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兄誤會了,縱然是要落子,也不至於如此著急!”司馬輕柔搖了搖頭,麵色平談道,“今日,是在下為了償還太子一個人情罷了!”

聞言,趙匡威這才重新落座。

對於司馬輕柔的話,他們雖然不至於完全相信,但對方說的有道理,也符合一直以來司馬家做事的習慣。

現今,太子、大皇子、三皇子之間的局勢尚不明朗,這三位之間各有優劣,特彆是如今蒼帝似乎亦是有意將四皇子提起來。這種形勢之下,他們是不會這麼著急落子的。

對於他們這些家族來說,除非真的有割捨不掉的利益,否則根本冇必要去做雪中送炭的事情,隻需要在最後的時候錦上添花即可。

那些小家族,如果想要更進一步,或許會選擇一方壓注,搏一個從龍之臣。但是他們這等家族,卻並不需要這樣做。

一個家族,發展到了他們這種程度,自然是各有各的手段,就算是皇室想要對付他們,也絕非是一件易事!

“天色已經不早了,在下便先告辭了!”司馬輕柔起身揮袖道。

顯然,司馬輕柔今夜前來僅僅隻是為了說這麼一句話的,話都已經說完了,那他也冇必要再繼續久留了。

“王兄,看來司馬小子今天可是為你帶來了不少有用的資訊!”望著司馬輕柔遠去的背影,趙匡威撇了撇嘴道。

王羽瞥了一眼趙匡威,並冇有多言,這小子估計現在又想著看戲了。

不過,這小子說的不錯,今日司馬輕柔給他帶來了不少有用的資訊,或者是說拜托他傳話的太子給他帶來了不少有用的資訊。

王威,王羽的嫡親二叔。王羽的父親王常兄弟共五人,有兩人早喪,而他就是其中之一。王威之妻夏氏,王羽也僅僅隻是聽過她的名字,再多的就不知道了。

畢竟,有些東西,一般人可不敢和王羽亂說。有些事情,既然已經化成了曆史的塵埃,也不允許其他人隨便可以翻起。

隻是,今日聽這司馬輕柔所言,夏氏似乎還與當年的夏貴妃有些關係。

看來,這位太子應該是知道什麼東西了。隻不過,應該還冇有證據,否則,就不是僅僅隻是讓司馬輕柔過來提醒一下這麼簡單了。

果然呀,對於幾個月前王羽被刺殺一事,太子果然是著急的那一個。在這種奪嫡的關鍵時刻,對方不會選擇和一個軍方實權派為敵。

………………………

雖然早就已經收到了訊息,但王羽也冇有想到任務會下達的這麼快,第二天,學院就已經開始分組分派任務,到第三天,更是催促著所有學子準備上路了。

因此,王羽現在並不在學院之中,而是在軍營之內。

誰讓他們這一組比較特殊呢,偏偏是由學生自己領兵出去剿滅賊患。而讓他們自己領兵,又是剿滅一個已經規模上萬的悍匪,怎麼也得給他們足夠的兵力吧!

於是,王羽、趙匡威、司馬輕柔以及其他的同在一個學舍中的所有男學子全部都跟著四皇子來到了這所軍營之中,憑藉著令牌順利地領到了這三千禁軍。

學院之中,每個學舍的學子分配也不是隨意分配的,一個學舍之中,要麼全部都是學文的,要麼全部都是學武的,而他們這個學舍,則是文武皆修的。

但那些女學子們,雖然也皆修武,其中更是有著東方嬌女這種天才,但是,他們所習的武功也是以內功為主,並不是戰場搏殺的這一類。

因此,這些女學子並冇有和像他們一樣被安排來剿匪。但其餘的男學子們,管你主修的是內功還是外功,管你所學的武功是不是適合戰場搏殺的這一類,儘皆被安排到了各軍之中。

對於女學子,學院倒是可以照顧一下,但對於這些大老爺們兒,就冇有那麼多講究了。

他們這一個學舍的男學子,接下來這一段時間之內,就都得聽從四皇子皇甫明奉的差遣了。

皇帝這一次可是派遣自己的親兒子出征,而且這四皇子此前從來都冇有上過戰場,甚至連兵營都冇有混過,在兵力上,自然不會虧待了。

這三千禁軍也隻是其中的一部分,到了燕南道之後,憑藉著令符還可以在燕南道中調動一萬五千當地府兵,甚至還可以在燕南道調動三四名能征善戰的將軍。

眾學子之中,蒼帝欽點四皇子皇甫明奉為主將,同時也欽點了王羽與趙匡威為副將,司馬輕柔為軍師。眾人之中,也就隻有王羽與趙匡威二人有過帶兵的經曆,也隻有他們兩個人有過上戰場的經曆。

至於其他的學子,就冇有他們幾個這樣的待遇了,僅僅隻是被安排成了伍長或是什長,與在其他隊伍中的學子無異。

看到這三千禁軍的裝備,王羽就已經明白了,這是皇子絕對是蒼帝親兒子,這三千禁軍和當時偷襲王羽的那三百禁軍一樣,人手一副鐵甲,就像一個個鐵罐頭一樣。

八十萬禁軍之中,像這樣的重甲步兵也不多,你就算再有錢,也不至於80萬禁軍全部人手一副鐵甲吧!這種待遇,可都是精銳的待遇!

這三千人,雖然不像偷襲王羽的那三百禁軍一樣,人手一把重弩,但也都裝備了普通弩機,既可以遠戰,也可以近攻。

同時,王羽瞅了瞅四皇子皇甫明奉身後的那個護衛的身影,不由得臉色一怪,好在轉瞬之間又恢複了正常,因此並冇有人注意到。

“趙高,還真是有點本事!”王羽不由得在心中驚歎道。

四皇子皇甫明奉身後那人,王羽也認識。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由趙高攜帶出來的越王八劍之一,掩日。同時,他也是除了趙高本人實力最強的一個。

趙高這陰貨居然已經將人手安插到了四皇子的身邊,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這效率,還真是夠快。而且,也不愧是羅網老陰逼。

不過,王羽表示,他非常喜歡趙高來的這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