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離姑娘?”雲落倒也有了一絲動容。就算是他,王羽也都是對他藏著腋著,也就是讓他看到過一次。想不到,這一次王羽竟將她也叫了出來。

洛離,這可是紫竹軒四大花魁之一,乃是真正的琴藝大家。以她的琴藝,就連許多已經浸淫於此道幾十年的老前輩也自歎不如。

最關鍵的是,從四年前的時候,洛離便號稱已經被王羽收入房中,隻有在王羽來的時候,纔會出來獻曲。

因為王羽的身份,就算是王羽一年就來上幾次,可洛離也成為了紫竹軒一個相當特殊的人物。終歸也隻是一個花魁而已,冇有人願意會因為一個花魁而和鎮東府的少將軍交惡。

但事實上,也隻有王羽知道,所謂傳言不可信,什麼收入房中,那根本就是扯淡,王羽當初也隻是欣賞對方的琴藝而已。

何況,四年前的王羽纔多麼大點。

事實上,從始至終,王羽都是一個純情小處男。還得感謝現在的這個王羽,才讓王羽最終擺脫了這個名頭。

等待的中間,王羽端起茶準備喝一口,旁邊的芊芊並冇有什麼動作,倒是雲落身旁的青衣好下立馬移身伸出一雙嫩白的小手臂,協助他送到嘴邊......

這也是為什麼這些達官顯貴分明家中丫鬟仆婦不會少,還喜歡到這種場合來了,其實姿色未必比家族精心挑選的丫鬟要好多少,最主要的,是這份主動和眼力界,相處起來實在令男兒心神愉快。

也是,便是王羽,家裡的那些丫鬟對他再心懷叵測,也不大敢明著勾引他,都是學過規矩禮儀的。

當然這裡麵的美人,也是學過規矩禮儀,但是,顯然這兩種規矩禮儀,天差地彆......

“奴家且敬公子一杯。”青衣女子倒了一杯酒,聲音嬌弱道。

王羽笑著舉杯喝了。

青衣女子見王羽這麼給麵子,麵上笑容更誠摯三分,使得她本就嬌豔的容貌更豔麗三分,然後看了一眼王羽身邊的芊芊一眼,輕啟朱唇笑道:“奴家這個妹子年紀小,若是有伺候不周到的地方,還請公子爺千萬見諒,不要與她計較,便是公子爺憐惜了。”

麵對這並不知道是否真心的關心,王羽也無心去細究,隻是搖搖頭道:“不會。”

更何況,這紫衣女子一看就是剛踏入這一行不久,內裡外裡總要乾淨那麼一點,應是上官雲飛特意安排的。略有失禮處,王羽也不可能真的去計較什麼。不該計較的地方計較,也隻是平白失了氣度,不會有什麼任何有益的收穫。

忽聽後頭門簾響動,木質房門被打開的聲音。

眾人回頭看去,隻見他們背後三合六扇的廂房被打開,現出裡麵的場麵來。

早有一個蒙紗的美人端坐在一把古琴之後,兩邊各有一名持蕭和笛的女子,兩側的角落,還有數名管絃樂手。

“奴家洛離,見過公子,見過眾位公子。”

古琴之後的美人兒身形玲瓏柔美,她就這麼坐著,兩隻手臂輕輕的搭在古琴上,沿著酥臂往上是一抹紗衣,紗衣之下是一件紫紅色的胸衣,可惜被薄紗籠罩未能見得全貌。

美人有一雙豔麗的美眸,眉間一抹花鈿,雖然臉上繫著白紗,以致於看不見鼻梁和嘴唇,但是完全無礙眾人得出判斷,這是一名絕色美人。

洛陽,紫竹軒鎮軒花魁之一。她蛾眉微動,螓首一點,雅淡而不失禮貌地向著王羽盈盈一拜,受又與眾人見了禮。

這還是王羽第一次見到洛離,更準確的說,除了從前身殘留下的記憶中得到的一些片段之外,這應該是現在這個王羽第一次見到這個真人了。

上官雲飛那隻已經習慣了開屏的孔雀光見到洛離的時候也不免多看了幾眼,但很快卻就又收回了目光。不管此女是不是如同傳聞中的那樣和王羽有關係,但且就先當他們有關係好了。

夢依然、楚霏兒、木心雅,再加上現在的洛離,這就是這幾年紫竹軒最負盛名的四大花魁了。

前兩者都有倖進入了這一次花魁總決賽的名單之中,因此,今日這兩個肯定是不會登台獻藝了。而今日,剩下的兩位花魁之一,現在就出現在了這裡。

事實上,以洛離的才情,如果是她要是選擇競選這一次花魁總決賽的話,肯定在總決賽之中有她的一席之地的。

隻是,自從四年前開始,洛離基本就不怎麼拋頭露麵了,自然也不會去參加什麼花魁大賽的。

“不知公子欲聽何曲!”洛離淡雅的聲音響起,就好似空穀幽靈一樣。

“洛離之曲,卻是隻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即興發揮便是!”王羽輕輕伸手示意道。

王羽等人聚在一處,清音作伴,酒戲酣暢,自然是愜意無比,不過對於整個紫竹軒寬敞的大廳來說,動靜還是微不足道的。

洛離一曲清麗雅淡的曲子,聽得王羽都微微點頭。

這等水平,屬實稱得上是琴藝大家了。

“洛離琴藝依舊,聽姑娘一曲,如飲甘泉!”一曲終了,王羽也不吝嗇他的誇讚。

這個時候,本來也需要讚美,否則豈不顯得不夠和諧?

“多謝公子。”

洛離謝過之後,複問可需要她再彈奏一曲。

但是實際上,在場的大多不說不通音律,但也絕對不會精於此道,偶聽一曲還罷了,一直聽,也確實冇那個興致。

原本的那個王羽還略通音律,但現在這個王羽在這方麵卻水平一般。

王羽能夠將曾經那位王羽的武道知識、兵法知道等主要的內容吸收了已經很不容易了,剩下的音律這一類,雖然說也吸收了。不過,也隻是有了理論而已。簡單來說,他可以勉強當上一個嘴強王者。

王羽道:“彈奏就不必了,多時未見,不知洛離可能過來與一敘?”

“公子吩咐,洛離自不敢不從命。”

美人也不扭捏,慢慢起身,款款走出房間,來到眾人跟前,先是盈盈一禮,然後才從伺候在這裡的姐妹手中接過酒壺,一一為眾人斟酒,最後款款落於王羽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