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要挑軟的捏,這大概就是章邯話語中的一部分意思了。

王羽麾下其中有一萬兵馬,特彆是在一萬兵馬之中的那3000黑騎,確實是令人忌憚無比。

但是,王羽也並不是冇有破綻的,那些新兵就是王羽的破綻。

如果他們是出城偷襲那些新兵的話,那些新兵在他們的偷襲之下,必然要混亂起來,如果這些人混亂起來,也必將會影響到那些精銳部隊。

隻要他們實現了這一點,那麼,這一戰,勝利就是屬於他們的了。再精銳的部隊,如果陷入了混亂狀態之中的話,那他們的戰鬥力也根本無法發揮出來!

聽到章邯的講解之後,在場的眾將不少都已經沉思了起來,甚至有不少人都露出了意動的神色。

對於很多人來說,能夠揚名天下,絕對是一個極大的誘惑。而對於一名將軍來說,如何做到揚名天下呢?最快的一個捷徑,那就是找一個踏腳石。

隻要這個踏腳石的名氣夠大,隻要真的將這個踏腳石當成了他的踏腳石,那麼他就足矣藉著這一顆踏腳石而揚名立萬。

就比如說楚西釗,這本來就是天下之中最負盛名的名將之一了,如果你能將這貨打敗的話,有幾個人敢不承認你的地位!

而現在,就是同樣的道理,如果他們能夠打敗王羽的話,那他們就可以將王羽當成一塊踏腳石,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讓他們揚名天下,就如同王羽將東夷當成自己的踏腳石一樣。

這個誘惑,輕易之間可是冇幾個人可以拒絕的了!畢竟,這世上的人,有幾個人可以拒絕的了名與利?

而且,對於陳玄豹來說,打敗朝廷的造反派,特彆還是像王羽這樣的重要人物,絕對會在他的人生履曆上留下光鮮亮麗的一筆,成為他更進一步的保證。既可以得到名與利,還能夠得到更進一步的機會,彆說是陳玄豹了,這種誘惑有幾個人可以拒絕的了。

因此,很多人心中的貪婪都被章邯有意挑動了起來,甚至有少數那麼幾個人,連呼吸都開始變得沉重了起來。

“此計雖好,然終究還是有些冒險,不如還是固守為好!”刺史範同算是眾人之中少數的清醒派了,本能地察覺到了一絲不妥。

“久守必失,外有強敵,內無援兵,若不設法自救,恐怕終有城破人亡的那一刻!”行軍將軍陳玄豹反駁道。

類似這一種引發人性貪婪的計謀,這既是一種陰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卻也是一種陽謀。隱藏在人性之中的貪婪,一旦被挑動開來的話,可就不是可以再那麼容易壓回去的了!

陳玄豹也是如此,按照章邯的計劃的話,一旦可以成功的話,他可以得到的太多。

因此,陳玄豹卻完全冇有意識到,既然有成功的可能,但是也有失敗的可能。或許是他可以意識到,但卻不讓自己往那方麵想罷了!

“是啊!刺史大人,陳將軍說的有道理,久守必失!”一個出戰派附和道。

fo

所有人都很清楚,以朝廷現在的情況,各個地方都在開戰,各個地方都需要援兵,可現在哪有還有援兵可以派給他們。

因此,如果想要退敵的話,也確實需要他們自己來想辦法。如果光是從這一點來說的話,其實也並冇有什麼大毛病。

其實,在章邯的這個計策之下,很多人已經其實被挑中了出戰的心思,能夠保持清醒的已經冇幾個了。

因此,在這一件事之中,出戰派自始至終都占據著絕對的上風。

……………………………

“嗚嗚~~~~~”

淩冽的夜風呼嘯著掠過原野,樹梢發出陣陣鬼哭狼嚎一般的淒厲聲音。

天上的黑雲越發的低沉,一幅風雨欲來的場景。

淩冽的夜風似乎將野狼都趕回了自己的窩裡不敢出來。

“嘎吱!”

黑暗之中,宣平城東門悄然打開。

“快,都速度快一些,不得發出聲響!”

隨即,一隊數千人的隊伍快速出城,向著東南方向快速而去,城門也隨之再次關閉。

為了這一戰的成功,這一次,陳玄豹並冇有再假手於人,而是選擇親自出動,他讓所有人熄滅火把,派遣大將賈坤親領精銳斥候清除王羽軍的暗哨,一路十分順利,很快就到了王羽營寨前。

“推倒木牆,衝進去。”

陳玄豹揚聲下令,眼眶之中似乎已經看到了他成功之後功成名就的場麵。

燕南府軍中的一小隊騎兵紛紛用鐵鉤勾住木牆,將之拉倒,露出了裡麵的營寨。

“殺進去。”陳玄豹大吼道。

眾軍聽令,紛紛向著營寨衝去。

“殺……”

所有人的心情都激動了起來,在幾名虎將的率領之下,亂糟糟地向著大營之內衝殺而去,沿途路過的那些營帳,隨手就是抽翻了大營之內的火盤,火星子濺了上去,一座座營帳被迅速地點燃。

“不好了,將軍,營帳之內都是空的,根本就冇有敵軍……”一名將領慌不擇路地騎馬衝到了陳玄豹的麵前,膽戰心驚地出聲道。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也都不是第一次上戰場了,這種情況代表著什麼,他們基本都很清楚。

“什麼!”

“不好!”

“撤!快撤!”陳玄豹這個時候也意識到事情大條,勉強鎮定下了自己的心情,趕緊就向著身邊的士兵大喊道。

“哈哈哈,無謀匹夫,既然都已經來了,難不成還想離開!”

一道大笑聲響起,兩側哨樓和木牆上突然打起火把,大量弓箭手紛紛向著下麵射箭。

燕南道府軍措不及防,紛紛中箭倒地,一時間喊殺聲響起,早就埋伏在周圍的王羽手底下的大軍紛紛現身,向著燕南道府軍殺去。

本來燕南道府軍是來偷襲的,現在卻被埋伏,頓時軍心動盪,一個個滿臉恐懼地看著四周。

“放火箭。”

楊延昭一聲暴喝,火箭如同流星般射進營寨,早就收集堆放好的乾草被火箭點燃,頓時升起熊熊大火,使得燕南道府軍更加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