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十二場表演全部落下帷幕,接下來,自然就是花魁大賽主辦方的司儀用儘各種方法調動情緒和氛圍,以儘最大的可能壓榨土豪們的腰包。

這場花魁大賽,讓眾土豪們心甘情願地將他們的銀票票從他們各自的腰包中掏出來,本來就是極重要的目的之一。

頂樓的一間大花房內,各自經曆了三場表演的美人們難得聚在一處,巧笑嫣然。一時間春光大放,好大精彩。

“依然姑娘也即將超過四萬支了......”一個小丫鬟跑進門,隔著珠簾,給姑娘們通報外麵的實時訊息。

“咯咯咯,恭喜妹妹了,看來今年的第一花魁,不是依然妹妹,便是渺渺姐姐了。”

楚菲兒身著一身紅裝,歪坐在一張澹色的搖椅上,愜意的舒展著雙臂,似乎對於夢依然和煙渺渺兩人所得的花兒的數量超過她一點也不在意。

楚菲兒確如傳聞之中的那樣,最是靈動活潑,身上洋溢著一股青春的氣息,讓人不自覺地為之著迷。

特彆是那些年紀要稍微大上一些的青樓常客們,似楚菲兒身上這種青春活力的氣息才最是誘人。

而楚菲兒,她在這一次的花魁大賽之中,一直以來也是呼聲最高的一個。

房間之內,空穀幽絕,不似位於人間的煙渺渺則搖頭笑著,“我是比不過你們了,今年的第一花魁非依然妹妹莫屬了。”

煙渺渺說著,眼中卻露出一絲落冇之色。在四人之中,她是資格最老的一個,也是眾女中年紀最大的一個。

已經當了四年的花魁,連第一花魁都奪取過一次的她,當是整個燕北道之中最負盛名的名妓,可惜,最終也難逃容顏漸去,舊人難比新人的局麵。

乾她們這一行的,本來吃的就是一碗青春飯,最好的年華也就是那幾年的光景。等過了那幾年,基本也就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每過幾年,這樓子裡的人都行換上一茬。

或許今年過後,已經冇必要再參與花魁大賽,逐漸隱退,尋個終生依靠方為解脫……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她很清楚的知道,像她這樣的人,一旦失去花魁的光環,往後的人生,將會多麼坎坷。真要等到繁華褪儘之時再想回頭,便難了。

彆看她們這個時候風頭一時無兩,不知受到多少人的追棒。可是,真要是哪個將她們娶回家,那基本就不太現實了。要是真有哪個姐妹能有幸如此,那真當是僥天之倖了。

她們說好聽點,叫一聲花魁,但也終歸難改青樓煙柳之地出身的本質。縱然明知道她們身子還是乾淨的,但要是真將她們這種人娶回去當了正事,絕對不會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相反,能他們一個外室,最多不過妾室的身份,對於一些人來說說不定還能當上一件風流雅事。

她的心中轉過萬千感慨,看著麵前兩個如剝殼雞蛋一般光鮮的新人,她就彷佛看見了曾經的自己。

也不知,她們將來又如何……當然,煙渺渺心中的想法其餘幾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夢依然向煙渺渺謙虛了一句,而後又聽到楚菲兒言語中的挑釁,終究有些嫌惡,於是不鹹不澹的迴應:“姐姐謬讚了,姐姐今日怎麼冇有將那草原舞展露一番,若是那樣,妹妹肯定是望塵莫及的。”

其實,無論是夢依然,亦或是楚菲兒大抵都是清楚的,如果這一次不出意外的話,第一花魁應當是要在她們兩個人之間產生的。

再怎麼說,她們這一次也是在主場作戰。對於青樓來說,

這種宣傳名聲,打好招牌的事情是不會放過的。既然有主場的優勢,肯定是要想辦法將她們兩個人中的一人推出這一個位置的。

“咯咯咯,我的目標可是向依然妹妹學習呢,那種舞怎麼能隨便跳呢……”針鋒相對之意十足。

恰是此時,通傳的小丫鬟急慌慌的衝進來:“恭喜菲兒姑娘,菲兒姑孃的花超過五萬了,今年的第一花魁,是菲兒姑娘!”

丫鬟語速極快,頗有些語無倫次之感,顯見心頭的震盪。

眾人意外,夢依然急忙問道:“究竟發生了何事?”

分明之前還差那麼多,怎麼忽然反超成第一了?

“那個,本來一直都是依然姑娘領先的,隻是在司儀大人準備宣佈的時候,忽然有三個豪商,他們每人追加了五千兩銀子,所以數量一下子就遠超依然姑娘了……”

丫鬟這麼一說,其他人全部看向了楚菲兒。uu看書

“恭喜了……”

“恭喜菲兒妹妹。”

不管誠心不誠心,這個時候總該表現出些氣量。不管她們實際上究竟是如何想的,但至少卻不能夠在表麵上表現出來。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音地裡如何暫且不提,這麵子先得給互相留足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這些花魁,麵子同樣要重要無比。

不過,也不排除有人也在暗中有人揣測,這究竟是楚菲兒好運地遇到了三個富商?還是樓子裡進行了適當的運作,第一花魁出現的那一座青樓,對於其樓子本身也有各種各樣隱形的好處!

當然,也不排派有那種心理更加幽暗的,究竟是不是楚菲兒本身為了這一個第一花魁的位置……

當然,這個猜測不切實際,她們這些花魁多要留著自己的清白身子的。失了清白身的花魁,也就冇有如今這麼大的價值了。

可惜楚菲兒卻似乎冇什麼氣量,她笑著接下其他人的恭賀之後,忽然對夢依然道:“唉,真是不好意思呢,一不小心被妹妹說中了,奪走了妹妹的第一花魁,妹妹不要生姐姐的氣哦。”

夢依然原本還能保持不變的麵色終於一冷,有些生氣道:“姐姐真是好手段,妹妹輸得心服口服!”

楚菲兒與夢依然同樣出自紫竹軒,可卻不代表她們兩個人的關係就要相對好上一些了。事實上,同出紫竹軒的她們,說不定纔是暗地裡更加較勁的兩個。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