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羽走出將軍府主屋的西次間,轉回頭看到守在門口的丫鬟衝他點了點頭,這才撩開了簾子大步走了出去。

屋內,一股沁著清香的暖意便撲麵而來。

嫋嫋的青煙自鈞瓷香爐中升起,帶著淡雅的梔子香。旁邊擺了個粉彩的長頸花觚,插著幾枝鮮豔的紅梅。

鎮東將軍府夫人皇甫雨薇正斜倚在臨窗的大炕上。她穿著件沉香色繡翠竹的褙子,臉上的神色看起來有些陰沉,不複剛剛的明媚。

“夫人!方將軍來信!大老爺調蒙武將軍所部,並七千徒卒於大公子!另遼陽府庫全部對大公子開放!”一個老婆子小心翼翼地上前說道。

說是老婆子,但四旬往右的年紀,由於常年也差不多處於養尊處優的狀態,卻並不是那麼顯老,甚至還多了那麼一絲貴婦人的氣質。

這老婆子當年也是皇宮之中的老人了,自皇甫雨薇年少的時候就已經伺候在身旁了。在這府中,冇幾個人的地位可以超過她,王羽見了人家之後,也得主動問上一句好。

其實,真要是按照道理來講,這人終歸是奴,而王羽卻是屬於主人。主人見了奴才的話,自然是冇有向其主動問好的說法。

但越大的家族之中,規矩越多,像這老婆子這樣的親信丫鬟,而且她侍奉之人如果還是王羽的長輩的話,那王羽在其麵前輕易之間也不能擺出主人的架子。

畢竟,她代表著可遠遠不止她一個人,還代表著皇甫雨薇的臉麵。下麵那些人給的不是這老婆子的麵子,而是給的是皇甫雨薇的臉麵。

這就好比是在皇宮之中,皇帝的大太監,就算是外麵那些臣子見了,也不可能冇事招惹人家,說不定還得孝敬人家一點。

“哐當!”手中之物無意識地掉落在地,周圍幾個伺候的丫鬟慌慌張張地跪下。不管和她們有冇有關係,不管是不是她們的錯,這個時候跪下纔是生存的本能。

所謂的大老爺,自然指的是王常了。而所謂的大公子,對應的也自然是王羽了。他們在軍中有彆的稱呼,但回到府內之後,就要換成另一個稱呼了。

整個燕北之內,除了王常之外,其他的人無一人有資格調動包括三千黑騎,再加上七千步卒。

雖然王常之父現在仍然在世,但他畢竟因為身體的原因已經退下來將近二十年了。這二十年裡,足夠王常將鎮東將軍府經營的真正屬於他了。

因此,就算是王常的父親,現在也冇有資格調動這麼多兵力。彆說是調動兵力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王常之父時代的將領現在仍然還在鎮東軍之中的,又能剩下幾個?

“大老爺派了哪位將軍輔佐大公子!”皇甫雨薇自王羽剛剛過來時就已經產生的不安越發強烈了起來,但依然還是壓下心中的不安繼續問道。

“除蒙武將軍外,多是大公子於軍中發崛之人,大老爺並未再派他人!”老婆子小心翼翼繼續道。

“且先退下吧,將她們全部都處理一下!”皇甫雨薇再是以一個慵懶的身形斜靠在哪裡,隻是,此時她的心中卻已經泛起了滔天巨浪。

短短的幾句話,這背後不正常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王羽這個時候的歸來也是不正常,王羽剛剛顧左右而言他的表現同樣不正常。皇甫雨薇清楚,這背後一定有天大的事情要發生了。

而隨著皇甫雨薇話音落下,屋內的幾個丫鬟卻是不斷叩首,苦苦哀求一條活路。

能進鎮東府之中當丫鬟,這對於那些普通人家的子女來說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就算是當一個奴才,但那得看當誰的奴才了,有些人都奴才就算是奴才的身份,但也超過這世上絕大多數人了。

況且,鎮東府上的丫鬟,每月的月俸可絕對算是相當豐厚了,主人家若是高興的話再賞賜上一點,她們一年的收穫很可能是她們原本的家中所有人一輩子加在一起都攢不夠的。

隻是,這世上當然不可能有什麼事情是僅僅隻有好處,而冇有壞處的。有好處,但奈何風險也大,稍微多聽到一點主人家的秘密,她們就可以發生一意外了。因此,這些越大的家族,每年的丫鬟需求量都很大,很重要一個原因,其實就是消耗也不小。

其實,這間屋子這麼大,這些傢夥當時的距離都很遠,再加上那老婆子說話時又是故意壓低了聲音的,她們其實也根本就冇有聽到什麼。但就是因為她們有聽到的那麼一點可能,她們就要被無情地處理掉,任憑她們怎麼求情都冇有什麼用處。

天狼關的戰事根本就用不到王羽,而且,王羽現在將他的目光又放回了大蒼之內,因此,他已經有儘快離開燕北的打算了。

他此行或許會離開很長時間,但王羽卻並不擔心他這兩個弟弟會利用這麼些年雄起。一來,他的很多人手已經被他先後明裡暗裡插了進去。

二來,東夷一戰,已經奠定了他王羽足夠的威望。王羽可不相信,他這兩個弟弟能用這幾年的時間裡,在這方麵超過他。在軍中,如果想要收攬人心,戰功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等到他未來有朝一日攜無儘威勢再次歸來之時,未來和他那兩個弟弟就更加冇有關係了。

隻是,在離開之前,王羽仍要在去見上皇甫雨薇一麵。孝之一字,大於天。不管是從感性上出發,還是從理性上出發,王羽在最後都得去見皇甫雨薇一麵。

但這一麵,卻讓皇甫雨薇發現了太多不尋常的事情。

這個時候,王羽怎麼都應該在邊疆之中作戰,但卻突然返回了鎮東城,自他從東夷返迴路過這裡之後冇多久就再次返回鎮東城,這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二來,在剛剛的言語試探之中,皇甫雨薇同樣發現了許多不正常的事情。

畢竟,王羽不可能真的說他想要自立門戶,甚至是去分裂朝廷了。皇甫雨薇是王羽之母,但她同樣是帝國的長公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戰異世之召喚群雄更新,第475章反常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