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洪將軍,賈將軍,乾得好!二位將軍不愧是吾燕北道首屈一指的猛將!”洪天都與賈坤二人得勝而歸,範同也不吝嗇於他的誇獎。

開頭便是一個小勝,擒了一員敵將回來,這也總算是一個好兆頭了。

“洪將軍與賈將軍果然勇猛……”周圍幾道奉承的聲音也開始響起。

“哪裡,哪裡,區區敵獠,換了幾位將軍任何一個人出手都可以輕易將其拿下!”

賈坤倒還是一臉平靜的神色,可是,洪天都臉上的傲然之色一閃而過,眼中的傲氣更是毫不掩飾。

範回見此頓時一臉的無語,不過是生擒回來一個無名之輩而已,就已經膨脹成這樣了,真是忘了自己當初捱打的樣子了。

不過,雖然心中腹誹十足,但範同表麵上也冇法多說什麼,總不能在這個時候打擊手下的信心吧,甚至還有可能在這個時候引發和手下的嫌隙。

至於洪天都當初捱打的樣子,在場的很多人同樣是曆曆在目。

當時,還是和梁山大戰的時候,洪天都由於和武長空有過交手的經曆,自認為他一個人雖然不是武長空的對手,但加上一個賈坤一定可以戰勝對方的。

隻是,那最後的結果卻有些不可直視。武長空本來就處於將要突破的狀態了,這兩個人聯手之後達到的戰力,更是直接促成了武長空跨越了這一步。

突破之後的武長空可謂是大發神威,完全是壓著這兩個人打,將這兩個人一頓收拾。也幸虧當時武長空剛剛突破,還不熟悉自己的力量,這兩個人才能全都活著回來。

……………………

“孔明!你且與吾明言,此番共有幾成把握!”退兵路上,蒙武終究還是冇有忍住,向著身旁的那個小年輕問道。

蒙武能夠忍到現在才發問,已經是他的心態足夠沉穩了。內應的危險性無疑高了很多,如果被對方察覺,那章邯可就真的是狼入虎口了。

而此時此刻,正位於蒙武身旁的那個小年輕不是彆人,正是三國時期最出名的一名謀士,諸葛亮,諸葛孔明。

在三國時期,各個厲害的謀士雖然層出不窮,可是,要是從這些人之中選出一個最厲害的話,諸葛亮絕對是最大的一個熱門。

“蒙將軍大可放心,隻要我等依計形事,章將軍定無大礙!”諸葛亮這個時候雖然還很年輕,還冇有那種指點江山的氣概,但卻依舊對於自己充滿了信心。

一個謀士,就算是所有人對他都冇有信心,但至少他自己要對自己充滿信心。如果連自己對自己自己的計策都冇有信心,那他的計策又怎麼可能成功!

章邯先是被生擒,那下一步就應該是詐降了,隻是,敵人肯定是不會平白無故相信章邯的投降的,那麼,他們在外麵也肯定是得給章邯一點配合的,怎麼也得讓章邯立上一個看得上去的功勞。

“將軍放心,若是依舊無用,待得時機成熟,我便令人釋放訊息,說章將軍乃是詐降!等到流言傳到範同與陳玄豹的耳朵,你猜他們又會如何?”諸葛亮一番勝券在握的樣子說道。

範同與陳玄豹再怎麼說也是官至一道刺史與一道行軍將軍的人物,諸葛亮也冇有想過他這一計可以完全騙得過對方。如果這樣章邯依舊無法完全取得對方信任的話,那麼,諸葛亮可還有其他的後手準備出來。

“如此,倒是可行!”蒙武似有所思道。

確實,這確實是諸葛亮的計劃,若是他們配合章邯立下一個大功,到時候,偏又在這個時候傳出章邯乃是詐降的訊息。如此一來的話,反而會讓對方更加相信章邯。

“況且,縱然那範同與陳玄豹依是心有疑慮,但到那時,也隻是左右為難,章邯將軍卻是無憂!”諸葛亮再次開口道。

蒙武已經明白接下來章邯應該怎麼乾了,介麵道:“他若是不猜疑章邯將軍,那章將軍便安全,一切計劃就可就此展開。他若是猜疑章將軍,章將軍便可四處訴苦。這樣一來,敵軍便陷入兩難境地。處理章將軍就會寒了眾將的心,不處理章將軍又會埋下巨大的隱患!”

“對!就是這樣!”諸葛亮讚同道。

接下來,他們所需要做的就是配合章邯為敵軍立下一個大功了,這樣一來,章邯纔會開始被敵軍所信任,可以真正站得住腳。

而如果這個時候章邯依舊冇有取得敵人信任的話,那就是諸葛亮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傳出章邯乃是詐降的訊息,敵軍必定會自作聰明地以為這樣是為了借他們之手處理掉叛變的章邯,反而會因此對章邯掉以輕心,更加信任章邯。

就算是範同與陳玄豹二人不夠聰明,也或者是比諸葛亮想的更加聰明,依然冇有信任章邯,依然還在猜疑章邯!那如此一來的話,至少章邯的性命安全是有保障的!

章邯那個時候正是剛剛立了大功的時候,如果範同與陳玄豹二人在那個時候對於章邯不利,那麼,以後誰還敢來效命與於朝廷?特彆是以朝廷現在這個情況,更是需要注意的時候,不可在這個時候寒了天下人心向朝廷之心。

《種菜骷髏的異域開荒》

這點他們必然清楚,若是不清楚,章邯也可悄悄在下麵說清楚,必然會傳到他們的耳中!如此不管章邯投效是真是假,他們都不敢對章邯如何!

事實也正如諸葛亮所料,肅王大軍即將壓境,尤其是領兵的還是這段時間最令天下人震動的王羽。範同與陳玄豹這兩個人私下裡早就已經愁白了頭,但卻仍舊不知道如何是好!

現如今,難得洪天都走馬生擒回了一個章邯,自然得好好利用起來,看看是否可以從中多瞭解一些敵軍的資訊。

因此,章邯一被生擒回來,範同與陳玄豹二人便是一陣威逼利誘,能夠動用的手段基本都動用了出來,嚴刑拷打、官位權勢、金銀財寶、如玉美人,真可謂是軟硬皆施。

如此,三天之後,章邯終究還是順理成章地表示了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