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稟主公,我軍已經占領宣平城,將士們傷亡甚微,斬殺敵軍四千餘人,生擒了萬餘人,繳獲的物資正在清點之中!”

“很好,那刺史範同何在,可曾生擒活捉了?”

刺史範同可是一個重要人物,作為盤踞燕南道多年的地頭蛇之一,對於燕南道各個方麵的影響力都絕對頗重。若是拿下了他,並且擁有了他這一股助力的話,對於接下來的王羽絕對是大有脾益的。

“這……,還請主公放心,吾等必加大搜尋力度,絕不讓那範同有一絲一毫逃跑之機!”

黎明時分,王羽踏上宣平城樓,一張大臉之上頗有得意之色。

這宣平城可是要地,要不然,範同與陳玄豹他們最後也不可能帶著燕南道僅存的力量盤踞在這裡了。

把握好了這一條交通要道,光是沿途的商販就已經可以讓他們吃的瓢滿缽滿。

隻可惜,曾經的燕南道刺史範同這個時候卻是不知下落。這可是一個老油條子呢,而且又在這裡當了這麼多年的地頭蛇,如果冇有當場將其拿下的話,真的再想要將他找出來,可就不容易了!

“啟稟主公,俘虜的敵將都押過來了!”

“跪下!--全都跪下!”

眾多俘虜被五花大綁地押過來了,一個個衣衫襤褸、垂頭喪氣的樣子。

而這些眾多俘虜之中,又出現了一個王羽的老熟人,南風不語。

當初,在征伐梁山那一戰之中,出自燕南道的那幾個老熟人,時至今日,可是已經不剩下多少了,南風不語卻是其中之一。

燕南道府軍之中,雖然有洪天都與賈坤這兩名悍將壓場子,但經曆了這麼多變故之後,天級武將其實已經不剩下幾個了。而在這一場大戰之中,南風不語也已經是僅剩下的那個了。

其實昨夜局勢混亂,南風不語本有機會逃跑的,就像那些逃走的其他人一樣。可是,強烈的責任心,讓他們不容丟失宣平城、丟棄麾下將士們。

因此,南風不語選擇了留下奮戰到最後一刻。隻是,終歸還是難改大勢,最終被王蘭英聯合楊家的兩個兄弟,合三人之力聯手將其生擒。

“不跪,吾堂堂朝廷武武官,豈能向忤逆不臣之輩下跪!”

“有本事殺了老子,老子要是皺一下眉頭,就不是帶著把的!”

南風不語劇烈掙紮著,幾次被踢中了腿彎,又頑強地站起來,麵對明晃晃的刀劍,臉上毫無畏懼之色。

同時也緊盯著王羽,他實在無法想象,才距離梁山之戰這麼點時間,對方就已經在這世上創下了莫大的威名!

時至今日,南風不語也是為這一切感到無比的唏噓!可惜一位少年將軍,出身名門,但卻非但無法被朝廷所用,反而站在了朝廷的對立麵之上。

“南風將軍高風亮節,吾多有欽佩之意。快給南風將軍鬆綁吧,有些事情吾還想請教一下,莫要虧待了南風將軍!”

“王羽小兒,不必假仁假義了,砍了我的頭顱容易,想要老子背棄朝廷,一點門兒也冇有!”南風不語雙目圓睜道。

“好男兒、有骨氣,請坐在一邊休息吧,給他們換上乾淨衣服,再準備一些酒菜壓驚!”

“諾!”

常言道:‘泰山之重,不與頑石相爭高低’,以王羽的身份地位,也不會惱怒南風不語的無禮,反而很和善地對待呢,又把其他俘虜押過來,準備就此招上幾個有用之人。

這一次,從燕南道中俘虜的降兵不少,雖然這些人的品質不過關,但至少也是兵,總比重新招募要強上一些。

因此,王羽想要將這些俘虜兵有意識地利用起來,如此一來,再加上這一路上強行吸收過來的沿途匪兵,王羽手底下現在也能七拚八湊出一個六萬的人馬了!

雖然這其中註定良莠不齊,但是,先等他過了這一關再說,可以給他充當一個緩衝期。畢竟,一隻百戰強兵從來都不是輕鬆可以練成的,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型的,最少也得幾年,甚至是十幾年的功夫。

隻是,如果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些俘虜兵都給利用起來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吸納一批這些俘虜的將領。

“燕南隻有流血的好漢,冇有下跪的孬種,是殺是剮你就隨便吧!”

“冇錯,我們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活,腦袋掉了碗大的疤,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呸!”

………………

被俘的將校們押過來了,竟然全都是‘硬骨頭’,一個個歪著頭、斜著眼,滿臉不在乎的樣子,有的還向王羽吐口水呢!

原來王羽與南風不語這兩個人的對話,這些人聽的一清二楚。

南風不語剛纔如此囂張無禮,非但冇有人頭落地,反而受到了貴客待遇,因此這些人感覺摸清王羽的脾氣了--吃硬不吃軟,喜歡豪傑勇士!

世上不乏這種“賤人”,戰場上做了俘虜之後,若你跪倒在他的腳下,苦苦的哀求活命,他就越是看不起你,認為你是貪生怕死的無用之人,而後一劍殺掉了事!

相反的,你表現得視死如歸,甚至出口辱罵對方,反而能得到尊敬呢,認為你是有氣節的人才,進而親縛綁繩、待為上賓,或是禮送回去,或是收為己用!

這種事情,非但不僅存在,而且還相當之多。畢竟,那些豪傑勇士終歸還是比貪生怕死之輩更加受歡迎一些。

中國曆史中,如三國時期曹營集團很多將領:張遼、張郃,又如宋初的楊繼業等等,全都是降將出身,但最後卻都得了賞識,甚至是名留青史之中。

故而這些俘虜也有樣學樣,做出傲慢無禮的舉動,想藉此保住性命,冇準還能飛黃騰達呢,可惜他們猜錯了一點,王羽有的時候很多說話,倒是不介意對人網開一麵,特彆是有價值的人。

可是,如果價值不足的話,那王羽可就不見得會對你手軟了!

“降!還是不降!”……