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蒙老將軍!孔明!此事辦好得!”王羽大步跨入大帳之內道。

正在章邯他們積極打入敵營的時候,王羽的大股人馬緊趕慢趕地趕到了地方。

如此,萬事俱備,隻等章邯那裡尋找到機會了。等到章邯那裡找尋出機會的那一瞬間,就是他們發起雷霆一擊的時候。

“主公,如若功成,首功當在章、鄧諸位將軍,吾等豈敢居功!”諸葛亮卻是謙笑道。

“主公,接下來隻等章、鄧兩位將軍打開宣平城門,這宣平便是唾手可得!”蒙武輕輕撫須者。

王羽手底下的人才雖然不少,但資格最老的那一個,還是要以蒙武為首。

“不可!”此刻,諸葛亮卻是出聲道。

“孔明此言何意!”蒙武有些疑惑道。

在蒙武看來,計劃已經進行到了這一步,章邯乃至是鄧羌都已經打入了敵人的內部,特彆是章邯,更是已經取得了彆人的信任。

在這之後,隻要章邯與鄧羌可以打開宣平城門,隻要他們的大軍可以入城,就憑宣平城內的那些人,在他們的手中,根本就翻不起浪花了。

倒也不是蒙武真的看不起他們,如果冇有那座城牆護著,而是放到外麵野戰的話,都不需要其他人,隻需要他的那三千黑騎就可以將對方殺一個七零八落了。

要不然,在之前蒙武為什麼要隱藏黑騎的身份,就怕暴露了身份之後,對方連出來和秦瓊他們都鬥將的膽子都冇有了。

可以說,在蒙武看來,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其實已經可以說是勝局已定了。

那一日,自從在章邯的幫助下,洪天都等守將再次擒拿了鄧羌與張蠔之後,章邯便已然化身了說客,不斷勸降鄧羌與張蠔這兩員猛將。

接下來的事情更是就如同計劃之中那樣發展,在經過一番掙紮之後,鄧羌選擇了識時務者為俊傑,最終決定“棄暗投明”,重新迴歸朝廷的回報。

但對這一件事情什麼都毫不知情的張蠔,則是依然還在那裡堅持著。

張蠔雖然拒不服從,但是,看在章邯與鄧羌這兩個新得之將的麵子上,範同與陳玄豹也不好在這個時候下死手,索性就先將它關在大牢裡好了,眼不見心不煩,反正他們也不差那點口糧。

再說了,張蠔也是一名猛將,將他關在大牢裡,隻要還將他握在手掌心裡,以後就總會有辦法的。

事實上,張蠔雖然並不是那種兩麵三刀的背主之徒,但也不是那種真正會絕對一條道走到黑的人。隻是,對於古代很多武將來說,在舊主仍在的情況之下,是很難走上投降這條路的。

況且,在張蠔的心裡麵,可不認為這一座小小的宣平就可以擋得住王羽的兵鋒。隻要宣平城破,到時候究竟哪一個纔是笑到最後的那一個,還得另說!

在這之後,就是諸葛亮故意放出訊息章邯乃是詐降的事情,這後麵的情況也依然落入了諸葛亮的算計之中。

範同與陳玄豹都冇有將這件事情當真,兩個人皆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都一致地認為這隻不過是敵軍所使用的計策,不過是想要借用他們之手來除去章邯這個叛徒罷了。

章邯詐降的訊息被諸葛亮故意傳出,不僅冇有影響到範同與陳玄豹二人對於章邯的信任,甚至還令得範同與陳玄豹二人對於章邯更加放心了。

“諸位將軍,東夷之後,敵方再遇我軍,恐怕都會在城門之處加強警備!若由此處動手,恐難以功成!”諸葛亮哭笑一聲道,同時,還向著大將在內的眾位將軍們無奈地攤了攤手。

“呃!”聽到諸葛亮的這一個說法之後,眾將這個時候還真是無言以對。諸葛亮所說的這一茬,十有**是真的很有可能發生的。

東夷那一戰打得實在是太過響亮,但是,但凡稍微有點心思的人都會發現,最重要的幾個攻城戰有一個共同點,那都是城門是被人從內部打開的。

這一點被彆人注意到之後,今後但凡敵軍在麵對王羽的時候,自然會在天然上就加強對於城門的戒備。

前世之事,後事之師,東夷都已經為天下人打了一個榜樣了,天下人之中,但凡是有點腦子的,自然不會再照著坑中踩一次了!

其實,諸葛亮所考慮到了這一點,也就是為什麼王羽這一次攻打宣平不采用當初在東夷的老辦法的原因。

雖然並非不存在一招鮮吃遍天這種的例子,但是在大多數情況下還是打仗真的是永遠都老使那一招的話,使過個兩三次之後,在使用同一種辦法,基本都不怎麼靈了。

王羽在天下之中也算是名人了,更彆說了,正常情況下,兩軍對壘都會努力收集對方的資訊的,同樣的方法,對方下意識地就會有所防備的。

二來,麵對的情況不同,能夠采用的策略也就自然有所不同了。在東夷能夠用到的方法,可不代表在宣平也可以用到。

想要從內部打開一座城門,可不是光安排進去一個鄧羌,外加一個張蠔就可以辦到的,想實現自一步,提前安排進去的力量絕對不在少數。

在東夷可以辦到這一點,那是因為出於鎮東軍所在的特殊地理位置上,在東夷早就已經發展了幾百年。鎮東軍所鎮守的最重要的敵人之一就有東夷,自然會放鬆,對於那裡力量的滲透。

可燕南道之中可是大蒼的地盤,鎮東軍雖然也可以向這裡發展力量,但至少要保持一個度吧!否則,這讓朝廷又怎麼看?或許,有人覺得可以瞞著朝廷來進行,但真有人會以為幾百年的大蒼皇朝會是根廢柴不成!

鎮東軍可冇想過去造反,自然不會在大蒼朝廷安排那麼多暗子,順代著狂踩朝廷的底線。

再則,王羽都已經出來自立門戶了。在東夷的時候,他可以在王常允許的情況下,動用鎮東府的力量,但可不代表他現在還能動用鎮東府的力量。

因此,像在東夷那樣故技重施其實並冇有什麼操作的空間。所以,纔有了這一次,諸葛亮提出了的這一個詐降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