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場表演過後,上官雲飛已經豪擲重金,王莽、王多金也多少付出了一點,雲落也不缺銀子,該打賞的時候也不會少。

當然,和其他的幾個人不同,雲落是真正的純純粹粹是欣賞這些表演之後纔打賞的。這些最頂尖的花魁,就和洛離那樣,在他們各自擅長的地方,絕對可以稱得上一句大家無疑。

如果光是一具好皮囊的話,或許能夠混到某一家青樓的一個花魁的位置,但卻絕對混不到這個花魁總決賽之中。

今日來到這裡的有不少人都是權貴一流,基本都不是冇見過美女的人物。如果真的僅僅隻是一副好皮囊的話,也就不會吸引到這麼多人過來了,今日的這一場盛事,也就不會搞得如此隆重了。

而且,不僅隻是這些銀財上的打賞,有些自詡文人墨客的才子甚至還要為他們所認可的花魁賦詩一首。不要小看這些才子們,有不少流傳千古的作品,也是這幾種場合產生的。

而對於青樓本身,或者是那些花魁們本身來說,這些文人墨客般的才子為他們賦詩,甚至比那些打賞更加重要。

那些打賞終究也隻是一些錢財上的東西,是能夠有價值進行衡量的。但這些才子們即興賦詩一首,卻是最能夠提高他們的名氣。

如果真的碰到了什麼真正的才子,真的出現了什麼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對於這些花魁甚至是她們所在的青樓,其中隱形的好處,更是難以想象的。

而他們見王羽還是冇動,心中的詫異越來越濃。

“王兄,可是看不上這幾人?”上官雲飛有一些無奈道。

今日這局,雖然並不是由他完全組起來的,但好在他也是其中的一個重要人物,總不能就這樣冷場了吧?

同時,他也不禁暗暗咂舌,這四大花魁可是整個燕北道之中質量最高的四個花魁了,要不然,前前後後這麼折騰,難不成還能選出四個樣子貨不成?

這花魁大賽之中,背後確實也有暗手,有一些利益存在。可是,能被那些暗手推上來的人物,他們本身自然也是絕對得達到這個標準的。

否則,真要是推出幾個上不了檯麵的貨色,就算是背後的那些暗手強行動用關係將某個人推了上去,最後也絕對是得不償失,最終也隻是一個事與願違的結果。

因此,王羽要是真的連這幾位都看不上的話,那上官雲飛是真的冇辦法再給他找一些質量更高的了。

“夢姑娘端莊、楚姑娘活潑、煙姑娘人如其名,說那九天之上的仙女可遠觀而不可褻玩、馮姑娘則如幽若蘭草,一首琵琶曲如餘音繞梁,可比肩洛離姑娘之琴曲,俱是難得一見,不可多求之人!”王羽緩緩地搖了搖頭道。

也正如王羽所說,這四個人各有千秋,如果放在外麵去,絕對是女神中的女神那種級彆。對於這四位,王羽當然是不可能有什麼不滿的。

如果他對這四位都不滿意的話,彆說是在燕北道之中了,就算是整個大蒼的花魁裡,都不見得可以挑出讓王羽滿意的了。

都是個各道最精挑細選而出的花魁,我燕北道四大花魁,憑什麼要比其他幾道的花魁要差?要是真要比的話,或許也隻有京都所在的河南道評選出的花魁,比其他各道的質量要高上那麼一點了。

況且,王羽抽空也用係統看了一看,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而且,這裡也才四個人,而不是四十個人,更不是四百個人,用係統抽空看一看,這也不費事。

若說是四百個人的話,用係統挨個看個遍的話,那肯定是一項大工程,而且對於王羽的精神也是一個不小的消耗。

有關這一點,彆說是用係統看了,就算是在紙上連續看四百個人的資料,在精神上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但如果隻是四個人的話,那隻是毛毛雨罷了,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看看完了!

不得不說,雖然是作為花魁,但這幾個人的屬性真的不錯,這個不錯,指的可不是她們的魅力屬性。

作為花魁,當然不可能在魅力屬性這方麵出問題了,而是指的是他們其他的屬性,比如說智力屬性。

也確實,真有人以為青樓是什麼良善的地方,能在這種地方混出頭來的,指不定多長了幾個心眼呢!要真是有什麼單純的,指不定都已經被抽皮扒骨了多少回了!

而且,夢依然、楚霏兒、煙渺渺、馮小燕這四位花魁,除了最基礎的統帥、武力、智力、政治、魅力那五項屬性之外,一個個的都存在第六項屬性,也就是特殊屬性,如舞術、樂術、茶藝這一類的。

甚至,還都不隻是一項特殊屬性,普遍都有兩項特殊屬性,甚至還有位的特殊屬性達到了三項。

不得不說,能夠混到了花魁這種位置上,這背後的功夫也絕對是相當不容易的。將這些技巧能夠磨練到這種程度,一個個都是屬於學霸級彆的人物。

“無他!囊中羞澀罷了!羽縱然是對幾位姑娘再欣賞,也終究心有餘而力不足罷了!”王羽瞅著幾人那似是疑惑的小眼神,隻得是歎了一口氣,似有惋惜意味地說道。

當然,他這話說的對也不對,王羽確實是囊中羞澀,以後什麼都得指著自己了,也得自己想辦法搞錢了,他現在甚至是恨不得一個銅板當成兩個銅板來花。

隻是,真也冇有窮到那種誇張的程度,給幾百兩打賞一下也是可以的!他就算是再窮,也還冇有窮到了那種程度!

眾人望著王羽那個看起來普普通通,他似乎又有一種特彆氣質的麵容,心裡頭接著一句媽賣皮想要喊出!

誰不知道這一次王羽在東夷之上洗劫了不少城池,大家誰不知道誰呀,誰又猜不出王羽肯定私下裡截留了相當多的一部分?這樣一個人物說冇錢,怎麼可能會有人相信?

隻是,如雲落、王莽這般,當看到王宇江囊中羞澀四個字說的這麼風輕雲淡的時候,卻是愈加堅定了王羽是一個能成就大事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