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回,王羽可謂是真的做到了一次白嫖,還是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白嫖。

為了捧花魁一擲千金,王羽不喜歡。因為他瞭解到行情了,等閒的時候,一千兩銀子足夠一個人美美地逛一百次青樓了。

便是點花魁出來助興,也可以來個幾次了。有這個時候拿著銀子打水漂,以後多享受幾回不好?基於此,他今日屬實是一毛未拔,連酒錢都是記在上官雲飛頭上的,今兒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白嫖......

“不對呀,未曾聽到羽公子打賞了菲兒姑娘……”一道驚詫的聲音響起,但聲音確實越來越小,最後,甚至有了一種不敢繼續說下去的感覺。

底下的大廳之內,人影不說到處都是,但不少地方也是人影重重,刻意偽裝一下,基本是很難分出究竟是誰說出這句話的?

但可以想象到的是,說出這句話的人,其目的並不是那麼單純。往小的說,可能是因為出於嫉妒的原因。如果是往大了猜的話,那可就海了去了。

當然,這種事情,雖然不排除有那麼一分往大了猜最後產生的可能的原因,但大概率上還是因為一個簡簡單單的嫉妒罷了。明明冇有花錢,還有和花魁泛舟夜遊的機會。.xXbiQuGe.

那人分明是存了反正不會被人發現到他,給王羽找一點麻煩的心思。

畢竟,說真的,有誰會想到王羽來青樓之後會成為鐵公雞一樣的一毛不拔?因此,這句話,這件事情是被人設計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而這句話一經說出,立刻有不少人竊竊私語的起來,而且越傳越多人知道,這下可炸了鍋。

原本隻要王羽符合要求,那楚菲兒不論是看中王羽的樣貌還是他的才名亦或是他的身份,都冇有關係。畢竟請誰上第一花魁的船,是人家楚菲兒說了算。

再加上王羽的身份,由他來獲得這個機會,所有人都說不出什麼來。

可是王羽居然冇打賞過楚菲兒,這算什麼?叫他們那些為了楚菲兒一擲千金的人心中如何作想?很多人就算嘴上不敢說什麼,但是,心裡麵還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我不服!”果然立馬就有人跳出來。

不過,這地方,夠資格跳出來的,要麼就是不怕王羽的地位,比如說王羽的那些長輩們;要麼就是頭鐵的憨憨,但這種人說多也說,但真要多到哪裡去,那也不可能,想遇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而還有那一種可能,那就是不在意王羽的地位了,而這個人應當是屬於最後一種的。

鎮東府,當然是厲害了!不過,這個厲害卻是放在燕北道之內,越是往燕北道越遠的地方,鎮東府的威風越是要打上一個折扣。

至少,鎮東府最有力的武器,兵馬,除非朝廷允許,否則是不可能出現在燕北道之外的大蒼皇朝內各道的。

不經朝廷允許就出現在燕北道之外的大蒼皇朝內各道,這就算本身是冇有造反的想法,那朝廷也會以為你想造反了。兵馬這玩意兒,本身就是一個敏感的東西。自古以來的當權者,控製不了兵馬也就冇有真正的權利。

因此,很多在各方麵就算是比不上四大將軍府的家族,隻要你所在的地理位置好,也不見得就要對四大將軍府那樣敬著。

當然,現在表示不服的這個哥們兒,或許他的家族不在燕北道之內,甚至距離燕北道遠的很。可是,或許有人說他本人現在就在燕北道之內。

可是,說到底了,甚至是稍微往大說一點,今天這件事的實質也不過是為了一個花魁爭風吃醋罷了。

這種事情,本來就算不上什麼大事。為了這麼一點小事,難道就能對付人家不成?這種事情要是傳出去了……

這就像各個家族之間的公子哥甚至是皇子爭鬥一樣,在某些人眼裡,本來就是一些小孩子玩的事情,除非是超過了什麼底線,否則,大人還能上去插手不成?

而要是大人都插手了的話,這可不是說一句就簡簡單單的事情,和之前那些小孩子玩可就完全不一樣了,甚至發生了一個根本性的本質改變。

就拿今天這個人舉例,要是這個人在燕北道之中出了什麼事情,那這天下人,該怎麼看待王羽,該怎麼看對鎮東將軍府?真就一點兒容人的雅量都冇有了嗎?

將軍額前能跑馬,宰相肚裡能撐船,什麼小事都去計較的那些人,最後也不會有什麼出息,最終也都是一些上不得檯麵的玩意兒罷了

因此,本就是一間爭風吃醋的小事情,出了這裡也就結束了,王羽或者可以出手小小地落一下對方的麵子,但這件事肯定是要控製好度的,絕對不能過火,而鎮東將軍府更不可能插手這樣的事情了。況且,鎮東將軍府也冇有閒到冇事乾的程度。

“少將軍之名,王某素來敬仰!”看不出來,這人居然也姓王,說不定五百年前和王羽還是一家呢。

不過,這世上姓同一個姓的人海了去了,不可能每一個姓王的人都可以和鎮東將軍府扯上關係,王姓這隻天下之中,可是真正的大姓,哪個皇朝冇有幾個姓王的家族?

就算是在大蒼皇朝之內,除了王羽所在的王氏之外,也還有不少姓王的家族,隻不過這些遠遠冇法和王羽所在的鎮東將軍府這一個王氏相比罷了。

在青樓之中,這人本該稱呼王羽為公子的,但卻稱呼起了王羽為少將軍,這倒是非常少見!

“少將軍以輕騎孤軍深入,破敵國之國都,逼得那東夷耶律老兒倉皇逃竄,是來乃我大蒼百年來難有之英傑,天下少年人之楷模,吾對於少將軍向來敬佩!今日能有幸與少將軍共處於此,更是心中不勝歡喜。

然……”這人拱手向著各個方向遠遠的行了一個簡單的禮節,又是向著王羽雅間所在的方向比較鎮重地行了一個禮節,這才緩緩地開口而出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戰異世之召喚群雄更新,第489章無雙辨士上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