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夜風強勁,大火很快就點燃了木寨,到處都是火光和廝殺的聲音。

陳玄豹瞪著通紅的雙眼,大聲怒吼著讓自己手底下的人馬拚死抵抗,但是王羽手底下的軍隊這一次動用的都是精銳,身經百戰,悍不畏死,根本就不是燕南道的那些府軍可以相比的!

兩者之間的交戰,燕南道的那些府軍,自始至終就落入了劣勢之中。

戰場焦灼,每一分鐘都顯得格外漫長,位於高地的弓手不斷地收割燕南道府軍的生命,陳玄豹知道再不衝出去,他們很快就會被弓手射殺,大吼著帶領自己的親兵想要衝散敵軍的防線。

“匹夫,休得攔路,看槍!”

兩員驍將,一人手持長槍,一人手挎雙刀,互相掩護著對方衝到了楊延昭的近前,欲要為全軍打開一條退路。

這兩個人,其實放在燕南道府軍之中也並不是什麼厲害的人物,但卻以敢打敢殺,先登奮戰而聞名,打起仗來,也頗有一番拚命三郎的架勢。

因此,雖然本領不見得有多高,但是,卻也算是小有名氣。

“叮,丁齊瑞武兵技能發動,

武兵,一流武將特有技能,發動後武力暫時性 1,對於無境界技能擁有者可額外造成1點武力壓製,可進階為武將。

丁齊瑞基礎武力89,武兵技能 1,當前武力上升至90。”

“叮,史天都武兵技能發動,武力 1,基礎武力87,當前武力上升至88。”

“叮,丁齊瑞衝陣技能發動,

衝陣,不懼生死,衝殺當先者有一定概率覺醒,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

注:此技能在鬥將過程之中無法發動。

效果:衝陣之時,自身武力 3,若處於劣勢一方,則自身武力額外加二。

注:此技能效果發動後,自身智力暫時大幅度降低。

丁齊瑞武力 3, 2,當前武力上升至95。”

“叮,史天都衝陣技能發動,

衝陣,不懼生死,衝殺當先者有一定概率覺醒,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

注:此技能在鬥將過程之中無法發動。

效果:衝陣之時,降低對敵之人武力值2點。

受衝陣技能影響,楊延昭武力-2,當前武力下降至……”

一流級彆的武將,能夠覺醒出第二個技能的可並不多見。

特彆是丁齊瑞,五點武力的增幅,對於那些強大的武將來說,自然並不算是什麼強勢的技能。

可是,對於一流武將來說,甚至是一些剛剛進入超一流級彆的武將,這個技能已經是極為強大的技能了。

雖然這個技能有很大的限製,在鬥將的時候根本就無法發揮作用,但是,對於丁齊瑞來看,這個技能絕對是屬於可遇而不可求那種級彆的技能。

“哈哈哈,好賊子,有本將軍在,今天你們便走不出這扇門!”楊延昭素纓鏨金槍舞出幾朵槍花,整個人的氣勢也愈加淩厲了起來。

“叮,楊延昭天狼技能發動,

天狼:狼煙起,天狼動,蒼狼嘯,天下驚,不同人發動具體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此技能發動之後,自身武力 2。

效果二,天狼下凡,當與異族作戰之時,武力 2,統帥 2,智力 1。”

傳說中,楊延昭在遼軍的心目中十分強大,就像他們的剋星一樣,而遼人最怕的就是北鬥七星中排行第六顆的天狼星,所以在他們心中,楊延昭就是天狼戰神下凡。

而天狼這一個技能,此前東夷那位已經殞落的真神將李懷恩也同樣覺醒出來了。而在這個技能效果之上,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楊延昭的天狼技能效果甚至比之李懷恩的天狼技能效果更加強大。

確實,如果隻是在單純的武力增幅之上,同樣的一個技能效果,楊延昭確實是比不上李懷恩。

可是,楊延昭的這個技能效果卻足夠全麵,在對自身的增幅之上,涉及到了武力、統帥、智力三個方麵。

畢竟,與李懷恩不同,楊延昭可絕對不隻是一個單純的武夫。再怎麼說,楊延昭可也是一名天級統帥。

“叮,楊延昭天狼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2,基礎武力96,素纓鏨金槍 1,史天都衝陣-2,當前武力下降至97。”

楊延昭一手楊家槍法耍得虎虎生威,在楊家眾兄弟之中,楊延昭雖然是更側重兵法側的那一個,但是,他的槍法卻也同樣不差。

當然,楊業的那幾個兒子中,除了一個楊老七之外,剩下的那幾個人的武力,其實相互之間差距也冇有大到哪裡去。

楊延昭單槍一架,就已經將率先衝過來的史天都打得險些不住。也幸好史天都反應較快,否則,說不定第一回合就被楊老六給一槍挑落馬下了。

一寸長,一寸強,史天都的雙刀屬於短兵器,如果不能接近到楊老六一定距離的話,基本也就無法對楊老六產生實質的威脅。

可是,楊延昭怎麼可能會給史天都太過接近自己的機會。

也幸好,緊隨其後的丁齊瑞將手中大槍一架,幫助史天都接下了楊延昭,這才讓史天都從剛纔那個尷尬的環境之中脫離了出來。

“哈!鼠輩!且也試試老子掌中大槍!”

丁齊瑞不閃不避,也不管楊延昭如何出槍,是否能夠傷得了自己,甚至是能夠殺得了自己,隻管自己一槍向著楊延昭的要害捅去。

這就是丁齊瑞在燕南道打出一番名氣的原因,本領不說多高,但是,卻是真的敢拚命。而且,這小子還真的用這種方法搏殺過一名實力在他之上的人物。

這番作為,讓很多實力在丁齊瑞之上,但卻冇有高出一定程度的那些人噁心不已。和對方換吧,那是有些不值,可不和對方換吧,卻又實在噁心不已。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這種打法,令得楊延昭也同時頭疼無比!若是咬咬牙和對方這麼拚上一下的話,就算是他可以活得性命,但也免不了要落下一個重傷的下場!

用重傷那裡換對方的命,這並非不可以,但至少也得看對方有冇有那個價值?

可很明顯,丁齊瑞並冇有那個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