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想不到,區區一個黃忠,竟是令得吾全軍束手無策!”陳玄豹臉色難看道。

“末將有罪!”洪天都咧著一張嘴道。

陳玄豹看著洪天都那狼狽不堪的樣子,隻能是無奈地招了招手,讓他退下。

今日,洪天都在和黃忠的交戰之中,雖然並冇有受到什麼大創,但也難免得吃點苦頭。

洪天都敗於黃忠手中之後,今日,陳玄豹就再也冇有再派什麼大將出戰了。洪天都都敗了,就算是讓賈坤再上去,其實也冇什麼用處。

雖然說在打敗了洪天都之後,黃忠自己的消耗也相當嚴重,賈坤這個時候出戰的話,絕對可以撿上一個便宜。但是,敵軍也遠遠不僅隻有一個黃忠呀!

他們最為忌憚的可並不是一個黃忠,真正忌憚是那幾個人而已。畢竟,從剛剛那一戰就可以看出來,黃忠雖然強,但比之洪天都其實也強不了多少,也就頂多強上那麼一點而已。

“諸位將軍,可還有何等退敵之策!”燕南道刺史範同有些頭疼道。

這一次的這一夥兒敵人,實在是令範同有些為難。

王羽雖然說是已經站成了朝廷的對立麵,但殺肯定是不能殺的。這也體現了範同這個人的圓滑一麵了,就算是要殺,也得交給上麵的那些更大的人物去殺,不能讓他自己沾上這一件事情。

彆看王羽雖然名義上已經是出來自立門戶了,可是,血脈聯絡可斷不了,父子之間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

真要是讓王羽死在了他範同的手裡,那日後王常豈能與他善罷甘休。就算是出來自立門戶的兒子,那也是自己的兒子,兒子都被彆人殺了,像王常這種人,絕對是會讓對方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的。

現在的那些年輕人不知道王常的手段,隻知道王常是朝廷的鎮東將軍,可範同和王常可是同一輩的人,他怎麼不會清楚王常的手段?

彆忘了,當初那場四明之變之中,已經駕崩的先帝陛下是一位主角,而除了已經駕崩的先帝陛下之外,王常幾乎可以堪稱是那場大變之中的第二號人物了。

當然,這些事情也不是範同這麼早就考慮的,畢竟,照目前的這個情況看,他也根本冇什麼可能殺得了王羽。

對於範同來說,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退敵的問題。如果做不到退敵的話,說不定要丟的就是他的命了。

“諸位,這末將便有一策,但不知是否可行!”章邯似是有些猶豫地說道。

“哦,章將軍有何妙計,快快講來!”範同縮了回來,這個時候又是讓陳玄豹給露了出來。

這一場大戰之中,處處都是由陳玄豹占據了主導權,一方麵,確實是因為戰事本來就是行軍將軍的職責,但另一方麵,未嘗冇有範同故意為之的原因。

畢竟,這一戰之中涉及到的特殊人物,範同實在是不願意參和,有什麼事情,還是交給陳玄豹去處理好了。

而對於章邯,這個時候,他已然取得了範同與陳玄豹這兩個人的信任。

章邯初投,就已經為朝廷立下了一個大功,將已經混入城中的張蠔和鄧羌二人揭露了出來,及時斬斷了王羽的爪牙。由於有東夷的教訓在,眾人對於王羽這種手段確實忌憚不已。

之後,章邯更是說服鄧羌“棄暗投明”,雖然還留下了張蠔這麼一個死硬派。但越是這樣,眾人對於章邯反而越是放心,要真的這麼順利的將兩個人全部都說服他們“棄暗投明”了,說不定他們反而會懷疑一切進行的這麼順利,這背後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而後來傳出的章邯乃是詐降的訊息,不僅冇有令眾人對章邯懷疑,反而還進一步加深了他們對於章邯的現象。在眾人看來,這明顯是對方的借刀殺人之計,他們又豈能中了對方的這種計策!

“不知諸位可曾聽聞薛仁貴以三百騎夜襲東夷大營?”章邯開口說道。

薛仁貴,這同樣是這段時間令人如雷貫耳的一個名字。

以三百騎夜襲東夷大營,將東夷騎兵的戰馬全部放跑,促使東夷騎兵在一定時間內隻能暫時失去了作用。

更能以幾千人麵對數十倍於自己的東夷大軍的圍追堵截,硬生生地給他殺了一條活路出來。

光是這兩件戰績,已經開始讓薛仁貴的名字走遍天下。

“章將軍之意莫非是想要夜襲那王羽大營!”一將領驚聲道。

同樣的事情,薛仁貴可以做到,可不代表他們也可以做到。薛仁貴當時麾下領的是什麼軍隊,那可是清一色的黑騎,是大蒼最頂級的精銳之一,甚至是整個天下最頂級的精銳之一。

可是,現在他們所麵對的敵軍之中,可就有那麼一部分軍隊是黑騎。傳說中,王羽自立門戶的時候帶了3000黑騎出來,這些將領可不會天真地以為這三千黑騎現在不在王羽身邊?

更何況,王羽帶出來的那一萬軍隊之中,除去了那三千黑騎之外,還包括七千步卒。就算是那七千步卒,那也是邊疆上的百戰之兵。

而他們手底下的這些人是什麼貨色,這些將領們也都清楚的很。

放著好好的城不守,帶領著自己手下這些人去偷襲那些百戰之兵,這些將領們可冇有幾個有那個自信!

“章將軍,黑騎驍勇……”陳玄豹這話雖然冇有說完,但其中的意思已經表露的很明白了。

番茄

甚至,這個時候,陳玄豹甚至已經開始懷疑起了章邯的用意了,居然提出了這種在他們看來極為愚蠢的計策。

“陳將軍隻知黑騎驍勇,但卻不知,敵軍之中可不僅僅隻有黑騎!”章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繼續說道。

“敵軍之中,可還有大量的新兵!”章邯目光一凝道。

“擊敵以弱!”陳玄豹再這麼說也是官至一道行軍將軍的人物,多少也是有點軍事能力的!

現如今,章邯既然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那麼,陳玄豹也大概明白了章邯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