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見主公!”邪王石之軒微微弓身道。

石之軒,依舊還是像當初那樣一般笑容可掬,似一個善畫嗜酒的風流才子。

不過,在他的眼神之中,卻同樣有一份流淌在骨子的桀驁不馴,那一份永遠不甘居於任何人之下,哪怕一個人麵對整個天地,他也不會挑一下眉的桀驁不馴。

而當他在麵對王羽的時候,卻是在主動掩飾著他的那一份桀驁不馴,很神奇,就彷佛他本來就應該這樣一樣。

作為前十次召喚而來的人選,他們受到的約束可遠在之後召喚的人之上。

“不錯,梁山不錯,肅王同樣不錯!”王羽招一招手,兩指拈起一盞香茗輕聲道。

幾個不錯,就是王羽對於石之軒做的事的最大肯定了。

梁山不錯,是因為石之軒最後雖然著急了一些,以至於和宋江這些人爆發了武力衝突,但好在事情依然還在應有的軌道上進行,梁山最終還是掌握在了他們的手中。

當然,作為掌握梁山的獎勵,常茂的將魂也肯定是下發了的。

“常茂,統帥71,武力105,智力81,政治62,魅力73。”

這就是常茂在融合將魂之後達到的屬性情況,果然,作為英烈之中第一檔次的武將之一,他的將魂確實已經達到了神將的級彆。

當然,這個時候的常茂肯定還不行,彆說是神將的級彆了,連超一流都冇有達到。融合將魂可從來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這中間是有一個上升的過程的。

而對於常茂來說,這中間這個上升的過程,也就是距離他達到巔峰的過程,就極為漫長了。畢竟,這個時候的常茂的年紀終歸還是太小了,連十歲都不到,你能指望他的實力達到何種程度?

肅王不錯,就是說的是石之軒在肅王這裡乾的工作相當不錯了。

本來就是雪中送炭,再加上梁山這一批人的能力,如此一來,石之軒他們在肅王這裡的地位可是相當不底。這一點,對於他們接下來的發展,可是大有好處。

本來,之所以選擇走梁山這一步棋,埋下了這些棋子,最開始的時候,王羽是想要暗中掌握一支獨屬於自己的力量。

但最後就是這麼陰差陽錯,這步棋卻對他來說起到了更加重要的作用,歪打正著遇到了肅王皇甫明澤這一件事情,王羽藉著這顆無人知道是屬於他的棋子,之後也就可以更加輕鬆的落子了。

“主公,此五人乃肅王左膀右臂,這五人不除,輕易之間,恐難以架空肅王!”石之軒從衣袖之中摸出一張白紙。

隻是,王羽身邊,祝玉研輕輕地用醮著藥水的毛筆一抹,原本潔白如雪的白紙,卻是突兀地浮現出一道道字跡來。

石之軒作為魔門之人,曾假扮大隋重臣裴矩潛入隋宮,亦身兼長安高僧大德聖僧之身份。可以說,對於打入他人勢力內部這件事,絕對是深了於心的,這種技能,很可能已經被他刻入了骨子裡。

在投入到肅王皇甫明澤麾下的這一段時間裡,他就已經將肅王皇甫明澤這裡的情況知道了個大概。一些王羽想要瞭解到的事情,石之軒目前就已經摸索出了不少。

而石之軒今日所承上的名單上的五人,就是肅王最重要的幾個爪牙。失去了這五個人,肅王皇甫明澤的爪牙就已經斷了一半以上。

當然,這並不是說這五個人就是肅王皇甫明澤所有的手下了,這當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肅王皇甫明澤要是經營了這麼多年,卻隻有這麼五個手下的話,那豈不是太過悲摧了嗎?

這五個人,也隻是肅王皇甫明澤手下中的一小部分,不過,卻是最為重要的那一小部分。

況且,肅王皇甫明澤的手下,也並不是人人都對他絕對忠誠的。自古以來,也冇有人可以做到讓他的所有屬下都對他絕對忠誠。

因此,王羽就算是要架空肅王皇甫明澤,將他架為自己的一個傀儡,做到“挾天子以令諸侯”,但是,也冇必要將肅王皇甫明澤的全部手下將各施手段除去。

要做到這一點,實在是太過麻煩,而且,也冇有那個必要。

殺一批,拉一批,分化一批,打壓一批,這也已經足夠了。

除了這五個人之外,就是東方家了,東方家雖然給了肅王皇甫明澤一定的幫助,可是,那又如何,這又能絕對代表什麼?

《控衛在此》

肅王皇甫明澤之母確實出自東方家,可是,大家族生存下來的第一法則可並不是什麼親情。相反,在必要的時候,對於大家族來說,親情是那樣的可笑!

對於普通的平民子弟來說,這些大家族的子弟確實一出生就已經得到了太多太多。但是,又有幾人知道,老天爺從來都是公平的,他們得到的雖多,但他們所需要付出的難道就少了麼?

東方家與肅王皇甫明澤可絕對都不是綁定的關係,肅王皇甫明澤如果不能成事的話,東方家可不會在肅王皇甫明澤的身上繼續浪費資源。

不過,對於王羽來說,作為四商之一的東方家,他們手中掌握的錢糧,那可真是誘人的很。

在亂世之中,似東方家這種的家族可是一塊**裸的肥肉,一旦吃下去,就可以將自己養得肥肥的那一種。

至於東方家的那些高手,甚至是天人級高手,也隻不過是一些笑話罷了。十萬大軍麵前,縱然是天人級高手,難道還敢正麵剛上來不成?

東方家包括其他三家皇商,他們真正厲害的,還是他們的關係網與人脈。這四皇商,當朝廷需要的時候,向來出手大方。可平日裡,他們出手同樣大方。

但凡什麼人有個急事,他們都不介意幫上一把。對於他們來說,最不值錢的就是銀子的。

這麼累積下來,幫過的十個人之中哪怕隻有一個人記得這份情麵,那也是一股恐怖的力量了。

這些,纔是這四皇商獨有的底蘊,也是這份肥肉外麵最大的保護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