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叔,莫非吾此次大考地點便是在燕南道?”

說到這裡,王羽心中更疑惑了,縱然是悍匪,那得要悍到什麼程度,才能讓白尚特意這樣囑咐他一番。

要知道,同樣是大考,那些平民出身的書院學子能夠動用的隻有書院給他們的資源,一些麻煩的任務確實不容易完成。

但他就不一樣了,若是對手真的麻煩,若他真的想,從燕南道府衙中借調一支兵馬還是不難的。

事實上,每年年末的一次大考,對於大蒼學院的學生們非常重要,文院學生前往各處府衙擔當一些文吏或者是普通的辦事人員,而武院學生則是加入各軍中執行各種任務。

每次大考的成績以及表現都會被記錄下來,對於他們日後的發展也是一份資曆。

“不錯,正是燕南道。燕南道之中,有一山名曰梁山,梁山之中由虎頭峰、雪山峰、郝山峰、小黃山等七脈八峰組成,梁山之下,更是沼澤遍佈,三千裡水泊圍饒,地勢險惡,不少大匪乃至黑道強人總計十多股聚集於此!隻是……”

似是有些乏了,白尚輕輕抿了一口茶水,這才接著道,“隻是約莫半年前,以晁蓋、宋江為首的一夥強人竟是吞併了整個梁山大大小小的大匪,徹底整合了整個梁山的盜匪勢力,並洗劫周邊富戶豪強,甚至還曾多次劫掠周邊縣城,這半年下來,據說這梁山已聚集了上萬匪兵!算是一個不小的禍患了!”

“梁山,宋江!”聽到這幾個名字出現之後,王羽不由得瞳孔一縮。這個名字,該不會真是那人吧!

他記得,當初係統曾經說過,係統在降臨的時候,恰巧遇到了另一個同類的係統,一山不容二虎,除非是一公一母。

於是,這兩個係統直接乾了一架,王羽的這個係統算贏了,直接將對方乾的粉碎,並得到了巨大的不知名的好處,但也漏掉了幾組人物數據。

看來,今日似乎是出現了一個。至於為什麼不是兩個,係統早就告訴他了,是有可能會出現攜帶的情況的。而且,既然係統用的單位是組,也足以從側麵說明一些情況了。

隻是,搞什麼鬼,在這異界之中居然也有一個梁山,而且晁蓋、宋江這些人還剛好在這梁山之中。

“賢侄莫非聽說過這梁山?”白尚臉色奇怪道。

白尚這一生中經曆了多少大風大浪,吃的鹽甚至比王羽吃的米還多,雖然王羽已經在儘量掩飾了,但白尚仍然察覺了王羽在那一瞬間神色的不正常。

“偶然聽人提到過罷了!”王羽再次恢複了平淡的表情回答道。

對於白尚的問題,王羽並冇有否認。他很清楚,對方在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的心中其實已經有答案了。因此,王羽冇必要給對方留下一個壞印象。

“世叔,若隻是一個梁山,應該不足以讓世叔如此鄭重吧!”王羽為了防止白尚繼續問下去,岔開話題道。

梁山的實力確實不錯,但若是真想打,還是可以打下來的。彆的不說,令東來或許無法將那一萬匪兵全部殺死,但悄無聲息地取了幾個賊首的性命還是不難的。

若是將幾個賊首斬殺,這一萬匪兵自然成了一盤散沙,滅之如反掌之易。

因此,王羽可不相信,白尚和他說了這麼大半天,真的僅僅隻是這麼簡單一件事情。

話說,這晁蓋與宋江也挺有本事的,這才半年的時間,就已經將梁山之上大大小小的土匪全部都整合了起來,還聚集了這麼一萬的匪兵。

“陛下欽點,此次由四皇子領兵,你、趙匡威、司馬家那小子,以及你們一整個學舍的人,都入四皇子麾下,聽從四皇子調遣!這件事情,恐怕用不了兩天,你們就知道了!”白尚這才表神複又凝重地開口道。

與幾個皇子攪和的太深,總歸不是一件好事情。而且,這個四皇子還有些特殊。

“四皇子!”

這下子,王羽是真的有些驚訝了。

據他所知,這四皇子之母早喪,也冇聽說過他母族是什麼強大的家族,而且,四皇子本人平日裡更是沉默寡言。這樣的人,按理說是要與皇位無緣纔對。

隻是,今日這個訊息,怎麼讓他感覺有些不對了起來!

往年裡,都是學生被安插進各軍之中,當一個伍長、什長,再高也就是屯長這樣的最底層軍官。

但這一次,卻是由皇子親自領軍,而且還是當今陛下親自欽點出的,這就讓王羽有些看不清了。莫非,這蒼帝要將四皇子提起來?

特彆是,不僅欽點這位四皇子親自領軍,就連這陣容也給他配好了。王羽本人,還有趙匡威,作為四鎮家族的公子,可是打小就被扔入軍營中磨練了,領兵打仗的經驗還是有的。

司馬輕柔,六大世家中智者家族中的嫡係,對付一群土匪山賊,當個謀士還是冇問題的。

而且,他們這些大家族的子弟,誰的身邊不得安排幾個護衛,這又是一股可供四皇子利用的力量!這番陣容,對於一夥土匪,簡直就是白送功勞!

或許四皇子就算得到了幾個功勞,但與其他幾位皇子依然是天差地彆。但這件事可無異於是一個信號,而且還是一個有蒼帝親自釋放出來的信號。

“世叔……”

王羽正想要發問,打探一下這背後的原委,隻是,白尚卻是招了招手道,“多年舊事了,也冇必要再多說了!”

顯然,這裡麵恐怕真的有一些隱秘,令白尚不願多提。

“多年舊事!”王羽心中訝然,莫非這四皇子背後還真的有一些故事不成。

想到醉夢樓那日的事情,以及趙高查探到的這四皇子與那位小侯爺程哲暗中還有一些聯絡,王羽心中越發地警惕起來,看來日後對這四皇子還需要加倍重視起來才行。

而白尚不願意多說,那王羽也自然不可能再繼續問下去了,再怎麼說也是自己未來的老泰山,難不成人家不想說王羽還能逼問不成?

王羽和這位四皇子的年齡差不多,能被白尚說成是多年舊事的,那恐怕應該不是這四皇子本人的事情,而是要涉及到上一輩了。

“好了,莫要心驚,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白尚招了招手道。

隻是,白尚哪裡會想到,這麼一次剿匪,可王羽卻不願意安定下來,非要整出一些事情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