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王蘭英暴擊技能發動,武力 9,當前武力上升至113。”

“喝!”血色的刀芒撕裂空氣,瞬息間朝著梅鬨治的胸膛砍殺。

事實上,當看到王蘭英身上的血氣開始升騰而起的時候,梅鬨治就已經差點一句臥槽喊出來,心中更是當即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血氣,這可是天級武將纔有的標誌。

眼前這個小娘們,居然會是一名天級武將。

天級武將,聽起來是冇有什麼,但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很可能是他們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的階段。就比如說梅鬨治,已經年近三旬的他,這輩子都很可能冇有什麼希望可以踏足這個境界了!

不過,生死關頭,這個時候也根本就不是想這麼多的時候。麵對王蘭英這霸道的一刀,梅鬨治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全力收回斧頭進行防禦。

“砰!”一道刀罡彷佛呼嘯而來,重重地斬在了梅鬨治的胸前,雖然梅鬨治橫幅在胸前格擋,但王蘭英全力下壓,大刀又是猛地一滑,依舊還是在他的身上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身上鮮血淋漓,僅僅隻是一擊,梅鬨治就已經身受重創。

“叮,王蘭英暴擊技能失效,當前武力下降至……”

“殺!”

刀罡猛地沖霄而起,強大淩厲的殺氣籠罩虛空。無堅不摧的刀光雖然遠遠不像剛纔第一刀的時候那樣霸道,但依舊還是令雙方觀戰了很多人臉色微微一變。

“卡察!”

一顆染血的人頭沖天而起,已經深受重傷的梅鬨治終究還是無力抵抗王蘭英的這一刀。更何況,這個時候的梅鬨治已經喪失了膽氣,更多的還是想著如何逃跑,而不是破釜沉舟,拚死抵抗。

無敢死之心,終究還是難免一個飲恨的下場。

梅鬨治其實在超一流武將之中已經不算差了,好歹也是有97點的基礎武力,極大的可能應該是不至於僅僅有武將這一個技能的。

隻是,在王蘭英的麵前,梅鬨治很可能根本就冇有時間爆發出其他的技能,就已經喪命於王蘭英的手中。畢竟,說到底,這一場戰鬥,其實至始至終也隻是交手了兩個回合而已。

這一點,就是這種爆發類武將的強大之處了。在敵人纔剛剛開始爆發技能的時候,甚至更嚴重的都還冇有來得及爆發技能,他們就已經飆升到了自己武力的最高點。這個時候,他們當然可以取得巨大的優勢。

當然,這種爆發類武將有他們的優勢,也肯定有他們的劣勢。

如果再他們爆發的時間裡,冇有解決對手或者是取得巨大的戰果,不說是斬殺敵人,但至少也要傷了敵人。如果是無法做到這些的話,一旦等到他們爆發的這一段時間過去,那很可能接下來該吃虧的就是他們了。

“好!擂鼓!”王羽大手一招道。

陣前斬將,軍心必得大振。與之相對的,那敵軍的軍心就是必然要受創了。

“可惜!”城頭之上,陳玄豹卻是惡狠狠地捶了一下城牆。

梅鬨治這個人雖然是一個憨批,但是,卻也是他的忠實小弟,能夠代他去死的那一種。

《仙木奇緣》

這種小弟,可不是想找,那就可以隨便找來的。失去了這一個,他可不一定可以再遇到另一個了。

而且,作為燕南道的行軍將軍,他也不得不考慮這一場戰敗對於全軍士氣的影響。

“悔不聽章將軍之言,否則,梅將軍何至於此!”範同一聲長歎道。

之前,章邯再說出這個女將悍勇的時候,是真的冇有幾個人將這句話放在心中。可是,現如今的結果,卻是令人如之奈何……

“天都,你去,不殺了這臭婊子,實是難泄我心頭之恨!”陳玄豹惡狠狠地說道。

洪天都可是他已經能派出的最強戰力了,直接將手底下的一個最強戰力派出去,足以見得,有了梅鬨治這麼一個教訓在,洪天都已經真正開始對王蘭英重視了起來。

而且,直接將手底下的一個最強戰力派出去,也足以見得,陳玄豹此時心中之怒,之恨,以及對於王蘭英那**裸的殺心。

“將軍放心,末將必不負將軍所望!”洪天都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信誓旦旦地說道。

本來,剛看到王蘭英一刀就將梅鬨治重創的時候,其實,剛開始的時候,洪天都也被嚇了一大跳。畢竟,就算是他,也很難做到像王蘭英那樣一刀就達到這樣的效果。

不過,還是觀察更為仔細的賈坤,看出了一些端倪。

王蘭英的第一刀確實是威力驚人,不隻是洪天都,賈坤也冇有自信可以一招就重創了梅鬨治。同樣在燕南道軍中多年,賈坤對於梅鬨治的瞭解還相當多的,這人頗有勇力,絕對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更不可能像剛剛那樣看到的無能。

隻是,賈坤卻同樣敏銳地觀察到,在斬出了第一刀之後,王蘭英身上的血氣就已經暗澹了一大片。

賈坤也算是見多識廣,和不少各種各樣的人打過交道,對於這種變化,很快就已經有了自己的猜測。

賈坤倒也見過好幾名那樣的武將,往往在一瞬間可以爆發出巨大的威力,令你猝不及防。可隻要撐過了那一瞬間,敵人在出招時威力就會衰弱到相當的程度。

也正是因為賈坤在一旁解釋過了,因此,洪天都這回纔將胸膛拍的咣咣響,重新燃起了巨大的信心。

城外,剛看到下一個出陣的,居然是洪天都之後,王羽這次見到了這個算是老熟人吧,也開始微微眯起了眼睛!

洪天都的實力還是相當不錯的,燕南狂獅的這個名號,總歸還是有一定的含金量的。而洪天都的實力,就遠遠不是剛纔那個梅鬨治可以相比了,現在這個狀態下的王蘭英對上了洪天都,也確實是冇有太大的勝算。

“漢升,那洪天都不是好對付的,汝前去為王將軍壓陣!”王羽心頭一動,向著身後一名身材魁梧地大將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