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賈坤陰虎技能效果二發動……”

飛狐鏢再出,然而,已經用過一次的東西,這個時候再用出來的話,那麼,他的作用就會遠遠不如第一次使用出來的樣子了。

在有所防備的情況之下,秦瓊、尉遲恭、章邯都冇有在吃這個虧。

但是,賈坤的這一次飛狐鏢本來就不是為了殺人或者是傷人而出,賈坤的這一次出手,真正的目的,還是為了給洪天都提供與創造機會。

這兩人,好歹也同在燕南道軍中多年,不管這兩人的關係究竟如何,但是,對於對方還是有一定瞭解的。

賈坤的這一次出手,洪天都當時就已經大概猜到了賈坤想乾什麼,因此,果斷把握住了機會,趁著尉遲恭、章邯抵擋飛狐鏢的同時,果斷便是一道重擊。

尉遲恭的身上本就有傷,又猝不及防之間倉促接下如此重擊,最終的一個結果也不過是傷上加傷。

“尉遲將軍,你先撤,我來為你斷後!”章邯狀若瘋狂,挺槍突刺。

如果是按照正常的情況下,秦瓊、尉遲恭二人在麵對賈坤與洪天都二人的聯手尚能全身而退,更彆說,現如今還有一個章邯助陣了。

可是,奈何在之前尉遲恭被賈坤所傷,此刻又是傷上加傷。

更何況,在正常的武將麵前想要撤退,那還好說一點,可從賈坤這種明顯手長的武將麵前撤離,那可真是得慎之又慎了。

在那些以弓箭見長或者是以暗器見長的武將麵前,最麻煩的從來都不是正麵麵對他們的時候,而是在背對著他們的時候。當背對著他們的時候,纔是最需要謹慎,也是最容易遭遇危險的時候。

因此,現在尉遲恭欲撤,但還真是需要找一個好機會。

隻是,令尉遲恭未曾想到的是,章邯竟是要主動來掩護他們離開。

“不行,要走一起走。”尉遲恭想也不想,果斷拒絕。

他與秦瓊若是拋下章邯的話,就憑章邯的實力,絕對冇可能從洪天都與賈坤的手中跑出去。

“快走啊,再拖下去的話,就真的誰也走不了了。”章邯焦急道。

“老黑,我們先走!”秦瓊隱約也知道一點蒙武他們的計劃,這個時候果斷就想要拉上尉遲恭離開。

在場之中,真正什麼東西一點都不知道的,其實也隻有尉遲恭一個人。倒不是有意瞞著他,隻是尉遲恭的性格屬於比較莽撞的那一種,擔心他演不好這場戲,讓人看出了什麼破綻。

“老黑,我們走,日後總有救回章兄的時候!”秦瓊再次急聲道。

尉遲恭沉默了一下後,終究還是被秦瓊給拉著離開了。

“可惡!休想離開!”賈坤大急,但終歸還是無用,隻能眼睜睜看著這兩個人衝了出去,他卻無法阻擋得住。

“哼!他們走了,你以為你還能離開!”洪天都目露目光道。

秦瓊與尉遲恭合力想走,賈坤一個人自然阻攔不住,因此,也就再釘在了章邯的退路之上。跑了那兩個,但總要將這最後一個給留下。

“廢話少說!要戰便戰!”章邯嘴角吐出一絲鮮血,用不屑的口吻冷哼道。

章邯畢竟還未入天級,可是,洪天都不僅入了天級,而且還不是剛剛進入天級這麼簡單,基礎武力已經高達103點。

章邯單獨與洪天都戰,彆看這兩個人還冇有交手多少回合,但章邯卻已經在人家的手中吃了不小的虧。

“老洪,留他一命,總還有用!”賈坤適時提醒道。他也不得不提醒,他可是真怕如果他不提醒他一下的話,那個莽夫起了殺心真的會將這人直接宰了。

“還用你說!”洪天都拉著一張臉道。

已經穩穩地可以拿一個活囗回來,洪天都雖然要莽一些,但也不至於真的將這個人宰了。

好不容易可以有這麼一個活口,如果有把握能夠將他生擒的話,肯定是要將他生擒的。冇這個把握的話,纔會嘗試著直接進行擊殺。

尤其是在這種大軍即將壓境的情況下,能夠抓住敵軍一個活口,瞭解一下敵軍的情況的話,基本上都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

當然,此行章邯也並不是一點風險都冇有了。真要是遇到那種莽到極致,一點腦子都冇有的,說不定真會直接在戰場上將你殺了,而不是選擇生擒。

隻是,這個世界哪有什麼事情是絕對有完全十成的把握的。這個世界上,更是冇什麼事情是絕對一絲險都不需要冒的。成功的把握足夠,那麼,該上的時候就得上了!

“叮,洪天都狂獅技能效果二發動,單挑時,通過叱吒降低對方武力值1~4點,當前降低章邯武力值4點,章邯武力值下降至……”

“開!”

一道怒吼,刀影縱橫,章邯本能地抬槍抵抗,但卻直感覺一股內力向自己侵蝕而來。

刀影連擊,章邯咬牙支撐,就像是大海之上那洶湧波濤中的一葉扁舟而已。

一葉扁舟終究還是禁不住波濤洶湧的層層侵襲,最終迷失於重重的波浪之中。

“小的們,給我綁起來!”洪天都虎目瞪著被他用刀背劈落下馬了章邯,向著身後的士兵們發出了肆意的狂笑聲。

“哈哈哈,鼠輩,有哪個還敢與你天都爺爺戰上一場!”

與賈坤聯手敗兩將,複又生擒一將,洪天都可謂是意氣風發,竟然又開始主動邀戰了起來。

“這個無知鼠輩!”巨無霸大怒,如果不是蒙武嚴令的話,他恐怕早就已經衝出去,教對方該如何好好地做人了。

“爾等放肆,待吾中軍大軍到達,必讓爾等死無葬身之地!”蒙武策馬出列,遠運地怒聲迴應道。

“哈哈哈,你洪爺爺怕爾等鼠輩不成!”

輸什麼都不能輸了氣勢,雖然王羽大軍即將壓境之前確實令宣平人心震動。

隻是,這個時候,卻絕對不是露怯的時候。

“哼!撤退!”

遠遠地,蒙武露出了一副極度不甘,但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最後,還是向身後這麼怒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