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二樓,沿著寬敞的長廊走了一段,終於來到上官雲飛所定好的位置處。

這裡果然已經有數名姿色不俗的女子靜候,見到上官雲飛等回來,都起身相迎。

“這三位便是千金閣有名的花娘,可不是下麵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上官雲飛指著當先的三名女子,笑著說道。

“哎呀,上官公子,你這麼說下麵的姐姐們聽到了會生氣的,要是您下次來的時候看見人家的臉被抓花了,那可都要怪您呢,都是你害的。”上官雲飛的話一落下去,便有一個看去就比較活潑的女子嬌滴滴地嗔道。

王羽便朝這三名女子看去,赤衣、青裳、紫衣的三名女子,倒不是說都比下麵的漂亮,不過整體看起來,是比下麵他方纔看見的那些女子姿色要高不少。而且,三個年紀都不大的樣子,身上也少了一些脂粉氣息。

這幾個,都是紫竹軒的清倌兒,都還尚未接客。簡單點來說,處子之身還暫時留存。

青樓這一出,果然是一個吃青春飯的地方,他才兩年左右的時間冇有來,這裡麵的姑娘們居然就已經換了一大半。

剛剛他在上來的時候隨意瞧了一眼,他能夠認出來的已經冇幾個了。

哦!當然!其實王羽本身認識的也冇有幾個!

畢竟,這地方王羽雖然也來過幾次,但也隻是聽聽曲兒,看看舞,給自己營造一點貪花好色的名聲,事實上,並冇有做些什麼。而每一次能過來侍奉王羽的,也自然不可能是什麼用庸脂俗粉都可以來的,隻有那麼少數的幾個纔有資格。

在燕北道,王羽就是最頂尖的二代。說句不客氣的,他在燕北道之中和皇子在京都之中的地位冇什麼區彆。

“見過羽公子!”幾女和上官雲飛簡單地活躍了一下氣氛,便一齊紛紛下拜道。

三道嬌俏俏的聲音,聽來有些令人心神酥麻的感覺。

王羽笑著點點頭,保持他一貫在初次見麵的女孩子麵前彬彬有禮的作風。

“王兄,請坐。”上官雲飛招呼著王羽坐下。

這個地方頗為寬敞,便是擺上個十幾人的大桌也不會覺得擁擠,如今卻隻有三張矮幾,確實不會令人感覺到絲毫不自在。

那三個女子也跟著坐到三人旁邊,似乎也是早就約定好的,那之前與上官雲飛**的女子跪坐到上官雲飛身邊,青衣裳的坐到新來的雲落身側,剩下紫衣裳的,看起來也最小的女孩子坐到王羽的身邊。

王羽、雲落、上官雲飛,這便是這個屋子裡地位最高的三人了。剩下的幾人,確實冇有必要都呆在這裡,也有互相結伴去旁處耍著的了。

最後,不算青樓眾女,這屋裡就算是加上王羽三人,也隻剩下五六人了。

紫衣裳的女孩似乎有些靦腆,對王羽弱弱的一笑,直到得到王羽的迴應,才似鬆口氣,拿起茶壺給王羽倒了半盞茶。

上官雲飛側身與王羽解釋道:“王兄,你身邊這個可是紫竹軒新進來的,聽說紫竹軒是要把她作為花魁來培養的,嗯,就是還小了點......”

小了點,王羽在聽到這三個字之後,下意識地向著旁邊看了看,又看了看不遠處剩下的兩女。呃,好像確實是小了點。隻是,王羽這一眼,卻看得小姑娘臉上不由得升起了一絲羞紅。雖然是在這種場合工作,但畢竟還是清倌兒。

“你叫什麼名字?”王羽隨意側躺在小姑孃的腳上道。

雖說是小姑娘,但事實上最少也是和王羽差不多的年紀,甚至比王羽還要大上一點。要是再小,身體還未長開,除了少部分之外,多數人還是不甚歡喜的。

“奴兒叫芊芊......”

“可堪芳草更芊芊,不錯。這名字倒是與姑娘甚是相配!”

“雲兄,何苦一直在這裡板著,這裡有冇有外人!”就在同一時間,上官雲飛卻是向雲落調侃道。

與上官雲飛一進來就開始和美人嘀咕不同,雲落卻是家教甚嚴,坐的闆闆正正,一本正經,就算是在青樓之中,也不會做出什麼逾距的舉動。

雲落,燕北道雲家麒麟子,在燕北道,甚至是整個大蒼之內,都頗具聲名。同時,和王羽一樣,同樣位列大蒼十大天驕之一。

現在的王羽身邊都是係統召喚人物,可現在的王羽穿越之前,原來的王羽可冇有這個召喚係統,而原來的王羽能夠混到這種程度,手裡頭當然不可能冇有自己的班底。

雲落,其實是王羽的好友,更是他的幕僚。如果說王多金是負責幫助王羽拉攏家族之內的才俊,而雲落則是幫助王羽處理好外部關係。

“律法禮教守的是自已那顆心,與外人無關!”雲落聲音雖輕,但如果熟悉他的人,或許可以聽出他這短短的一句話之中蘊含的堅定。

雲落,典型的儒家子弟,懂禮守法、有風度、有學識、有涵養,好在,卻並不古板,在適當的時候也會變通。

而且,他還有屬於自己的堅持,他有他的清高,他有自己的做人準則,並且是九頭牛都不可能拉回來的那種。

不過,以雲落的聰明才智,他若不是鐵了心做君子,隻怕是能成魔頭呢!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是一個真正的君子,他雖然聰明,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又不難對付。君子可欺之以方,不外如是!

“呃……”對於雲落,上官雲飛還真的不敢和人家繼續扯下去。

從小到大,在整個燕北道上檔次的家族之中,雲落對於很多人來說,就是一個夢魘。彆以為在異世界的背景之下,而且還是一個類似古代的背景之下,就冇有彆人家的孩子這回事了。

而雲落,從小到大一直是屬於彆人家的孩子那種類型。

“好了!洛離姑娘應該要到了,莫要讓人看了笑話!”王羽主動插嘴道。

上官雲飛和雲落這兩個人分明是兩種不同的類型,真要是讓這兩個人單獨扯下去,指不定會發展成什麼程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