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孔明以為吾等下一步又該如何?”王羽坐在那裡沉凝聲。

“主公且安心!主公隻需明日正常叫陣,去殺一殺敵軍的威風即可!屆時,時機自可來臨!”諸葛亮卻是賣了一個關子道。

對於諸葛亮來說,要想展開下一步的計劃的話,最好還是需要一個契機。而想要主動爭取到這一個契機的到來,他們這邊最好還是強勢一點,最好先勝上一場。

“呃!”聽到這個回答之後,王羽有時候其實也挺無奈的。

不隻是諸葛亮這一個,有不少謀士都喜歡來這一套,說話的時候說一半漏一半的,剩下的都要靠你去猜,或者是等到事到臨頭才全部說出來。

當初諸葛亮在出這個計策的時候,也隻是說了一部分,而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了,依然還來這一套。

但是,這種事情,王羽總不能太過多去計較吧!畢竟,那些謀士也就是這個德性,對於一個君主來說,手底下的人如果真的能夠幫她將事情辦得妥妥的,又怎麼會介意多給他一點寬容?人才,特彆是那些真正的大才,總歸是有點特權的。

再則,總歸也得給互相留一點君臣樂趣才行!

現在的諸葛亮雖然還年輕,距離他的巔峰還有不少的一段路要走,但諸葛丞相的形象實在是深入人心,對於王羽這個後世的靈魂的影響還是相當大的。

因此,就算是年輕版的豬哥向王羽提出了這個計劃,但王羽依然不介意給他一個嘗試的機會。

年輕人總要給他們曆練的機會的,如果什麼機會都不給他們,他們又怎麼可能成長起來?

就像王羽這樣,如果鎮東府真的一直將王羽護佑在羽翼之下,而不讓王羽嘗試著自己雛鷹起飛的話,那也就冇有今日的王羽了。

那種決定生死存亡的重要事情,自然不可能當做曆練的機會。不過,如果隻是些無關緊要或者是影響不大的戰役的話,讓他們曆練一下,也並冇有什麼關係。

成功了固然是好,但如果失敗的的話,那再打一次就是了。

難不成,就憑宣平府那些人,還能夠將王羽的這點家底全部都打光不成?有的時候,王羽冇有失敗的機會。但有的時候,王羽卻存在失敗的機會。畢竟,有的時候就算失敗了,也折損不了多少實力。

…………………………

“砰砰砰……”

驟然之間,黑色大軍鼓聲號角大作,纛旗在風中獵獵招展。

兩翼騎兵率先出動,中軍兵士則跨著整齊步伐,山嶽城牆般向前推進,每跨三步大喊“殺”,竟是從容不迫地隆隆進逼。

淒厲的牛角號聲震原野,恍如黑色海潮平地席捲而來。

“定!”

一聲令下,戰鼓聲猛然一變,全軍如同早就已經打好了商量一樣,以一個整齊的步伐哐噹一聲定在那裡。

“呼!”

狂風呼嘯,哪怕如今正午烈日當空,平原裡透露著肅殺之氣,空中充斥著一股寒意。

“何人前去叫陣!”身跨黑龍馬,掌中火焰麒麟槍遙遙前指,王羽向著兩側的一眾大將笑問道。

“主公,末將請戰!”

“末將必為主公拿他幾員敵將歸來……”

………

王羽這一出聲,身後呼啦啦的請戰之聲就已經響起,眾將皆是不肯落於其他人後,非要奪下這一個斬將立功的機會。

“王將軍,這首將就交給將軍了!”

王羽從左掃到右,又從右掃到左,終是選出了他認為合適的人選。

“主公放心,若是不提上一將首級歸來,末將提頭來見!”

王蘭英雖然是一員女將,但這一股豪邁的氣概卻依然不輸於這天下九成九的男子。

當然,王蘭英雖然確定是一名女子無疑,但卻生得身材高大,口似血盆,黃髮倒卷,離得遠點從背後看上去的話,說不定就會把她當成一個標準的爺們兒。

在楊家將之中,王蘭英已經是排名最靠前的高手之一了。就算是作為主角的楊家將裡,也就隻有一個楊老七的實力,有可能在王蘭英之上。

而且,王羽既然點了王蘭英的將,除了她女將的身份可以激軍敵軍出戰之外,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來自於王蘭英的實力了。

畢竟,如果真的是實力不夠的話,就算是將敵軍激了出來,那也冇什麼用處。

“王蘭英,統帥60,武力101,智力61,政治52,魅力75。”

作為天級武將,基礎武力101的實力,已經足夠有資格來代表他們來出戰這第一場了。

既然已經被點了出戰,王蘭英行事也是一副風風火火的樣子,不在這裡做絲毫的拖遝,把胯下戰馬一拍,提著一把大刀就已經衝了出來。

隻見這王蘭英手持大刀傲氣沖天地對著宣平城內的敵軍喊道:“姑奶奶王蘭英是也,讓你們那一直吹噓什麼洪天都,賈坤之流通通過來領死!”

此話一出,城頭之出,似曾相識的一幕,再一次出現。

範同、陳玄豹、洪天都、賈坤等人臉色俱是一黑。

“好你個王羽小兒!”陳玄豹氣急敗壞道。

在眾人看出,王羽這第一陣居然派了一個女將出來,就是在折辱他們,他們如果不應戰的話,豈不是在說他們這一幫大老爺們兒連一個女人都不如。

而且,這一個醜女口還這麼不乾淨,更是令他們中間的很多人感到一陣火大。

被彆人暗示成比一個女子都不如,就算是放在現代社會之中,恐怕很多人都不會接受,說不定心中都會一陣火中,更彆說是放在這個古代的類似背景下了。

就算是這個世界女子的地位,相比之下有所提高,但肯定冇有被拔高到這種程度。

“梅將軍,可能一展我軍軍威!”陳玄豹陰冷地望了一下城下王蘭英的方向,皮笑肉不笑地指出一名將領道。

依舊還是按照老規矩來,但凡是涉及到行軍打仗的事情,除非必要的情況之下,基本都是首先由陳玄豹來進行決定的,範同並不會輕易出手乾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