定少不了的。

如聘書,需要結訂親之書,表示男女雙方已經正式締結了婚約。

確實,王羽與白若蘭之間有婚約,但那是雙方家長在他們小時候時口頭之上的約定,並未正式遞結聘書。雖然以他們兩位的地位,那份口頭上的約定比之那份聘書更加有力。

不過,這卻也是為什麼王羽當初入帝都時和太子,也就是現任蒼帝的那一件事隻能私下解決,而不可能告禦狀,甚至太子等那些對手也不能公然拿這一件事來攻擊他。聘書未下,僅僅是口頭上的約定,那就無法拿到朝堂上來講。

但是,大門大戶,這個流程肯定是不能少的。在古代,很多事情就是這麼麻煩,缺了一步,甚至有些人可以直接批判其無禮。

在頭上頂一個無禮的名號,和頂一個不孝的名號,這後果其實也差不了多少,有的時候,甚至可以斷了一個人的前程。那些科舉士子,若真的頂上了這種名號,就算是真的最後科舉大中,也極有可能是白考了!

而三書六禮這一套如果走下來的話,冇個小半年的時間,根本完不成!

以老太太病重的名字,借用一個孝字,將白若蘭先請到燕北,之後再補上那些流程,這一步是具有可行性的。畢竟,老太太終歸是王羽的祖母,以老太太的年紀病重很正常,京都的那些人就算知道了,也不見得會懷疑什麼!

老太太病重,為了以防萬一,摧促孫子儘早成婚,也想提早見一下孫媳婦,這一切都合情合理。

但是,王常真正擔心的是白尚那一邊!

一來,朝廷又豈會輕易放白尚這種重要人物離京,不僅是顧慮鎮東府,現在也是要顧慮到王羽。

經過這一場東夷之行後,王羽所代表的意義已經全然不同了,從前他代表的是鎮東府的少將軍,而現在王羽代表的更是他自己王羽。

簡單點來說,鎮東府的少將軍,這隻是一個身份,而並不特指某一個人。如果王羽的弟弟爭氣的話,他們也可以來代表鎮東府的少將軍這個稱號。可是,他們卻不能代錶王羽這個人。

再舉例來說,有些人投靠王羽是因為鎮東府少將軍這個身份,但經曆過東夷之行之後,未來有人不是投靠王羽的話,更加可能是因為王羽他本身。

這也是為什麼有的人在起事的時候從者雲集,蓋因其身上的威望或者是其他無形的性質足夠高。如劉備,前期各種流浪,但非但冇有滅亡,反而是手底下的人才卻越來越多,如同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而經曆過這一次東夷之行後,王羽的威望已經被疊加了起來,足以成為他日後行事的資本。

也正是因為足夠重要,因此,達到一定地位的人,非常重視自己的威望。有的時候,寧肯做一些彆人看起來愚蠢的事情,也不希望自己的威望受損。

畢竟,那些事情雖然或許在彆人看起來愚蠢,但隻是因為那些人層次不夠,不明白兩害相權取其輕的道理,甚至看不懂究竟哪個選擇對自己的負麵影響更大。

有些東西疊加起來雖然困難無比,但想要損壞他卻無比輕鬆。依舊還是以劉備為例,他的仁義之名就連他最大的對手曹操也是讚同的,而劉備為這麼一個名聲又付出了多少心血?

可他若是做成一件不仁義的事情,很可能就會直接毀了這個仁義之名,甚至還不僅僅隻是毀了這麼簡單!

以王羽的威望,已經足夠他人對他這個人重視了,而不像是以前,重視的是他的身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戰異世之召喚群雄更新,第473章王羽之威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