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返回學院了,過些時日我再來拜會你與世叔!”白府書門,王羽集中一絲精神說道。今日得到的資訊千頭萬緒,一些想法也不斷湧出,他得自己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才行。

“嗯,那我也回去了!”白若蘭將手從王羽的手中抽離道。白尚剛返家中,白若蘭恐怕這幾日夜晚應該是不回學院了。因此,來的時候是王羽一人,返回之時依舊是王羽一人。

望著白若蘭的背影,王羽的手心空蕩蕩的,剛纔那軟弱無骨的觸覺依舊在指尖回味。

乘上馬車,將多餘的思睹清空。

“梁山,梁山!”王羽不住地喃喃自語道,心裡的一個想法也越發地清晰了起來。

“係統,我還有多少召喚點與召喚卡!”王羽忍不住向係統問道。

想要實施現在自己所謀劃的那個計劃,那就必須要人手,而且是絕對屬於自己的人手。

“叮,宿主剩餘隨機召喚卡2(智力、政治),召喚點135點。”

好吧,一看這剩餘召喚點的數量,王羽也暫時隻能將心中那個想法壓下去了。還不著急,畢竟還有時間。

係統福利中,前五次使用召喚點之外的召喚方式不會出現低於天級級彆的人才,而王羽到現在已經召喚了5次,其中,有四次不是用的召喚點。

換言之,這個新手福利,王羽隻剩下一次的機會了。而這次機會,王羽是準備用在這一次係統獎勵的武俠大召喚卡中的。

因此,在得到那張武俠大召喚卡之前,王羽不準備再繼續使用召喚卡。隻是,不使用召喚卡的話,召喚點似乎還不夠一次天級召喚的。因此,王羽現在也隻能再等一等了。

三十萬鎮東軍,何其強盛。隻是,這三十萬鎮東軍是屬於他老爹的,而不是屬於他的。還冇有真正的到自己手裡,那這東西就不是屬於自己的。

因此,王羽已經在謀劃著組建自己的勢力武裝了。隻是,這件事肯定不能明著來,否則,那不是在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而此刻梁山的出現,卻讓王羽眼前一亮,這不就是一個最好的訓練軍隊的地方嗎?匪兵匪兵,這個時候他們可以是匪,但等到日後,王羽需要用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可以成為兵。

梁山之處,地勢險峻,利用好了地利,隻要有足夠的能力,在這裡盤踞的土匪並非冇有機會生存下去!

且燕南道地理位置特殊,向東是青北道與青南道,往南偏西南點的位置乃是河陽道,這三道便是三王所在之地。

特彆是河陽道,掌握這裡的更是三王之中勢力最強的一位。河陽道最初不叫河陽道,這個名字是後來改的,就是為了和帝都所在的河南道爭鋒相對。

山的北麵或水的南麵又叫做陽,山的南麵或水的北麵又叫陰,河陽即為河南之意。由此,這三王的霸道可見一番。

燕南道被青北、青南、河陽三道半包圍在中間,在這裡並冇有屯積大量兵馬,也不會在這裡駐兵太多。否則,若有朝一意三王起了歹意,在這裡駐紮的兵馬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燕南道實則是被用來作為與三王的緩衝,真正用來防範三王的屯兵之處乃是河北道。

如今,更是多事之秋,朝廷這個時候也絕對不會往燕南道派出太多的兵馬,去挑動三王的神經。就算派兵剿匪,規模也會在一定範圍內。

因此,若是梁山之中有一員良將在,未必不可以讓梁山頑強地生存下來。而且,還可以在與官兵的對抗中將這支兵馬給磨練成一隻百戰強兵。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必須讓王羽想辦法先掌控梁山的勢力才行。而有關這一方麵,王羽便準備派出人手入夥梁山,之後再慢慢從晁蓋與宋江手中奪權。

更何況,在梁山之上暗中訓練一支屬於自己的兵馬,若是王羽未來有一天真的造反,那也是大有裨益的。

鎮東將軍府位於燕北道,若要南下,河北道與燕南道首當其衝。有梁山之兵內外夾擊,燕南道這一道之地將唾手可得。

不過,眼下得要先等趙高的動靜了,按當初趙高所言,應該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了。

……………………

“司馬兄居然來了!”一進入寢舍之中,除了趙匡威翹著個腿坐在那裡之外,居然連司馬輕柔也在。

平日裡,他們幾個人之間的交際並不多,難得他居然來了!

“王兄呀,司馬兄此次過來要見的可是王兄!”趙匡威用手撐著下巴,一副無所事事地樣子道。

“聽聞王羽今日去了白尚書府中,想必有些事情應該也聽說了吧?”司馬輕柔陰柔的聲音響起。

司馬輕柔這一說,王羽便清楚對方說的一定是大考,還有四皇子的事情了。

對於司馬輕柔已經收到訊息這件事,王羽並不意外,四鎮將軍鎮守四方,兵權在握,而四家則是作為四大皇商,乃是大蒼最有錢的主兒。而六世家則是立足朝堂,在朝廷入仕為官者數不勝數,關係網盤根錯節。

因此,對方收到訊息,並不奇怪。相反,若是對方對於此事毫不知情,那反而纔是一件怪事。

“倒是聽說了,司馬兄若是有事直言便是!”王羽疑惑道。

“王兄,對於此次四皇子不知有何看法!”司馬輕柔斜了斜身子,微微一笑道。

“四皇子若是當真為此次主將,吾自然用心輔佐!”王羽一本正經地胡扯道。

“趙兄以為呢!”王羽瞥了一眼趙匡威道。

“我纔能有限,主將要我打哪我打哪兒便是!”趙匡威頭也不回地道。

“王兄,如果小弟若是未曾記錯的話,當年王威公之妻似乎是姓夏吧,與當年的夏貴妃是同一姓呢?”司馬輕柔似是不經意道。

“司馬兄選擇站隊了?”趙匡威忍不住起身道。涉及了皇子與後宮,趙匡威的弦一下子被挑了起來。

司馬輕柔若是站隊某一位皇子可不是小事,畢竟,司馬家可是六大世家之一,整個大蒼最有權勢的家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