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我素聞,花魁者,出淤泥而不染,能獨善其身,能潔身自好,此所以我輩風流名士追捧也。

然今日所觀,紫竹軒花魁,似乎並非如此。

花魁大賽之規,我等有目共睹。肯為菲兒姑娘花費千銀者,方有可能與菲兒姑娘泛舟同遊。

然,規矩既定,菲兒姑娘今日為何行如此之舉,這究竟是菲兒姑娘自己的意思,還是紫竹軒的意思!”

這王姓青年侃侃而談道,說話的中間,更是不忘向著隱隱似是有些群情激憤的那些年輕人們遙遙敬上一杯酒。

好手段,幾句話,幾個簡簡單單的動作,就激發了不知多少人的共情感。

來看這花魁大賽的,年輕人當然是最主要的一個群體,都說人不風流枉少年,也都說少年人正是意氣風發,敢於肆意妄為的時候。這個年紀,說不定就會被言語間激起幾個來。

這句話,幾乎就是直接暗示紫竹軒將那些花魁當成一個巴結權貴的工具了。雖然事實就是這麼一個事實,但事實可不代表一定要被擺到明麵上來!

一句究竟是菲兒姑娘自己的意思,還是紫竹軒的意思,更是引人遐想!如若不是菲兒姑孃的意思,而是紫竹軒的意思,那豈不是說菲兒姑娘乃是被紫竹軒逼的。

彆懷疑,一定很多人會是這麼想的,而且是主動往這裡想的,那些正是熱血的少年郎,說不定就會被引誘的激起了什麼保護欲的念頭。

“敢問,若紫竹軒行此之舉,當著眾人之麵尚且如此,叫人如何敢相信紫竹軒的花魁,能夠獨善其身,能夠潔身自好?

再問,花魁尚且如此,這紫竹軒眾多的清倌兒花娘,是否一樣如此,隻要對方有身份,有金子或銀子,你紫竹軒就能不顧她們的意願,強逼她們前去討好,甚至是......獻身麼?

既然如此,又將我等所有前來觀賞花魁大賽的士子、商賈以及各界名士的顏麵置於何地?

我等花費大量金錢和時間所追捧,甚至奉為信仰的花魁,在紫竹軒眼中,竟然隻是群可以隨意呼來喝去,任人玩弄的低賤女子?

是否今日隻要某位權貴開口,便能隨意踐踏閣內花魁的尊嚴,甚至是玷汙她們的清白?所謂賣藝不賣身,看來也是個笑話了。”

又是一番侃侃而談,這一番話一出,可謂是在這紫竹軒之內引發了一陣陣炸雷。

所謂花魁,除了青樓本身的營銷以及花魁自身的資本之外,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被那些人給捧起來的。說一句稍微現實一點的,如果冇有大量的人肯願意為你花錢,那你憑什麼可以被稱作花魁?

不過,如果他們花大價錢捧起來的花魁,連他們本身都是隻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但有朝一日卻強逼著送到彆人的跟前,你能指望這些花錢的人好受?

因此,這王姓青年人的一番話,可謂是句句都點在如今在場之人的要害之上。

當然,這王姓青年的一番話,也有一個不是弱點的弱點,有一個不算是漏洞的漏洞。

王姓青年人的這一番話,基本上都暗示著紫蘭軒利用花魁來巴結權貴,罔顧之前定下的規矩,甚至將那些早就已經定下的規矩當做自己的玩物,想怎麼破壞就怎麼破壞。

可是,如果楚菲兒自己主動承認請王羽泛舟夜遊乃是她的主意,而不是紫蘭軒的主意,是她自己不守早就已經立下的規矩,而不是紫蘭軒不守規矩,不管其他人信不信,但至少表麵上有一個可以過去的台階。

可是,之所以說這個漏洞不是漏洞,那便是因為除非楚菲兒腦袋不是被驢踢的,基本是不會說出這句話的。

楚菲兒要是說出這番話,一個為了巴結權貴不擇手段的人設就得壓在她的身上。

有這麼一個人設在,特彆是和她之前的人設形成對比的情況下,日後還會有誰追她捧她。她這個第一花魁,恐怕纔剛剛當上,就得被人家給取代了。彆說是第一花魁了,她連花魁,甚至是一個清倌兒都冇資格當了。

楚菲兒要是真的敢說出這番話,她日後最好的下場,也就是像那些普通的青樓低賤女子一樣,以皮色娛人罷了!而青樓,最不缺的就是以皮色娛人的青樓女子。

或換句話來說,那些將她捧起來的那些有錢人,或者是有權有勢的人,但看到他們捧起來的花魁居然如此無視他們,反而直接破壞規矩邀請分文未花的王羽,你當這些人能甘心不成?

果然,很快就有人附和,“王公子此番言論,令我等幡然頓悟,若紫竹軒隨意支配花魁,不顧早先定下的規矩,實在令人憤慨、不齒!”

“我也讚同!”

“我也讚同!”

“……”

接連的附和聲令得青樓明麵上的主事者梅姨脊背生冷。

紫竹軒為什麼能做到這麼大,靠的是背後數大商賈世家的根基,以及無數權貴名門的護佑。

紫竹軒隨便一日的收益,都是數額龐大的白花花的銀子。

可以說,紫竹軒就是一顆巨大的搖錢樹,要是這課搖錢樹在她手裡出現了岔子,她可以預見,她或許很難見到往後日子裡的太陽!

不過,紫竹軒的煩惱和王羽並冇有關係,王羽很是欣賞地放在一樓大堂中,那個侃侃而談的年青人。

以小見大,雖然隻是青樓之中的一件小事,但就是這麼一件小事,也足夠側麵反映出一個人的才能了。

這人看起來懟了一大片,但其實真正得罪的暫時也隻有紫竹軒一個罷了。

這一番話,又冇有絲毫的針對王羽的意思。畢竟,彆人過來巴結他,難道他還不能讓彆人巴結了不成?

要說這人和王羽之間也頂多隻是破壞了一個王羽和花魁泛舟夜遊的機會。而王羽本身就冇有出過一分錢,也就代表他本身對此也冇什麼太大的興趣,這人在某些方麵倒是拿捏的非常好。

況且,真正上檯麵的人也不會因為這些小事而抓住不放。那些在青樓爭風吃醋就各種報複的,其實本身也上不了檯麵。

接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